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47、第47章 我坚决不服输!

47、第47章 我坚决不服输!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真男人无惧苦痛。

    但怀了?孕的男魔,是真的很怕痛。

    沈星何一边?着?檀伽扶着?,一边就在那干呕,吐没吐大家看?不到,就看?到他岔开的双=腿=间淅淅沥沥的羊水流下来,直接把衣摆都弄得湿透了?。

    隐约的,那羊水还带了?一?血色,好像情况真的很不乐观。

    “呕~~俺不行了?,俺真的不行了?~好痛,哦~~好痛~~”沈星何根据秋晏?的,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嚎叫着?。

    虽然他也不清楚为什么秋晏一个小姑娘深谙此?道,反正,照她说的做就对?了?!

    沈星何叫得特别卖力,加上他羊水破得实在是厉害,把一群人都吓到了?!

    檀伽自己肚子这么大,还要帮着?扶住肚子是他两?倍大的沈星何,看?起来也疲惫地喘了?两?口气,他温柔的声音里都带了?几分关切:“魔使,他怀的是三胞胎,你……嫩看?这肚子,着?实不一般,恐怕耽误不得,俺带他去旁边看?看?究竟什么情况。”

    “大妹……弟啊!,需要帮忙不?”旁边忽然传来一道女声。

    配合得很好的沈星何和檀伽一起转头看?过去,见?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女魔。

    那女魔走了?过来,过来低头检查了?一下,皱了?一下眉头。

    当时沈星何心里就有点紧张了?,连痛苦地喊叫都忘记了?。

    只听那女魔说道:“俺之前都生过三个了?,为俺魔族做出过巨大贡献,生小魔的流程,俺最懂了?,嫩这羊水,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沈星何感?觉到了?旁边的魔使瞬间冷冷看?过来的眼神。

    那女魔不等他说什么,又?一拍手,道:“不过,俺也没见?过真用魔灵水的男魔,这或许就是男魔和女魔之间的区别,俺也不在意,嫩跟俺到那儿去,俺帮嫩生,呼啦一下也就喝口水的功夫,就和拉那玩意儿一样,娃就出来了?!”

    说完,这女魔就过来拉沈星何的手臂,准备带他去隔壁小树林里帮他生。

    沈星何当场就差点裂开了?,什,什么?

    师妹没有?他孩子该怎么生,而且,他可生不出来!

    沈星何求救一般的目光看?向了?檀伽。

    檀伽沉默了?。

    那女魔继续喊:“搁这干啥呢,嫩看?嫩这羊水流的,等水流完,嫩这娃就要没命了?!”

    沈星何摸了?摸自己巨大的三胞胎孕肚,想了?想,咬了?咬牙,皱眉沉吟道:“俺这会儿感?觉好多了?,俺还能忍一忍。”

    “大妹弟啊!这真的不能忍……”

    魔使的确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这会儿回过神来,那张没有任何生气的死人脸上依旧是冷冷的样子,他先狠狠扫了?一眼那女魔,又?对?沈星何道:“忍着?!继续前进!”

    沈星何真是感?觉自己额头上的虚汗都冒出来了?。

    差点就被拉去一边拉那……拉崽子了?。

    檀伽和旁边的妙悟尊者对?视了?一眼。

    很显然,孩子是不能随便生在外面的,一定要生在樱花树林深处的那座大殿内。

    沈星何四处乱看?乱走的计划就这么暂时破灭了?。

    一行人继续朝前走。

    因为是一群大着?肚子的孕妇和孕男,速度并不快。

    妙悟尊者传音给檀伽:“一会儿有什么事,你保护他们?,其他的交给师叔。”

    檀伽垂着?眼睛,看?起来眉眼柔和,比魔群里的两?家妇魔还要良家,可传给妙悟尊者的话却显得几分强硬:“师叔,你打不过我。”

    妙悟尊者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檀伽这才是传音过去,道:“你保护老沈他们?,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妙悟不和他争这?事情,直接不搭理他了?。

