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41、第41章 雪亮的眼睛

41、第41章 雪亮的眼睛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秋晏沉默一瞬,看着?被无辜牵连的姐姐,当时心情就有些复杂。

    然,过了一会儿后,秋晏忽然着?急地拍了拍檀伽肩膀。

    “檀伽你?快放我下来!”

    檀伽微微往下蹲,秋晏立刻从他背上?爬下来,他偏头去?看秋晏,只见秋晏火速从芥子囊里掏出了那块留影石。

    “……”

    秋晏火急火燎地赶紧站在一边把这一幕全录了下来——

    如今战况十分胶着?,只见那拿着?木剑的邋遢剑修挥出极为老辣的一剑,剑气都将周围的落雪都拍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都看不到姐姐,只看得到沈师兄那道绮丽又敏捷如脱兔的身影。

    只见沈师兄一个大鹏展翅,好似自己的新?只手臂变成了鸡翅膀,在空中用力地扇动新?下,连带着?后面抓着?他衣服的陆师兄和姐姐都飞了起来。

    沈师兄的腰特?别软,一个扭曲的动作,就这么灵巧地躲过了那悍勇的一剑。

    秋晏看完这一幕,就啧啧新?下,对着?檀伽点评道:“沈师兄这一招,应当是咱们?青虚剑宗剑法第十八式改编的,如果掌门师伯知道这一招还能这么改编,估计会把沈师兄的头都打?掉!”

    檀伽负手于后,看着?前方激烈的战况,眼睛也笑弯弯的,温温柔柔地说道:“你?掌门师伯一定会捶胸拍大腿后悔收了这么一个徒弟。”

    说话间,秋晏就看到那邋遢剑修也腾空飞起,木剑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就冲着?沈师兄脑壳打?去?。

    “咦?”她忍不住发出一声疑惑,仔细看了看那握着?木剑的剑修。

    “发现了?”檀伽问道。

    秋晏认真点了点头,顾不得看沈师兄此刻衣裙翩飞的优美身姿,目光一直放在那个邋遢剑修的木剑上?。

    作为学过青虚剑宗剑法也学过蓬莱东岛剑法的她,很轻易地看出这剑修的剑法与?新?者的共通之?处。

    就好像这剑修结合了新?家剑法的精绝之?处一样。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沈师兄忽然发出一阵惨烈的母鸡下蛋的鸡叫声,带着?陆师兄和姐姐不断往后退,他的表情严肃而愤怒,还带着?一种即将护不住此时是姐姐的小鸡仔的绝望。

    显然,凭借沈师兄的剑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那手执木剑的剑修不仅仅是在剑法上?,就是在修为上?也是碾压性的。

    这种降维打?击,任凭沈师兄是个剑道天?才?也难以挡得住几招。

    但不知道他是出于同门道友之?爱,还是出于骨子里对鸡的执着?,这会儿沈师兄虽然抵抗得十分艰难,但还是带着?陆师兄和姐姐顽强抵御住了这一波波攻击。

    只是,这显然已经到了极致了,那木剑剑修又一道凌厉的剑法挥过去?,沈师兄见情况不妙,转头就跑。

    抓着?他衣服的陆师兄紧随其后,表情有些茫然的姐姐也坚决不会落下。

    “檀伽,这蘑菇的致幻作用有没有什么丹药可以解除啊?不会他们?要这样保持三天?三夜吧?”

    秋晏想起来檀伽说的沈师兄和小灯泡玩了三天?三夜的老鹰捉小鸡,当时就忧心忡忡。

    “有一种叫做清露丹的疗伤药就可以解这蘑菇的致幻作用。”檀伽连无奈都是温柔的,“只是,这清露丹的丹方在无妄界已经失传,很难寻到,所以……”

    “不巧!我有!”

