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9、第9章 二更合一(修细节)

9、第9章 二更合一(修细节)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小妹,你说晴儿在小灯泡所说的孔雀妖的方向?”

    敖旭俊雅的脸上一下子因为激动而染上一抹红。

    秋晏听到他张嘴就说孔雀妖,脑袋又突突突疼了一下,忍不住说道:“敖大哥,你可千万别在我姐姐面前提孔雀妖三个字。”

    看在敖旭人品长相目前都还算过关的份上,她放点水,让敖旭给秋晴的印象起码别那么拉胯。

    女主秋晴的凤凰灵血血脉目前只有卫拂青知道,其他人是不知晓的,这也事关到小说的一个重要设定。

    在后期对付魔族时,凤凰灵血,强大的火灵属性血脉,在自身灵力驱动下,便可燃尽魔族。

    到了那时,秋晴的血脉被卫拂青爆出,他忍痛让她在魔族大军面前洒热血。

    虽然秋晴被各种灵药补药救了回来,可元气大伤,因此在床上躺了足足半年。

    当然,这半年也就是秋晴和卫拂青的闺房酱酱酿酿你爱我你不爱我各种虐情的时候。

    而那时候,秋晏在原小说里已经灰飞烟灭了,所以,燃烧魔族的重要任务就只压在了秋晴身上。

    如今她没有死,卫拂青又知道她和秋晴是一母双胎,指不定到时候还得把她一起献祭了。

    也可能血脉的事被别人知道的话,修仙界的慷他人之慨的修士们不用等卫拂青开口,就逼迫着她们姐妹抛头颅洒热血了。

    所以,就算对方是敖旭这样一个暂时人品过关的人,秋晏也不会告诉他凤凰灵血这事。

    敖旭此时得知秋晴就在孔雀妖的方向,哪里还有别的心思,他脸上的着急满溢了出来:“我们必须立刻赶去,万一那孔雀妖伤了晴儿怎么办?我们现在就出发。”

    他伸手就要拉秋晏。

    哪知小灯泡一跺脚,一把拉住了秋晏另一只手,他的喉咙里已经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奶凶十足:“不行!我娘亲要和我去找我师父!我师父流血了!何况那边现在都没有打斗的动静!”

    如今他张嘴喊秋晏娘亲已经是嘴到擒来。

    敖旭俊秀的脸都急红了,眼眶也红红的,他看着小灯泡说道:“可你师父是天佛门最有天赋的惊才绝艳的佛子,他的修为足以应付这迷障林中的一切,或许他身上只是小伤,待我们找到晴儿后,再去找他不迟,晴儿不一样,你刚刚也说了,那边有各种血腥味,虽说那里没有打斗,但不排除有危险!”

    小灯泡也红着眼睛,嗷了一声,看了一眼不说话的秋晏,哼道:“那你们自己去找她!我要去找我师父!”

    敖旭看向了秋晏,却见秋晏捏紧了手里那把镶嵌满无用宝石的剑。

    “小妹?”

    秋晏的脸上难免露出了十分纠结的神色,说实话,不管是理性还是感性,她都想先去找姐姐的。

    她转头看向小灯泡:“我们先去找我姐姐吧,等找到我姐姐,我再陪你去找你师父。”

    小灯泡哼了一声,直接甩开了秋晏的手:“那我自己去!你们谁都觉得我师父无所不能,可我师父也会疼也会累的呀!”

    秋晏听着他的哭腔,顿时心里有些难受。

    是啊,就算檀伽有以身殉道的心,可旁人有资格理所应当地认为他就该牺牲。

    敖旭的脸上也是大为震动的表情,他脸上是羞愧的神情:“小妹,你们找佛子,晴儿交给我就行,何况,你修为低,遇到危险我也顾不上你。”

    “不行,我姐姐……”

    “晴儿一定极疼爱你,若是你找她遇到什么危险,她必定自责,有可能不顾自己危险来救你。”

    敖旭有理有据,秋晏无法反驳,她此时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一半去姐姐那里,一半去佛子那里。

    “小灯泡,你能确定我……孔雀妖的具体方位离这里还有多远吗?”秋晏转头看小灯泡。

    小灯泡昂着下巴,眼睛还湿漉漉的,可十分自信:“这有何难?这孔雀妖味道重,我闻得清楚,大约是往这个方向前行三里左右的位置。”

    “没有打斗?”

    “凭我的听力,没有打斗的声音!”