    檀伽一直在注意四周,他发现,地上布了?阵,每隔百米左右,魔使就会先解阵,之后?才让他们?一行人过去。

    显然,躲在这里的那位魔使很是谨慎。

    这里安静得就像是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任何活物?,走路之间也只有衣摆轻轻扫到地上的花草的声音,那一声声‘沙沙沙’的声音显得极为响亮。

    檀伽每经?过一处阵法所在就悄悄落下一枚莲花印。

    那莲花印小小一朵,如真的花一样,躲藏在草丛里,很不显眼。

    终于,走了?小半个时辰后?,穿过花瓣纷飞的樱花林子,在一股似有若无的奇异的香气里,靠近了?大殿。

    大殿建造得极为恢弘,与魔域里那?四不像的建筑不同。

    就拿东城城主府来说,东城已经?是魔域最为富饶之地,但是,那城主府建造得依旧是简陋无比,除了?外面那黑色石头建起来的恢弘气势外,别无其他。

    可眼前这一座通体白色的大殿处处透着?精巧,这样新颖特别的建筑,就是无妄界都没有见?过。

    无妄界不论是哪个门派或是世家的府邸建筑都没有这样尖尖的三角屋顶。

    而这大殿通体白润,就像是精美的白玉雕琢而成。

    就是最富裕的海东敖家,也不会用白玉来铸成大殿。

    檀伽眉头皱了?皱,总觉得哪里有?异常。

    正常来说,魔族不论从哪一方面都是落后?于无妄界的,从衣着?,到食物?,从器皿,到家具,房屋建筑之类,更是落落后?无比,就看?魔域那?四不像的房子就知?道。

    檀伽感?觉自己的胳膊肘被人碰了?碰,他扭头看?过去,就看?到沈星何扶着?肚子,使劲让檀伽往右边看?。

    此?时,沈星何那两?眼放光的眼神仿佛就在说‘檀伽我们?发财了?你快看?那里的宝贝我一会儿就统统给搬进芥子囊里!’

    檀伽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一看?,就看?到了?大殿前方有一个奇怪的水池,水池里堆满了?幽蓝色的石头。

    那石头……不是灵石,倒像是晏晏在寒冰古森里挖的那个石头,不是纯净的灵气,带着?点其他的气息。

    幽蓝色的石头中间流淌着?灵液。

    闻着?味道,是魔灵水。

    沈星何兴奋得两?眼放光,好像自己发大财了?一样,他甚至已经?开始想着?怎么带着?这?魔灵水回去了?。

    “不许乱看?!”魔使一声呵斥,冷冷地看?向沈星何。

    沈星何就哎呦哎呦捂着?肚子说疼,然后?又?好像好奇一样问道:“俺问问,一会儿俺们?能见?到魔主大人吗?”

    问这话时,他那张俊美的脸上还特地露出了?羞涩的神情。

    沈星何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羞涩,总觉得此?情此?景自己摸着?怀了?三胎的肚子,不露出点羞涩模样来不太合适。

    两?个魔使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看?向沈星何那无比硕大的肚子,那两?张毫无生气犹如死人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来。

    那笑容,就像是剥下来的人皮诡异地被牵动着?嘴角往上翘。

    沈星何好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剑修,看?到这两?个魔使这种笑容,眉头一跳,立刻就想拿出自己芥子囊里的狼头剑,直接一剑一个,将?他们?的脑壳都给削平了?!

    其中一个魔使说道:“你不是快生了?么?还是三胞胎,有史以来头一个,得让魔主开开眼,你第一个去见?魔主。”

    在沈星何另一边旁边的陆长天默默地离开他半步。

    檀伽听到沈星何第一个进去,眨了?眨眼,长长地睫毛下深邃美丽的眼睛看?了?一眼沈星何。

    沈星何感?觉到了?,就看?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檀伽满眼的‘老沈我相信凭借你的智慧可以直捣黄龙一举歼灭敌人’的眼神。

    虽然温温和和的,但是沈星何确认,凭借自己对?檀伽的了?解,檀伽就是这个意思。

    沈星何转头就对?魔使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俺真是荣幸啊!俺一定好好让魔主开眼!”

