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40、第40章 挥!不!起!来!

40、第40章 挥!不!起!来!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被困在寒冰古森里的修士们到底是遭了多少罪啊!

    秋晏这会儿脸上多少有?郁闷,她低头看着跪在她脚边扒拉着她裙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嚎哭的修士们,无助地看向身侧赶来的檀伽。

    这些修士痴呆是不痴呆,但是一个个好像被魔修们虐惨了,看到她好像看到了救世主一样,这鼻涕眼泪都往她的小裙子上蹭。

    “呜呜呜,是仙子来救俺们了吗?俺终于要离开这鬼地方了吗?”

    “张三,你?这口音是跟魔修学的吗?咱们回了无妄界可不能再这样说话!”

    “仙子你?是蝴蝶变得吗?呜呜呜呜,快?带我?们离开这里!”

    “胡说,没看到刚才的凤凰?仙子是凤凰啊!”

    檀伽手执禅杖刚拍死一个魔修,过来看到秋晏被一堆衣不蔽体的男修围住了,当时就抿了抿唇,他抬腿走过去,四?两拨千斤一样,轻轻拨开了扒拉着秋晏的那一群修士。

    秋晏低着头看自己身上那件保暖的白色天狐裘上面这会儿都是黑手印,当时就叹了好几口气。

    檀伽低头看到她满眼心痛的样子,轻声?道:“我?听?说天弃城的珍宝阁内比这好看的衣裳多得是。”

    秋晏听?到天弃城珍宝阁这六个字,眼睛都亮了起来,也不看身上的天狐裘了,忙对檀伽说道:“那下一回你?带我?去逛逛!”

    檀伽嘴角含着笑?,??头:“好。”

    被忽略了的修士们眨了眨他们的大眼:“???”

    这一片的魔修都被檀伽和秋晏解决了的,秋晏杀筑基期以下的魔修,檀伽则是在后面补刀,很快就清理出来这一小块。

    所以这会儿周围已经没有活着的魔修了,但再远一?是一片冰树林,危险难测。

    被忽略了的修士们不甘就这么被忽略,见秋晏和檀伽说完话了,立刻七嘴八舌地开始说起来。

    “两位可否是来外海域魔族救我?等出去的?”

    “我?们必须尽快出去,这一批轮到我?们被放出来供那些魔修杀戮,这些魔修不杀完我?们是不会罢手的!”

    “若不是一年前跟着卫道君在外海域与魔厮杀,我?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境地!”

    “是啊是啊,我?也是!”

    “两位道友,如今那云生秘境如何了,那里有一处剑冢,乃是魔族进入无妄界的通道,必须速速将通道堵上!”

    秋晏的耳朵里是各种急促的声?音,大家极为惶恐,好像担心自己这会儿不说,一会儿就没机会说了一样。

    “所以你?们中有些人是一年前跟着卫拂青在外海域附近与魔修战斗时被抓进来的,有些则是在云生秘境历练时被抓来的?”

    她看着这一群仅用树皮遮着关键部位的可怜修士们,总结道。

    “对!是这样!”

    “道友说的对!”

    秋晏看了一眼檀伽,她发现檀伽也正低下头在看自己,她本来挺一本正经的心情?,结果对上檀伽的眼睛,看到他垂着眼睛,漆黑的睫毛如鸦羽一般,好看极了,瞬间她心情?就有?不正经了,脸莫名也有些发烫。

    心里的那头小鹿也开始横冲直撞起来,好像要变成土拨鼠在她心里挖土。

    该死!一定是因为有头发的檀伽太好看了,别提他还用这么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

    “晏晏怎么了?”檀伽温声?温气地问?秋晏。

    秋晏已经别开目光了,看天看地看痴呆修士,就是不看檀伽,她一脸深思,然?后沉吟道:“他们被抓来的时间可真是太凑巧了!”

    檀伽环视了四?周,注意着是否有魔修出没,然?后问?道:“嗯?”

    这尾音上挑的音色,秋晏的脸轰得一下就红透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就和猴子屁股一样。

    最可恨的是,痴呆修士还要问?出来:“小仙子的脸怎么这么红呀?”

    檀伽一下收回视线,偏头看秋晏,果真看到秋晏两只脸颊红得不像话,就好像两酡高?原红,又因为她皮肤极白,穿的又是绿裙子,白披风,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羞窘地看地,看起来就像那只雪貂一样可爱。

    秋晏嘴硬:“我?这是抹的胭脂!”

    那修士皱眉,不由疑惑道:“一年不见,无妄界的流行变化已经这般大了么,莫非如今的女?修们都是以这般猴子屁股一样的胭脂为美?”