    “敖大哥,你听到小灯泡说的方位了,我把我姐姐交给你了。”

    秋晏松了口气,起码姐姐这会儿应该是安全的,她特别郑重地对敖旭说道。

    是,她修为低,遇到危险大概率还会成为敖旭和姐姐的累赘,敖旭说得对。

    而敖旭是金丹,没有她这个累赘,他们会很安全。

    何况,小灯泡还有伤,她不能让小灯泡自己去找檀伽——檀伽擅长以身殉道,这就意味着,他所在的地方不一定就是安全的。

    “小妹放心,这是一块罕见紫灵石,小妹以灵力驱使戒灵石内灵力来驱散周围瘴毒即可,有什么事我们玉简联系。”

    敖旭也郑重地点了点头,从芥子囊中取出一枚紫灵石交给秋晏,然后转身就火急火燎地往秋晴的方向冲去。

    秋晏拿着灵石,拉着小灯泡朝着刚才小灯泡说的方向跨出了一步。

    然后——“叮,宿主意愿违背【下山寻姐】任务,交由他人去寻,雷击倒计时5、4、3——”

    等等!!!!我我我我后悔了,我不该这么盲目自信,系统你等等!再给我一次机会!

    不等秋晏的脚缩回来,她就感觉从天灵盖处浇灌下来熟悉的电流感,瞬间传遍四肢。

    她感觉自己每一根骨头都被电流流了一遍,浑身僵直痛麻。

    秋晏不受控制地往下倒去,脑袋有一瞬间白光闪过,然后一片空白。

    小灯泡吓了一跳,蹲下身看着秋晏额前碎刘海呈扇子形竖起的模样,皱紧了两道浓眉:“我刚才好像看到你被雷劈了一下。”

    他说着还抬头看了看天,嘴里咕哝了一句:“奇怪,今天是大晴天呀。”

    秋晏缓了好一会儿,脑子里立刻这么想道——“佛子是来救庞大头的,我去找佛子,是为了第二大主线任务,姐姐就在这迷障林中,不影响我找姐姐!”

    这么想着,系统很安静,没有任何反应。

    秋晏就知道自己的系统是个老古板,这么一通脑电波交流,系统果然没反应了。

    她松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就说道:“走吧,咱们找你师父去。”

    小灯泡傲娇地抬着下巴:“你是自愿的,我可没有逼你!”

    秋晏摸了一把小灯泡的卤蛋头:“其实是你身受重伤,虽然被我的朱果糖葫芦医好了一半,但你担心自己太弱小,想找个菜鸡给自己殿后,好让自己遇到危险能第一时间逃跑!哼,我看穿你了!”

    小灯泡哼哼:“你知道就好!”

    两人接下来都没废话,小灯泡闻着味道,秋晏用灵石内灵气驱散瘴毒,十分默契地朝着敖旭相反的方向越走越深。

    ……

    随着敖旭朝着小灯泡说的方向越来越近,那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几乎让他窒息。

    地上也蜿蜒出一条血路来,看起来就是有重伤的人从这里走过一样。

    这里的瘴毒比起其他地方要更浓郁,周围专门长于瘴毒之下的瘴树都比其他地方要茂密。

    越到后面,敖旭驱使灵力就越加费力,他虽然刚破金丹,可也不至于如此。

    等到终于驱散掉眼前一片浓黑绿色的瘴毒后,出现在敖旭面前的,是一个山洞。

    山洞外用树枝简单做了遮掩,可这里浓稠的血迹根本也掩饰不了什么。

    敖旭握紧了手中的竹剑,他作为儒修,修的是神魂之力,此时他明显感觉到这山洞有人布下了一个结界。

    布下这结界的人的神魂之力在他之上,他破除不了,所以,进不去这山洞。

    犹豫了一下,敖旭打算试一试,他拿起竹简,手中结印,就要去破结界,结果,结界内传出来剑鸣之声,显然有人不允许他破坏这结界。

    一道不带灵力的剑意化形从山洞内朝着敖旭攻来,速度疾猛,敖旭连忙拿竹简挡掉。

    对方明明没有修为,但这道剑气已是恐怖如斯!

    “来者何人?”