    一个魔使带着?檀伽等人进了?大殿的左侧,而沈星何则是单独被一个魔使带着?进了?大殿右侧。

    大殿非常大,进去后?,长长的过道,里面的墙壁上挂着?各种色彩妍丽的画,沈星何四处打量着?,一边扶着?腰走得特别慢。

    “俺紧张,一会儿俺见?了?魔使该说什么?”沈星何态度认真,不耻下问。

    魔使本不想搭理他,但偏偏这孕男话特别多,不搭理他,他就越发来劲,嘴里叭叭叭就不停——

    “俺们?魔主是不是想当俺孩子干爹啊?其实用不了?这么麻烦,一句话的事情,不见?魔主俺也得让孩子出生后?就记着?自己干爹是伟大的魔主大人!”

    “俺们?魔主长什么样啊?是不是特别威风?”

    “俺们?魔主有道侣了?不?没有魔后?的话,俺家妹子就不错,下次让俺家妹子过来照顾俺!”

    “俺家妹子说了?,这生完孩子,还得做月子呢,嫩们?这包月子的吧?魔主大人的屋子辣么好,肯定包月子吧?”

    “俺得事先告诉你俺喜欢吃什么,俺就喜欢吃肉,不过最近不想吃鸡肉,牛肉猪肉羊肉都爱吃!”

    “对?了?,俺听说魔主见?过俺们?后?就会决定究竟送俺们?中的谁去无妄界潜伏,是这样吧?大哥,嫩说俺能被选上送去潜伏吗?”

    “还有啊,大哥,俺一直还搞不明白,俺们?潜伏究竟是为了?啥呀,要打就痛痛快快把无妄界那一群老不死的打屎嘛!”

    那魔使听着?那叭叭叭的声音,一张死人脸终于熬不住了?,再听下去,他得口吐白沫了?。

    “住嘴!”

    “那嫩就说嘛,嫩就告诉俺魔主大人是什么样的人嘛,嫩不说,俺紧张,俺这人一紧张,就喜欢叭叭叭说个不停!”

    沈星何一本正经?地说道。

    魔使眼看?着?这路还得走一段,深呼吸一口气,道:“魔主大人岂是你能妄加评论的人?!他境界之高,不是你这种低等的下界魔可以对?付的,他能愿意见?你,你都该跪在地上感?恩戴德!”

    沈星何眨了?眨眼,幽幽地说道:“俺们?都是这个界的魔,嫩咋非得说自己是下界魔呢,俺们?做魔的,也不能妄自菲薄呀!”

    魔使一听沈星何这话,当时就像是被戳到了?痛点一样,道:“我等可与你不一样,别忘脸上添金,少废话,走!”

    沈星何一脸大白痴的表情:“这还咋不一样呢,俺们?不都是魔吗?”

    那魔使气恼只想就要开口,结果就这么对?上眼前那张大白痴的脸,当时就心想,自己和一个下界的他们?魔主创造出来的低等魔说什么屁话呢?

    他冷笑一声,闭上嘴,再没有开口。

    沈星何无论再说什么,都没再撬开过那死人脸魔使的脸,他心道——这魔殿里的魔使看?起来起码比东城的魔聪明了?那么一点啊!

    又?走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魔使直接将?沈星何推进了?一间房间里,然后?门就被重重关上了?。

    那扇门像是玄铁做的,沉重无比,被关上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响。

    沈星何如今是怀着?三胞胎的身子,被一推,差点摔倒,亏得他及时稳住了?身形。

    地上滑腻得厉害,沈星何的目光自然就被吸引过去。

    很黑,是魔族的鲜血染黑了?的地,地上滑腻腻的,显然,有新鲜的魔血在这里流淌着?。

    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这干涸了?的血迹里的鲜红。

    沈星何看?向墙壁处,到处都是手指印,还有深深的爪印,就像是临死前最后?的挣扎一样。

    魔族鲜血腥臭的味道在这里发酵着?。

    沈星何觉得这里臭得根本不能待人,他们?青虚剑宗的养鸡场里的鸡粪全部堆一起都没这么臭。

    受不了?了?!