    说完这话,其他几个修士脸上难免露出感慨来:“还是我?们离开无妄界太久了。”

    “是啊,等我?们回去后就落后了,得跟上大家。”

    “不知?男修如今流行怎样的衣衫。”

    “看这道友一身雪白的长?衫,男修的流行看起来并无多少变化。”

    秋晏:“……”

    被几个修士们一打岔过去,秋晏脸上的热度也就散了下去。

    这会儿不是什么说话的好时机,秋晏和檀伽将几人安置在一处山坡后面,从?他们口中了解了寒冰古森的情?况和被掳的修士的情?况。

    然?后檀伽布下了一个结界,随后,他们就打算继续前行救人了。

    “两位究竟是谁?从?前在无妄界时似乎没见过两位,我?也是修仙大宗无心道宗的人。”有人忍不住叫住了秋晏和檀伽,问?道。

    秋晏回头,天狐裘披风随着寒风飘动,她的眼里有光,她大大方方地说道:“我?叫秋晏。”

    然?后她指了指檀伽,说道:“他是天佛门佛子,檀伽,你?们记住了,比那个卫拂青好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的人!”

    檀伽看着秋晏,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垂了一下眼睫,整个脸柔和极了。

    他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

    而说完这句话,秋晏就没有看檀伽的神色,倒是看到了那群修士们听?到檀伽的名字后眼底里露出的放心的神色。

    她还没来得及多看两眼,就被檀伽拉着离开这里。

    寒冰古森特别大,不知?道被魔修们丢到这里的修士们一共有多少,他们只有六个人,不能耽误时间。

    等他们走后,那群修士们身体挨着身体取暖,手揣着手蹲在雪地里,缩着鼻子——

    “天佛门佛子现在都有头发啦?”

    “这世道是真的变了,佛修有头发,我?这剑修都快秃头了。”

    “不过,这次有天佛门佛子,我?等一定能安全出去!”

    “那个秋晏你?们认识吗?”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齐刷刷地摇头:“不认识!”

    “不过,看佛子待她不一般,或许……天佛门如今还招女?佛修了?”

    “那可真是女?菩萨了啊!”

    ……

    秋晏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血腥味,她一看檀伽的表情?就知?道他也闻到了。

    距离有些远,在三公里之外。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做过一段时间雪貂的关系,她如今的嗅觉比起从?前要灵敏许多。

    “到我?背上来。”檀伽忽然?就说道。

    在这寒冰古森里灵力凝滞,为了节省灵力,所以她是跟着檀伽跑的,这会儿见他神色凝重,秋晏把心里的羞涩统统掩下去,“好。”

    话音说完,檀伽就停下来微微蹲下,弯腰。

    秋晏一下子跳了上去。

    “抱紧。”檀伽低声?说道。

    秋晏一只手握着沉星剑,一只手抱紧了檀伽的脖子,用力嗯了一声?。

    然?后,檀伽的速度便快了起来,秋晏发现身旁的场景快速倒退,风掠过她的脸颊的时候,那寒凉冻得她快睁不开眼睛,像是有霜雪溅到她眼里一样。

    秋晏不舒服地低头用檀伽的衣领蹭了蹭自己的脸,想要将那些霜雪蹭掉。

    檀伽的身上好闻极了,那莲香的味道让她忍不住埋在他脖子里吸了一大口,浑身都舒畅起来。

    等到秋晏被檀伽的假发剐蹭到脸痒痒麻麻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都在做什么。

    她当时就僵住不动了。

    但好在,檀伽好像没有注意到,往前跑的动作都没有停下来。

    秋晏当时心里就松了口气。

    这一松气,她没注意到檀伽殷红殷红的耳朵。

    风太大了,张嘴说话时,风就要漏进她嘴巴里,所以,秋晏一边看四?周,一边紧靠着檀伽的耳朵说话,声?音清脆娇憨:“那血腥味好浓,好像死了好多人啊,檀伽。”

    “嗯。”檀伽动作没停,但是跑的速度却滞缓了一下。

    秋晏当然?没注意到,因为在她眼里,檀伽超级快,一个特别快的人稍微停顿一下,她是看不出来的。

    “檀伽,你?刚刚听?他们说了,说这寒冰古森里有一个很厉害的修士,被魔族折磨,神智都丧失了,一会儿我?们遇到得小心?,虽然?你?很厉害,但是保不准他比你?还厉害,你?可不能死的。”

    她又趁着这种时候对檀伽嘀咕道。

    檀伽跑得依旧很快,他温柔的声?音轻轻传到秋晏的耳朵里:“修士不畏生死,我?为何就不能死?”