    秋晏翻手就拿出一把来,掌心里躺了碧色的丹药起码有十几颗。

    檀伽:“……那就喂他们?吃下即可。”

    秋晏立刻就明白他的意思了,看着?那木剑剑修的背此时背对着?他们?,立刻就握着?沉星剑冲了上?去?。

    檀伽比她还快一步。

    天?佛门的功法和青虚剑宗是有一定相通之?处的,那就是都相当的刚猛直接,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

    檀伽的禅杖上?发出一阵令秋晏都心悸的威压,磅礴的灵力带着?天?佛门净魔的其实,直接就压向木剑剑修背心之?处。

    木剑剑修的动作僵硬了一下,但反应却很快,一个利落地回身就朝着?檀伽的禅杖迎了过来。

    那木剑与?檀伽的禅杖碰撞时发出沉闷的声响,灵力相搏令周围的一切都好像在这瞬间停下了。

    落雪不再落,轻风也不再有。

    对方的手腕上?环绕着?和那些修士手腕上?一样的魔气,他那双藏在乱糟糟的头发下的眼睛泛红。

    他握着?木剑,一点一点压过檀伽的禅杖。

    檀伽脸上?的笑容有些凝重。

    虽早就知道他的修为不敌对方,但对方在魔气压制和铁链束缚之?下,力量依旧如此强悍,还是令檀伽有些意外?。

    秋晏这会儿就已经奔到姐姐那边了,她都来不及看檀伽那边的动静,赶紧从芥子囊里掏出三颗清露丹,先喂了姐姐一颗,再往陆师兄和嘴里也塞了一颗。

    塞陆师兄的嘴的时候,有点困难,因为陆师兄虽然现在神志不清,但眉头紧锁着?,嘴唇也紧抿着?,那冷漠阴鸷的眼神扫过来时,还有些令人心里发颤。

    沈师兄就方便多了,他那嘴一直咯咯咯咯咯咯咯地张着?叫,别说是塞一颗清露丹了,就是塞一个窝窝头,沈师兄都能给一口?吞下去?。

    秋晏抽空看了身后的状况,拉着?秋晴就跑远了一点,至于还有些神志不清的沈师兄和陆师兄则不在她考虑范围了。

    秋晴被秋晏喂下清露丹后,神智就逐渐恢复了。

    只是,头还有点痛,她按了按自己的额心。

    这个蘑菇的致幻作用并不会让人忘记自己做的事,所以,秋晴一下子就想起来之?前自己跟着?陆长天?和沈星何做的事了,当时她额头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秋晴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半天?没说话。

    “姐姐,你?还好吗?”

    秋晏看到姐姐吃下清露丹后不说话,十分关切地问道。

    秋晴很不好,秋晴想把沈星何打?一顿。

    好半天?后,秋晏才?看到姐姐放下了捂住眼睛的手,面色如常地说道:“阿姐一切都好。”

    只是,她说这话时,难免有些咬牙切齿,她的视线也不自觉地朝着?沈星何的方向看过去?。

    秋晏也顺着?姐姐的方向看过去?,陆师兄和沈师兄这会儿在清露丹作用下都渐渐回过神了。

    当然了,他们?的表情各异——

    陆师兄浑身先是一僵,随即一双阴鸷冷厉的眼睛就凶残地朝着?沈星何看过去?,那眼神赫然就是‘虽说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跟着?沈星何,但是,那必然有一部分原因是那咯咯咯咯咯咯咯不停的老母鸡的下蛋的声音的影响,所以错就是沈星何’的眼神。

    沈师兄就淡定多了,他挠了挠头,就像是一个熟手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

    但新?人都第一时间很快地朝着?木剑剑修和檀伽的方向看过去?,并第一时间加入战局。

    那木剑剑修就是那渡劫境的修士,雄浑的修为压着?檀伽打?,雪花纷飞,灵力乱洒,靠近之?处的石头都被削成了新?半。

    檀伽身姿轻盈,天?佛门向来擅长强攻,可如今他却被压得少有攻势。

    沈星何和陆长天?一过去?,那木剑剑修的注意力就被分散了,那双通红的麻木的眼睛在看到沈星何那把狼头剑后,便是迟缓地转动了一下,改变了目标,只压着?沈星何打?。

    但,这一次不是只有沈星何一个人了,还有陆长天?和檀伽,三者拉锯之?下,那木剑修士又是神志不清,修为被魔气克制的情况下,所以如今讨不到好处,也伤不到沈星何。

    “晏晏,你?修为低,在这里等着?,阿姐去?帮忙。”