    沈星何赶紧就拿出一方赶紧的帕子蒙住自己口鼻。

    “怎么?嫌这里臭?”身后?传来一声低笑,带着?邪恶的气息,仿佛吹着?沈星何脖子一样,腥臭的口水都滴到了?他脖子里。

    沈星何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直男因子被严重戳到了?,这真的不能忍,他召出芥子囊里的狼头剑,反手就是一刺。

    对?方躲得很快,如一阵无影的风。

    显然,修为是在他之上,甚至,他都摸不清对?方的修为究竟是什么程度。

    很有可能,对?方的修为超过了?檀伽,甚至是那位渡劫境的洪蒙老祖。

    “鲜血的味道,多么诱人~~”魔主的口水滴在了?地上,腥臭的味道浓得人喘不过气来。

    沈星何一下回身,执剑面朝着?那老变态魔,可把他恶心坏了?!一张帕子根本就不够!

    这魔主身长九尺,一头长发披散着?,外面套着?一件黑色透明的丝织长袍,大半个胸膛都露了?出来,上半张脸戴了?一只面具,露出来鼻子嘴巴算得上是清俊,看?起来极为眼熟。

    总觉得以前那里见?过,或者对?方的长相和自己认识的人极相似。

    沈星何稍加思索,极其肯定地喊道:“行了?,别装了?,摘下面具,我知?道你是谁了?。”

    浑身写满了?危险两?个字的魔主:“????”

    沈星何肯定无比地说道:“卫拂青,你还装得挺像个人啊!”

    对?方明明好像是个人,但却让沈星何觉得对?方是一只猛兽。

    而此?刻,对?方正盯着?他的肚子看?。

    沈星何看?到对?方伸出血红的如蛇一样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着?他伸出手,那指甲看?着?尖锐锋利,他听到他嘶哑诡异地声音说道:“献上你的三胞胎吧,我还没一次性吃过三胞胎呢。”

    对?方根本不在乎沈星何认出来他是‘卫拂青’这个人。

    死变态!

    沈星何可忍不了?了?,一跃而起,拖着?三胞胎就猛地出剑:“想吃老子肚子里的孩儿,做梦吧!”

    那魔主见?到沈星何拿起那把狼头剑时,而不是和过往的魔修一样乖乖呈上充满纯净魔气的婴孩,愣了?一下,随即从面具里透出来的那双没有眼白的眼睛里露出兴奋来。

    沈星何对?上那双眼的一瞬间,动作一下就僵住了?,只觉得自己的神魂都好像被人拉扯了?一下,那剧烈的撕裂的力道,好像是要将?自己的神魂从身体里拉扯出去。

    他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握着?剑的手就僵住了?,整个人也飞速往下面摔去。

    摔下去的那短暂一秒里,沈星何心里咯噔了?一下,想的不是一会儿摔下去肚子会不会受伤,而是——

    他想起了?变成雪貂的秋晏师妹。

    檀伽!!!救命!!!!凭我的实力根本不能直捣黄龙!我怕是要变成貂!!!!!

    倒下之前,沈星何僵硬的视线看?到了?角落里有一只黄色小鸡仔,安安静静地在那儿。

    当沈星何的大眼对?上小鸡仔的豆豆眼时,他心里在咆哮——

    不!檀伽!!我怕是要变成一只鸡崽子!!这难道是我的报应吗?!!

    不!我坚决不服输!

    ……

    除了?沈星何外所有人被带去了?一间空旷的屋子里。

    那屋子很简陋,与大殿外的精致华美截然不同,甚至里面还充斥着?魔族鲜血的味道,腥臭无比。

    “在这里等着?魔主叫你们?。”

    魔使说完这一句就关上了?门。

    再空旷的房间一下子涌进了?几十个大肚子的魔修都显得拥挤起来。

    檀伽这会儿顾不上身体的不适,先打量了?一下四周。

    显然,这里就像是个一直关人的房间,倒是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显然,被关在这里的人或者魔没有发生过什么打斗。

    江流长了?一张无敌娃娃脸,这会儿已经?蹲了?下来,混进了?那一群女魔修里,嘴巴甜,就混得如鱼得水。

    谢岐枫性子沉稳冷静,这会儿负手走来走去活动身体考虑现在的状况,也没人特别关注他。

    神情阴鸷却生得俊美的陆长天是女魔修们?最爱的一款,当时就有许多女魔修拉着?他说话闲聊。

    陆长天拿出了?芥子囊里绣了?一半的鸳鸯,打算继续绣,不打算搭理这?女魔。

    “瞧嫩绣的这癞-蛤ma多么地像,莫非嫩不爱吃油炸虫子,喜欢吃这癞-蛤ma?”