    紧接着,敖旭听到了一道温婉却又清冷的女声。

    敖旭听到这女声,热泪盈眶,激动不已,俊秀的脸瞬间就红透了,他收起了竹简,舌头都打结了:“秋,秋姑娘,是我,我是敖旭,海东敖家的敖旭。”

    里面没有回声,敖旭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忍不住朝前走了一步。

    因为他太紧张和期待,以至于那瞬间忘记用灵力驱散瘴毒,不慎吸入一口浓郁的瘴毒,瞬间,他俊秀的脸便扭曲起来,浑身虚软无力。

    就在这时候,敖旭看到了从山洞里出来的女人。

    对方穿着一条素白的长裙,此时裙摆上星星点点染上了不少血迹,玲珑清瘦的身形显出几分娇弱来,可她手中却是执着一柄古朴的长剑,剑上依旧有剑气萦绕。

    敖旭屏住呼吸往上看,看到了一张魂牵梦萦的脸,虽然秋晏和她生得极像,可是那份灵气与逼人的清艳却是没有的。

    秋晴一头浓黑如墨的长发仅用一根竹簪子挽起,风吹过,发丝拂过她洁白的面孔,雪肤红唇,美得惊人。

    她眨了眨眼,琉璃一样的眼睛里露出疑惑来,声音清冷警惕:“敖旭?”

    敖旭羞红了脸,因为对方显然对自己并不熟悉,而他还对秋晏吹牛自己与秋晴天下第一好。

    他忙说道:“一年半前的东海仙会上,我与秋姑娘有过一面之缘,这一次,是我遇到秋姑娘的妹妹秋晏,她说秋姑娘复活了,所以我和秋晏一起来这……”

    秋晴一听到秋晏两个字,立刻打断了敖旭的絮叨,一双眼都亮了起来,透着着急:“晏晏呢?我妹妹在哪里?”

    敖旭不慎吸入了瘴毒,这会儿头昏脑涨,他按了按额头,道:“秋晏让我来寻秋姑娘,她则是跟着佛子的小弟子去找佛子了。”

    秋晴一听秋晏是去找佛子了,当时脸色大变,一边收剑从结界内出来扶住敖旭往山洞里走,一边着急说道:“迷障林有魔修,我在迷障林醒来时掉进一个古墓里,取得这把古剑出来时遇到魔修追杀修士。

    魔修共有十余人,其中还有一名化神期魔修,死了好几名修士,佛子布下结界把我们护在这山洞里就以身诱敌引魔修离开了,当时佛子体内有魔气入侵,已然情况不妙。”

    “你说我妹妹去找佛子了,那岂不是说,我妹妹即将面临如此险境?”

    “我离开时,我妹妹才勉强在我攒的灵药帮助之下刚入练气,她遇到那些魔修的话,在他们手里岂不是如菜瓜一般?”

    “还有,我妹妹一直在蓬莱东岛,由阿青照看着,怎么会孤身一人来这样危险的地方?莫不是你拐走的我妹妹吧?”

    敖旭面对女神如此锐利逼视的目光,心乱如麻,脸红无比,嘴巴动了动,张开却是不含糊:“卫拂青是人渣!”

    知道秋晴不会相信他空口说的话,敖旭把秋晏的那本手稿日记递给了秋晴。

    “这绝无可能!”

    秋晴看完敖旭递给她的那本据说是秋晴亲自写的替身日记,当时脸色就雪白雪白的,唇瓣毫无血色。

    她的手指骨都抓紧了手里的小册子,眼神里尽是不相信,可除了不相信外,更多的是心疼。

    她不相信卫拂青是这样的人,他那个人,性子清冷漠然,除了修炼变强之外,就是盼着能早日清除外海域的魔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心思。

    她在他身边那么久,他都未对自己表露过一丁点的心思,怎么就要把晏晏当做她的替身陪在他身边?

    当初魔尊黑诡将她抓住挡在身前时,也是他大义凛然不顾她的命直接一剑捅了她,连带着捅伤了她身后的魔尊。

    他不顾自己的命杀她时,她心里是痛过的,可是痛过之后,她却是理解卫拂青做的,他不过是为了整个无妄界从此没有魔修乱道而已。

    可是……这份册子上的确是晏晏的字迹。

    如果她记录的这些都是真的,那她离开后的这一年,她究竟吃了多少苦?卫拂青真的爱她么?