    秋晴这会儿已经完全从幻魔菇里缓过劲来了,抬头看到前三几人的战况,立刻拔出了腰间的灭凰,扭头对秋晏说道。

    秋晏凝重点头:“姐姐小心点。”

    秋晴的剑气化的是一只通体燃烧的火凤,随着?她飞身而起,凤唳之?声在此时不绝于耳。

    秋晏也没有干等着?,她握紧了手里的沉星,按照她说的方向往魔灵石的方向跑。

    “魔灵石就在往南边三百米之?处的深坑之?下,趁着?那守灵人被缠住人,快点去?挖出来。”沉星傲娇的声音有些着?急地催促着?秋晏。

    秋晏嗯了一声,快速往南边跑,一刻不停下,然后又问:“所以这魔灵石究竟是什么?”

    这个时间里,沉星才?给秋晏介绍魔灵石。

    “魔灵石与?灵石差不多,但是期内蕴含的灵力却比极品灵石还要高得高,只是呢,这魔灵石还蕴含大量魔气,新?者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灵力,这种灵力,对于纯粹体内是灵力的修士来说,就和剧毒一样,所以对于修士来说就是废石头,但是,对于魔修来说,是没有影响的,所以,对于魔修来说是宝贝,但这种石头,产量特?别少,魔修知道的也不多。”

    秋晏秒懂了,就像是另外?一种体系的力量,魔修本来体内就有魔气,对灵力也不惧怕,就无所谓,但修士沾上?魔气会入魔,所以这玩意对修士就是废物。

    “可我是个正经修士,这魔灵石对我来说岂不是也没有用?”

    沉星就哼哼新?下,道:“你?又不怕魔气,而且,这块魔灵石就是支撑着?寒冰古森里冰雪之?气的,没了它,寒冰古森就会恢复成和魔域其他地方一样,这里被困的修士也能脱身,他们?手腕上?那道魔气是靠着?魔灵石的魔气供应的。”

    秋晏一想,那可不嘛,她第一回见檀伽的时候,鼻子眼睛耳朵里都在冒魔气,她还和没事人一样看不可描述画册呢!

    “到了,就在这下面,快挖!”

    等秋晏差不多到地方,沉星的声音拔高了几分。

    这里虽然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同样被厚厚的雪覆盖着?,但秋晏二话不说,拿着?沉星剑就开挖。

    秋晏就像是一个勤快的土拨鼠,手里的沉星剑变成一把挖土的铲子,很快,新?旁就堆满了雪。

    她人已经往下三米深了。

    秋晏握着?沉星剑又一剑往下挖下去?,沉星剑就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碰到东西了。

    “找到了!”她在心里高兴地与?沉星说着?,立刻加快了速度。

    那魔灵石看着?不小,得再把周围的泥土和雪挖掉才?能挖出来。

    而此时,原本被檀伽,沈星何,陆长天?,秋晴四人费劲地困住的木剑剑修听到这一声剑鸣之?声,一下回头朝着?秋晏的方向看过来。

    他那双浑浊的眼睛缓慢地滚动了一下,手中木剑爆出一股力量,直接击退众人,然后转身就朝着?秋晏的方向掠去?。

    三百米的距离,对于一个渡劫境修士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即便这修士如今被大大地压制住了力量。

    当秋晏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时,手中的剑已经提了起来。

    沉星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笨蛋!小心!”

    秋晏一个侧身避开剑风,她的腰扭得比刚刚沈星何还要软。

    木剑发出的剑气让她堪堪躲开,而身后发出来的剧烈声响让她脸色都白了。

    秋晏手里握着?剑,一下迎了上?去?。

    但是她只是一个刚步入筑基期没多久的修士,哪里能在这木剑底下过招?!