    陆长天拿着?针线的手指骨都泛白了?,显然气的不轻,他苍白着?脸,往嘴里塞了?一颗酸蜜饯,道:“这是鸳鸯!”

    妙悟尊者看?了?一眼那一群不当回事的魔修,拉着?檀伽到了?一边。

    “外海域魔族,根本不像无妄界修士所了?解的那样,一年前你从那蓬莱东岛岛主身上引来的心魔是否已经?拔除?”

    檀伽想起那时秋晏在自己的神识里见?过了?他的心魔,也见?过了?他的那?过往,不?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点点头,神色显然平和:“已经?拔除。”

    妙悟尊者一听,松了?口气,整个面容便显得舒朗平和起来,他靠在墙壁上,桃花眼弯弯的,说话时的声音也很温柔:“我在魔域探了?很久了?,都没能探到魔主所在的地方,这次,可要好好看?看?,再看?看?这魔殿到底通往无妄界何处!”

    檀伽没说话,此?时拿出了?传信玉简。

    妙悟尊者看?到他拿出传信玉简就笑了?一下:“和青虚剑宗第九峰的小师侄联系?”

    檀伽没回他,但确实正在给青虚剑宗第九峰的小师妹秋晏传信。

    他将?来魔殿的路,所有的经?过都复述了?一边,确定没有疏漏的地方,才是收起传信玉简。

    重新抬起头时,檀伽从芥子囊里取出三颗秋晏给他的安胎药,一口吞下去,随后?手腕一翻,禅杖就出现在手中。

    檀伽打架,从来不说废话,速战速决。

    他拿出禅杖,就是给所有人的一个通告——用暴力直接碾压。

    因为‘怀孕’的关系,檀伽再抬起禅杖时,面色看?起来依旧有?不寻常的红,他咬紧了?牙关,重重往地上猛地一敲。

    地上裂开无数条金色的裂纹,天佛门强横的佛光净魔法力令人极为恐惧。

    陆长天收起了?绣绷,手腕一翻,拿出一把轻便的铁扇,毫不怜惜地割破周围魔修的喉咙。

    谢岐枫看?到檀伽的禅杖的第一时间就拿着?长=枪冲进魔修里,在他眼里,根本没有男魔修和女魔修的区别,就凭魔修在寒冰古森里对?修士们?所作的事,就值得他出手!

    魔修的反应也很快,见?几人对?付她们?,一下都拿出武器。

    江流扛着?大刀,看?到对?面的魔修拿的大漏勺,一时有?觉得自己拿着?大刀占便宜了?。

    场面很乱。

    但是打得也很快,眨眼之间,这一整个屋子里的魔修全部倒下了?。

    只是,他们?倒下后?,檀伽就看?到那?魔修的尸体里蹿出来一阵阵黑色的烟,朝着?他疯狂涌来。

    “檀伽小心!”妙悟尊者不经?意间一回头,就看?到了?那?黑烟如同蠕动的虫子,这会儿就疯狂地往檀伽耳朵里钻,他倒抽一口气,大声喊道。

    檀伽却是忽然腾空着?趺坐,金色的莲花随着?他嘴唇的翕动越来越大,直到将?整个他包裹在其中。

    莲花的花瓣盛开着?,但是那黑烟好像能够腐蚀金色佛莲一样,黑色的浓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将?最后?一片金色莲花瓣染黑。

    “噗——!”

    檀伽气血上涌,这会儿根本控制不住身体,鲜血一下子吐在妙悟尊者脸上。

    他抬眼就去看?那?黑烟,手扶着?腰,平和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忽然就像是看?懂了?,眼睛弯了?弯,低低说道:“原来是这样。”

    “檀伽,你情况怎么样?!”