    秋晴的手指骨都发白了,眼圈很红,那双美目里一下子盈满了眼泪,却忍着没有落下来。

    她要快点找到晏晏,同时问清楚这一切。

    山洞里七倒八歪的修士大多身受重伤,但好在其中有一名依附在黔北谢家的药宗的医修在,这些人现在都无性命之忧。

    敖旭吃下医修给的那颗丹药,瘴毒就解了大半,昏昏沉沉难受的感觉总算消失了。

    他站起来对着那医修鞠了一躬:“多谢阁下赠药,不知阁下大名。”

    那俊俏面如女郎的医修板着脸,对着敖旭掌心向上,表情无语:“想白吃我的药?一颗解毒丸一百上品灵石,我花盆栽的丹药你能吃到是你福气。”

    敖旭:“……”

    他默默地从芥子囊摸出了一百上品灵石。

    花盆栽面上不显,心里暗道:这竹杠是重点敲的对象。

    等敖旭看向秋晴时,就看到她美目含泪的模样,当时就有些心疼,他抬腿朝前走了一步:“秋姑娘……”

    秋晴听到敖旭的声音,立刻收回了神,她的手一翻,将手中的册子放回到芥子囊中。

    “魔修还在这瘴气林中躲藏着,伺机行动,我不放心我妹妹,希望敖公子在这照看他们,我出去找我妹妹和佛子。”

    “秋姑娘,如果真如你所说佛子把魔修都吸引过去的话,那你过去一定很危险,你身上也受了伤,实在不宜动,还是我过去,你留在这里,佛子布下的结界很强,也很安全。”

    敖旭立刻说道,斯文儒雅的脸对上秋晴看过来的眼神时就红透了,话也结巴起来:“秋,秋姑娘,我一定,一定把小妹安全带回来。”

    秋晴却摇了摇头:“我妹妹身陷险境,我哪里能安心在这等着?”

    她温婉的声音里尽是坚定,“我要去寻我妹妹,此事就如我所说,敖公子在这照看大家。”

    “秋姑娘……”

    “敖公子,我……我的体质与其他人不同,对付魔修,我有特别的法子,你看,这里的人伤得都比我重,我可以的。”

    秋晴打断了敖旭的话。

    敖旭着急地话都不结巴了:“可秋姑娘,你的修为不是金丹么?怎么如今却是掉境到筑基了?不行,你这样对上化神期的魔修……”

    秋晴听着这唠叨,脑壳突突突地疼,抬手按在了敖旭的嘴唇上;“敖公子,在这里等我。”

    敖旭当场就石化了,然后脑袋如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看着秋晴离开的美丽背影,羞红了脸。

    秋晴是按照之前和佛子商议好的方向前行的。

    她的周围都是瘴毒,以她如今筑基期的修为,灵力没办法祛除,所以,她咬破了手指,以自身灵血烧成灵火,驱散瘴毒。

    但此时她已经顾不上许多,她只想快点找到妹妹。

    ……

    秋晏虽然很菜,但是凭借着对本书设定的了解程度,她非常清楚,周围安静凝滞的氛围代表着危险正在暗处蛰伏。

    她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七彩宝剑。

    真是可惜了,要不是谢岐杉遇到卫拂青,她这会儿手里还能有许多保命符箓的。

    “我说小灯泡,你行不行了啊?你不是说你师父味很冲吗,你有没有闻对啊?你师父确定在这个方向吗?你看看,这周围除了瘴气,就是树,别说活人了,连个活物都没有。”

    “哎呀,你怎么这么吵?!都怪你这么吵!而且,迷障林里瘴毒那么厉害,除了一些老毒物之外,哪还会有什么活物!我师父就是在这个方向,就是……就是现在味道中断了,我得花点时间辨别一下!”

    “老毒物?那……那你快点儿,我害怕,宝,一会儿要是遇到什么老毒物,你能变成凶猛妖兽搞退对方吗”

    “……哼!你刚才还叫我小灯泡,这会儿我又是你宝了?”

    “小虎,我以后都这么叫你好吗?你先快点辨别方位,咱们这紫灵石里的灵力也有限啊,要是灵力没了,咱俩不是歇菜了吗?”

    秋晏的危险雷达这会儿哔哔哔乱响。

    也不知道是卫拂青跟着谢岐杉进迷障林了,还是佛子这边有什么未知危险,总之,有点儿害怕。

    “小虎,你为什么要用脚绊我?”

    走到一半,秋晏就感觉小灯泡故意用脚绊了一下自己,当时就有些生气了,这么个紧张的时刻,他还要故意捉弄她!

    哪知道小灯泡眨了眨眼,茫然地说道:“我没有呀!”