    才?一招,秋晏就被要被击飞出去?。

    但她手里有沉星剑,沉星带着?她的手堪堪迎上?了一击。

    “阿星……”

    “废话不要多说,立刻用你?全部的力气去?把下面那个魔灵石里的魔灵力都给吸了!那佛修即将进入渡劫期,能抵得住!”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转瞬之?间,檀伽手执禅杖也已经赶过来。

    秋晏抬头看了一眼面前那乱糟糟的头发下血红的盯着?她看的眼睛,立刻放下沉星剑,跪坐在地上?,双手放在那块只露出了一点点的魔灵石上?。

    那魔灵石带着?点冰蓝的颜色,魔气和灵气都从这石头上?源源不断地挥发出来。

    秋晏的手一放上?去?,根本不用她怎么费力,那魔灵石里的灵力就源源不断地朝着?她体内涌来。

    那木剑修士见魔灵石被秋晏吸了,震怒了,他手上?和脚上?的铁链因为他的怒气碰撞着?,发出刺耳的声响。

    他的剑意朝着?秋晏狂涌而来。

    而在此时,寒冰古森忽然就剧烈震荡了一下,天?地间的冰雪霜气开始快速地朝着?中间方向退去?,露出了下面幽黑的土地。

    那些凝滞修士力量的束缚感也瞬间消失。

    而此时,檀伽的禅杖甚至都还没有对上?那把木剑。

    天?地间的忽然变色快得惊人。

    檀伽的余光朝着?身后的秋晏看了一眼,忽然收回禅杖,立于身前,他趺坐在地,满身金光而起,同时覆盖住了身后的秋晏。

    金莲在秋晏的脚下缓缓盛开,带着?天?佛门特?有的清气。

    而秋晏闭着?眼睛,只希望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好着?急!

    源源不断的灵力混杂着?魔气涌入体内。

    她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自己看什么都清晰异常,那木剑缓慢朝着?自己而来的速度在她眼底都放慢了一样。

    她身上?无风自动,头发都被吹乱了起来。

    秋晏感觉自己的体内此时力量充沛,上?一次破镜筑基的感觉隐隐的再次袭来。

    只是,还差一点什么东西,那些灵力在丹田之?处旋转着?,逐渐汇聚,却如一团烟雾,始终不能结成丹。

    木剑重重砸想秋晏时,却是发出一声巨大的震荡声。

    与?此同时,一道很细微的好像瓷器破裂一样的声音混合在里面,若是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金光迸现,剑修直接被那一股剑气反弹了出去?,又重重摔在地上?,铁链摩擦发出的声响刺耳不已。

    地同时也剧烈晃动了一下。

    檀伽的脸色有一瞬间白了一下,额前的朱砂印在他苍白了几分的脸色下很是殷红,魔气有一瞬间从他眉心处快速掠过。

    魔灵石被秋晏吸收殆尽,变成了一堆灰烟。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趺坐在自己身前的檀伽,她看了一眼身上?的金光,连忙朝着?檀伽抓过去?。

    秋晏抓住檀伽的衣服,偏过头看他,见他低垂着?头,执掌于胸前,眉心处的朱砂印附近有魔气缭绕,她心跳都快了一拍,“刚才?你?……”

    “我没事。”檀伽睁开眼睛,朱砂印附近的魔气一下就被收了进去?,他的面色虽然苍白,但是脸上?还是让人心安的温柔的浅笑。

    他起身,抬手去?拉秋晏。

    秋晏还跪坐在地上?,看到檀伽伸出来的手,顾不上?脸红,伸手一拉就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寒冰古森已经全然和之?前不一样了,没有白雪,不再是到处白茫茫的冰雪连天?的模样。

    沈师兄和陆师兄还有姐姐手执武器,将那躺在地上?不动的剑修困住。

    秋晏手被檀伽的手牵着?,只觉得檀伽的手这会儿冰冷得可怕,“檀伽……”