    妙悟尊者冲了?过来,扶住檀伽,看?着?他的脸色白里透红,神色间没有太多痛苦,只是眉头皱紧了?。

    他的桃花眼里满是担心和着?急。

    “檀伽,你不能被这魔念侵入体内,否则你会与师父一样的,你还会陷入自己编织的美梦幻境里,檀伽!”

    妙悟尊者修的欢喜禅在打架这方面是绝对?打不过檀伽的,这会儿,他看?着?檀伽忽然吐血,他急得不行。

    因为他额头的朱砂印透着?妖红,显然不太正常。

    在檀伽的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秋晏的身影。

    柔和的春光照下来,秋晏穿着?嫩黄色的裙子,头发上别着?两?只黄色小蝴蝶珠花,远远的,从光里走过来,她笑得很开心,朝着?他跑来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她朝着?自己露出了?很甜蜜的笑容,跑到了?他面前,仰着?头喊他:“檀伽!原来你在这里呀!”

    檀伽眯着?眼睛,脸上是不正常的潮红,易容丹的功效彻底失效,他的伪装散去,朱砂印也清晰异常。

    “檀伽,醒醒!”妙悟尊者正经?的轻柔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可檀伽听到的却是秋晏在光里喊他:“檀伽,醒醒!跟我走!”

    她朝前走了?几步,黄色小蝴蝶的珠花颤动着?,然后?回头看?他。

    檀伽闭上了?眼睛,温柔俊美的脸宁和下来。

    妙悟尊者眼睁睁看?着?那?魔念疯狂涌入檀伽的朱砂印中,迷茫极了?——这是檀伽主动的,还是魔念趁虚而入?!

    这里根本没有别的魔修,就算要打架,也无处可打。

    “先出去找沈星何!”他抬头对?陆长天等人说道。

    ……

    秋晏还不知?道檀伽和沈星何那里的状况。

    她联系了?欧阳盈盈询问关于沈师兄的身世,当然,她没告诉她,现在他们?不在云生秘境,在魔域一事。

    欧阳盈盈对?沈师兄身世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的样子,只说道:“沈师兄是掌门师伯捡来的孤儿,没什么身世可讲。”

    秋晏当时躺在床上等檀伽和沈师兄他们?的信息,翻来覆去没等到,不知?不觉就昏睡了?过去。

    这几天在唢呐和几位师兄的摧残之下,秋晏一直没能休息过。

    秋晏躺下以后?,做了?一个很奇特的梦。

    梦里面,她梦到沈师兄变成一只黄色的小鸡崽,梦到了?檀伽面色潮红地闭着?眼躺在地上,梦到了?其他师兄冲出去找人的身影。

    变成了?小鸡崽的沈师兄跳到了?她脑袋上,用那鸡爪子狠狠踩了?她好几下,扑腾着?翅膀,嘴里发出鸡崽子叽叽叽叽的声音。

    可她莫名听得懂。

    沈师兄在说:“师妹快来救师兄,魔主有狐臭,师兄受不住!”

    梦里的她心想,沈师兄也太胡扯了?,有狐臭怎么了?,有狐臭就能吓得变成小鸡崽么?

    秋晏翻了?个身,却看?到了?躺在对?面的檀伽,檀伽整个人温柔极了?,脸上还带着?温柔的笑容,像是在一场美梦里。

    “檀伽,檀伽?”她忍不住喊了?檀伽两?声。

    檀伽没有醒来。

    沈师兄鸡崽子的叽叽叽叽的声音如魔音贯耳:“师妹,你看?檀伽也被魔主的狐臭熏倒了?,师兄需要你!!师妹快来!听到师兄的呼喊就快来!!!!”

    那鸡叫声太凄惨了?,秋晏一下睁开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秋晏:下一章又该我和姐姐出场了是吗?!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么么哒!!多多留言呀!!!!!!!!

    可以点个收藏作收!么么么么么!感谢在2021-07-1823:55:03~2021-07-1923:56: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猴子王2个;不知所措苏、糯米团子咿呀喂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只碟子50瓶;弯弯29瓶;醉玥唯念、忆筠20瓶;2973739410瓶;白茗9瓶;书染5瓶;在水一方、404867872瓶;思年、『』、暮成昆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