    他话音落下的这瞬间,秋晏就感觉到腿上传来一股湿滑软腻的感觉,就像是那种章鱼须缠绕住了自己的腿一样。

    她当时就头皮发麻,整个人都不敢动了,呼吸都停住了。

    小灯泡也察觉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当时就瞪大了眼睛。

    秋晏浑身哆嗦着,手却很麻利地提起了手里的剑,拔剑就往脚下砍过去。

    不管三七二十一,总归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再顺着往下看,发现是一条章鱼须一样的断臂,断臂口冒出黑色的魔气来。

    她的剑砍在上面并不能让这断臂从她腿上挪开。

    “宝,这是什么?是魔修的断臂吗?”秋晏脸色白着,手都在发抖,却坚强地问小灯泡。

    她穿来后就在蓬莱东岛做金丝雀,从没有离开过,也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一切只是书里描写的,没见过实物。

    这么一只章鱼须断臂,她猜测是外海域外的魔族。

    “你,你快把它弄下来,被这魔气侵入体内就不好了!到时你的心魔会被放大,然后你就被魔物占身了!”

    小灯泡的手瞬间变成虎爪去挠那断臂。

    结果这断臂像是长了一百只脚一样,快速地爬上秋晏的身体,最后化作一缕魔气,钻进了秋晏的鼻子里。

    一切变故发生在一瞬间。

    两人都傻眼了。

    小灯泡也紧张起来,短短两日时间,他也算是和秋晏培养了一点感情,他着急就问道:“你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吗,心魔什么的?”

    秋晏沉思两秒,试探性地回答:“每逢佳节胖三斤?”

    小灯泡:“……”

    两人原地等了会儿,发现秋晏除了鼻孔耳朵冒傻乎乎的黑魔气外,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小灯泡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心想这秋晏倒不是一无是处嘛。

    秋晏也怪不好意思地捂了捂自己的耳朵,又捂了捂自己的鼻子,这魔气也真的挺神奇,七窍冒烟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

    刚用灵力驱散眼前一片瘴毒,出现在两人面前的就是各种残肢断骸,浓郁的魔气从眼前磅礴喷发。

    一片黑雾,还有各种魔物的低吟吼叫,听起来很是痛苦,就像是有人将活着的一群魔困在了这一方天地里。

    秋晏努力睁大了眼睛都看不穿这黑雾,就听到那些令人鸡皮疙瘩都要浮起来的吟叫了。

    “师父!”

    可小灯泡却忽然冲着黑雾里面大喊了一声,声音里都是焦急和担忧。

    秋晏都感觉小灯泡要哭出来了,一个不注意,就见小灯泡抬腿冲进了黑雾里,动作快得不行。

    但是很快,小灯泡就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反弹了出来,被秋晏抱了个满怀。

    这道屏障力道有点厉害,小灯泡被弹出来后,显然脸色苍白不太好看。

    然后,他嘴巴一瘪,眼睛一眨就掉眼泪了,掉眼泪就算了,两只萌萌的白色老虎耳朵从光溜溜的脑门上弹了出来。

    秋晏:“……”

    她知道现在这种情境之下做这件事真的不太合适,她应该安慰小灯泡,问问他怎么了,怎么就哭了,但是她实在是没忍住,伸手先捏了捏他的两只毛茸茸的耳朵。

    小灯泡此时顾不上秋晏的无礼行为,他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师父……师父……”

    “你师父怎么了?你刚才看到什么了?”秋晏也没忘记正事,忙问道。

    小灯泡就抓着秋晏的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都不怕魔气侵体,一定能穿过师父的结界,你快去救救我师父,我师父很不好,我师父中了心魔,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我看到他趺坐在几个魔修中间,周身萦绕着魔气,那些魔修想搞我师父的身体,情况很不好……”

    搞?????

    秋晏是知道佛子本来体内就有心魔的,是当初的魔尊黑诡秘术养成的心魔就被佛子从卫拂青体内引渡到了自己体内。

    这魔气既然是魔尊所养成,必定非常厉害和棘手,一日不从体内剥离清除,那么说不定会越来越侵蚀人的神识和肉/体。

    “我不怕魔气入侵有待商榷,但这和我能穿过你师父的结界好像没有逻辑关系啊。”秋晏皱眉说道,“此事,我们从长计议……”

    “吼——!”

    小灯泡忽然变回原形。

    秋晏还没来得及惊叹大白虎的可爱,就被小灯泡一巴掌拍进了屏障内。

    接触到那道屏障时,她的确感觉到凝滞感,有什么阻挡了一下,但很快,她就直接穿透了进来,往里飞去。

    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为什么她能进来,秋晏那瞬间只能绝望地勉强拔出了七彩宝剑。

    然后,她听到了一道温柔又威严的声音在耳旁炸响,带着佛门的清正之气——

    “还敢硬闯?”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