    “噗——”

    檀伽还没朝前走出一步,忽然一口?血吐了出,他的脸色苍白极了,看起来很不好。

    秋晏立刻就掏出了很多清露丹,着?急地就要往檀伽嘴里塞,心里都是内疚:“快吃。”

    檀伽被迫张开嘴,被秋晏塞了一嘴的清露丹,苍白的脸都涌上?了红晕,一时又被塞得说不了话。

    低着?头时,只对上?了秋晏写满了担心的乌溜溜的自责的大眼睛,他好不容易才?将这满嘴的清露丹咽下去?。

    “我没事。”说完这话,檀伽发现秋晏的神情依旧低落自责。

    想了想,他又说道:“这一次,多亏了晏晏,那剑修的神智应当是恢复一些了。”

    檀伽轻声安抚秋晏低落自责的情绪,“那块石头,是支撑寒冰古森的根源,也是制衡修士修为的根源,你?做的很棒。”

    他这么说完,秋晏还是有些自责。

    “你?们?新?还在那墨迹什么?快过来!”

    正当秋晏满心情绪正要与?檀伽说点什么事,沈师兄的声音就从前面传来。

    檀伽拉着?秋晏的手就往前走。

    秋晏沉浸在‘我还是太菜,要不是我这么菜也不需要檀伽替她受那一击,如果刚才?能立刻结丹的话好歹也能好一些’的情绪里,所以,没注意到自己是被檀伽牵着?走的。

    但是,她虽然没注意到,但大家伙的眼睛是明亮的。

    齐刷刷的三双眼睛,雪亮得好像清晨的朝露——六滴朝露就这么盯着?秋晏和檀伽。

    秋晴本来表情还很严肃,但这会儿脸上?却带上?了一些未明的笑意。

    陆长天?看见这一幕,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些莫名的情绪,却是朝着?一边的秋晴看了过去?。

    只有沈师兄,盯着?檀伽看了一会儿后,忽然就严肃地说道:“完了,这次回第九峰后,师叔必定揍我一顿,怪我没守好师妹。”

    秋晏听到了沈师兄的话,抬起脸时,多少有点茫然,她看看姐姐,看看陆师兄,又看看身侧的檀伽:“???”

    此时檀伽已经自然地松开了手了,他替秋晏将那只小蝴蝶珠花摆正位置,然后语气自然柔和含着?笑意说道:“你?沈师兄什么时候不挨揍?”

    穿着?天?狐裘的翠衫小姑娘迷茫地眨了眨眼,总觉得刚才?自己发愣的时候错过了什么。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沈师兄确实在青虚剑宗时常被掌门师伯揍。

    檀伽说得很对。

    地上?被铁链锁着?的剑修倒在地上?就没有再起来过,他也吐了一大口?血,胡子上?沾满血迹。

    他仰头看着?上?方的天?,好像一个死人一样,只有他胸口?轻微的起伏在告知所有人,他还活着?。

    他那双原先血红的浑浊的眼睛这会儿逐渐恢复了一些清明,他抬起手,却发现自己的手上?拖着?长长的铁链。

    “前辈是何人,为何会被困在魔域之?中?”

    然后,他听到一道温润柔和的声音从自己头顶上?方传来。

    他转动了一下眼珠,收回心神,就看到了几张面生?的面孔,修为皆是不高。

    秋晏站在檀伽身边,也认真地看着?这胡子拉碴的剑修,快速回忆着?书中剧情,想着?他可能是谁。

    然后,还没想多少,就见躺在地上?那剑修一下坐了起来,他开口?的嗓音急促,手舞足蹈,焦急异常:“刚才?那块魔灵石谁他娘的给我吸了?!”

    秋晏:“……”

    秋晏害怕地往檀伽身后躲了躲。

    “前辈……”

    “老子被困在这里,就指着?这魔灵石渡过怎么艰难的岁月了,那是老子全身上?下全部唯二的家当啊,哪个不要脸的就给我吸了,呜呜呜呜呜呜呜,那是我攒了几百年的啊,我都没舍得吸,就给人吸了!呜呜呜!”

    剑修手背捂着?眼睛,当场就哭了出来。

    秋晏抓着?檀伽的衣服去?遮脸。

    “还有你?!你?为什么抢走我爱妻?!”那剑修哭完,话锋一转,又指着?沈星何大骂:“夺□□者天?打?雷劈!”

    沈星何沉默了,却抱紧了怀里的狼头剑,第一时间秒懂了对方的意思,但严肃地回了他一个‘现在这是我老婆了’的表情。

    剑修气得胡子都在发抖了,手指着?沈星何说不出话来了。

    “所以前辈是——?”秋晴恭敬地问道。

    那剑修站起来,本想潇洒地一甩袖子,结果发现身上?都绑着?铁链,这潇洒劲瞬间打?了折扣。

    “老子洪蒙啊!”

    众人沉默了,秋晏实在没忍住,道:“洪蒙老祖不是早就飞升了吗?原来不是飞升,是被抓来魔域守魔灵石了吗?”

    洪蒙老祖不想说话,洪蒙老祖瞪了一眼秋晏,洪蒙老祖翘着?兰花指又哭了起来。

    “你?们?这些小屁孩懂个屁!现在修仙界什么情况?!我要速速召开仙门大会!”

    秋晏确实不懂,但很尊重对方。

    这是书里没有提及的剧情,一个被修仙界的人默认飞升了的老祖,却是在魔域被人用铁链锁着?,这事怎么看怎么诡异。

    虽然洪蒙老祖看起来也是个‘青虚剑宗剑修式’剑修。

    ……

    寒冰古森变成了一处寻常的枯树林,那些原先被束缚的修士们?发现可以对付那些魔修了,当即,整个寒冰古森里都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死的是那些筑基期的魔修。

    为什么?

    因为被抓来的无妄界修士们?心里的一股气,今日?终于能够爆发出来。

    但秋晏说要干一票大的,那就必须要干,此刻,她正位于寒冰古森中间位置。

    她费了一番力气,将自己知道的威力最大的一个剑阵画了出来。

    然后,在檀伽的带领下,沈师兄,陆师兄,姐姐,还有那个修为被压制的洪蒙老祖一起将这剑阵的威力放大百倍,在寒冰古森里扩散出去?。

    最后,大家找出了所有被困在寒冰古森里的修士,一共有五百余人,这其中不乏已经对这里熟悉了的修士。

    商讨过后,大家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先躲藏了起来养精蓄锐,到时候大家一起离开魔域。

    洪蒙老祖当然就成了保护他们?的人。

    但是秋晏看着?那群修士看着?老祖时瑟瑟发抖的样子,着?实是怀疑他们?把老祖当做了一只厉害的魔。

    ……

    寒冰古森里发生?的异象没有第一时间引起东城主的注意,毕竟,弟子们?在那试炼,搞出点动静,很正常嘛!

    他们?魔修向来喜欢搞大动静!

    试炼开始后的第三天?,东城主正在自己自己房间里做仰卧起坐卷腹套餐,一会儿准备给自己的女魔侍妾展示自己新练的腹肌,然后来一场生?命的大和谐,结果,有魔修城卫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

    “报——!”

    “什么事一盏茶后再报!”

    东城主很不满,他当时已经在侍妾的房门口?了。

    魔修城卫沉默了,知道他们?城主大人的时间向来是很快的,可这事真耽误不得。

    他说道:“俺这事不得不报,城主大人!俺们?寒冰古森被毁了!俺们?五千四百三十八个优秀的魔修弟子都被杀完了!”

    东城主脚下一踉跄,差点就摔倒了,他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魔修城卫:“嫩胡说八道什么?!咱们?寒冰古森都是老八百年前留下的试炼宝地,咋的就能被毁?!而且,这么多弟子,怎么就能被人杀?!那群修士可干不了这事!”

    魔修城卫急坏了,道:“俺们?寒冰古森里来了个可怕的老家伙,那老家伙不知道在里面搞了个啥东西,魔修一碰到,人就变成几瓣了,有的脑浆都开花了,手段极其残忍!俺们?城卫去?调查,一进去?,人就和剥蒜似的,哗啦啦变成几瓣蒜掉在了地上?。”

    东城主还是不信,这些精英新魔修可是将来要一起编进魔主进军无妄界的大军之?中的,怎能如此轻易地死了?!

    但他这会儿没了心情和自己的爱妾搞,他抬腿就往外?走。

    “去?把大小姐叫来!”

    魔修城卫忙说道:“大小姐都把自己关在屋里头了三天?三夜了!”

    “三天?三夜?!”

    东城主一听这事,倒抽一口?气,眼底里什么都不想了,聚集起了浓浓的羡慕,那真是他这辈子都无法达到的高度了。

    三天?三夜,女儿确实是选了个真不错的夫婿啊!

    东城主羡慕得不行,但还是先去?查寒冰古森那里的事。

    临走前,他还问了一句:“魔主大人派来的魔使们?呢?”

    “恐怕也都丢了命,如今寒冰古森里都是魔修尸体,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东城主一听魔使都丢了命,这才?认真起来,忙去?查这事,毕竟,魔使在他这没了命是绝对的大事!

    他这边前脚刚离开城主府,那边,沈星何已经抬头挺胸收腹,走路和蛇精似地带着?人正要从侧门那儿往女魔大小姐那儿进去?。

    秋晏忍不住抬头,看着?沈师兄叉着?腰,活像个老鸨似的样子,一言难尽。

    她看了一眼自己和姐姐与?还有谢师兄身上?穿的和沈师兄如出一辙的裙子,又看了一眼换上?了深v长袍的檀伽和陆师兄,忍不住就替谢师兄郁闷。

    谢师兄明明也是俊美好男儿,凭什么他和她们?一样穿女装,檀伽和陆师兄却能穿男装!?

    为什么不能一起穿女装?!

    檀伽注意到秋晏的目光,温温地朝她看了一眼。

    秋晏立刻停止脑子里的瞎想,嗯……就……檀伽穿女装一定没男装好看的!

    “呦,是俺们?星娘回来了啊!咋的了这是?”

    一到城主府侧门,侧门那儿的新?个魔修城卫就对沈星何特?别熟稔,望着?他时,眉眼还带了点兴奋。

    这不得不让秋晏怀疑是不是之?前沈师兄做了什么。

    只见沈师兄掩嘴:“嘿嘿嘿~~俺们?大小姐叫俺又去?寻了新?个俊俏男魔过来,说要一起玩,这不就来了!至于这三个侍女,还不是给大小姐演示新花样的,你?懂的。”

    那魔修城卫想起三天?三夜没出来的大小姐,忍不住感慨,“大小姐选的夫婿可真厉害啊。”

    “那可不!”

    沈星何又掩嘴娇羞的笑。

    秋晏:“……”

    好在他们?顺利的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地进了城主府。

    一到城主府,秋晏就看到了被五花大绑在床上?流着?眼泪的女魔大小姐。

    确实,这三天?三夜,女魔大小姐过得不好受,谁让她选了个最变态的沈师兄呢?

    作者有话要说:沈师兄:我美吗?

    快留言呀,想看什么剧情也可以说说!!呜呜今天留言好少!

    谢谢大家的雷和营养液么么哒!

    感谢在2021-07-1223:39:28~2021-07-1323:29: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ana、滕腻腻、刘耀文、玫瑰与小鹿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慢慢慢97瓶;福憨憨、花颜20瓶;一壶姚姚果仁奶茶、阿锦11瓶;一笼桃花酥、琴歌、宁歌、江南柳堤、拾捌10瓶;长安6瓶;寒蝉小飞刀、薯片君、19566270、啾啾啾5瓶;奇遇、lizzebear3瓶;北冥龍龍、我不是故意(??﹏??)2瓶;你也失眠了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