    秋晏立刻立起了一些身体,檀伽便将她往上托了一下。

    动作自然?流畅,就是秋晏自己都没发觉,她这会儿心里有些着急:“不行,你?不能死,檀伽,你?可不能生出什么以身殉道,舍己为人的心思来!”

    檀伽听?出背上的秋晏着急的语气,动作又滞缓了一下,对于她会有这个想法?很是奇怪。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很怕我?死?”

    檀伽的声?音依旧是那样,沉静平和,温温柔柔的,和风细雨一样就到了人心里去。

    秋晏抓紧了手里的沉星剑,忽略乱跳的心,严肃地?头:“嗯!”

    然?后,她就特别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担心小灯泡会伤心,小灯泡可粘你?了,你?不知?道么?小灯泡跟我?在一块儿的时候,十句里十句都不离你?,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小灯泡怎么活呀!”

    檀伽就低头笑?,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回道:“嗯,你?说的对。”

    “是吧,我?说的可对了!我?说得一向都很对的!”秋晏得到檀伽的肯定,心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檀伽没回她,只是忍不住嘴角往上翘。

    他背着秋晏,在风雪里快速前行,这一路上都没有再遇到魔修。

    只是,随着离前方越来越近,那血腥味也就越来越近。

    檀伽脚尖一跃,直接上了前方的一处山坡,上了山坡,在山坡上的一堆枯树里穿行,衣袖偶尔甩到那些枯树枝。

    枯树枝上堆满的雪一下子溅开来,发出细微的声?响。

    秋晏的脸被雪溅到了,就会下意识地低头去蹭檀伽的衣领,把满脸的雪蹭掉。

    这么几次后,秋晏终于要出声?让他小心一?时,她抬眼就看到了前方的场景,顿时脸色一变,话都说不出来了。

    修士殷红的热血很快在白雪里结成红色的冰柱,但更多的汩汩的热血却被下方仰着头的魔修当做热饮喝。

    那修士跪在地上,头已经被斩掉了,脖子里不断流下血来。

    前方一共有十来个修士,被七八个魔修围困在中间。

    地上横躺着几具尸块,尸首分离,四?肢断裂,十分凄惨。

    活着的那几个修士看起来脸色苍白,惊惧到已经丧失理智,其中还有两个看起来年幼的女?修,死死咬着嘴唇,浑身哆嗦。

    秋晏虽然?也已经斩杀过魔了,可是,还没有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当时她的脸色也白了下来。

    但身体的反应比她自己想象得还要快,身为修士的热血就好像在此刻沸腾起来。

    秋晏按了一下檀伽的背,从?他背上跳下来,她挥出去一剑,沉星兴奋的剑鸣之声?不绝于耳。

    那一剑就是斩向那个喝血的魔修的。

    那群修士看到檀伽和秋晏时,眼底里迸出生的渴望来,可他们也知?道这些魔修不好对付,担心檀伽和秋晏和他们一样是手腕上被种下魔念的修士,一动都没敢动。

    秋晏的剑法?是由着聂长?老和两位师兄一起操练的,加上她记性好,悟性高?,即便剑道还没有大成,但准头却是??当不错。

    一共七八个魔修,都是筑基期。

    “檀伽,你?去救他们,这些魔修,交给我?!”

    秋晏的沉星剑在空气里划下一道又一道剑影。

    檀伽看了一眼,果真没有动手,转身就去了那一堆修士中间,提他们家解开了身上的束缚。

    那几个魔修围住了秋晏,他们根本没有把秋晏当回事,因为他们都察觉到了,秋晏不过是个筑基期的修士罢了,便当她也是被掳来这里的修士之一。

    “俺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在寒冰古森里穿戴这么整齐还主动迎战的正经女?修呢!”

    “对呀,这衣料看起来就可贵了,你?们下手轻?,得打死她之前把这衣服剥下来!”

    “这战利品是俺的,谁都不能和俺抢!”

    秋晏不断穿行在这些还在做春秋大梦的魔修中间,指尖灵力虽然?有些凝滞,但是她咬着牙就灌到沉星剑里。

    沉星剑在空气里划下一道又一道看似无关紧要的招式,直到秋晏将这剑阵的最后一处划下。

    她身姿轻盈如蝴蝶,在这八个魔修之间飞旋。

    那几个魔修到现在都没把秋晏当回事,直到他们中的其中一个魔修跨出一步要去抓秋晏时,忽然?身体就被一道无形的剑气割成两半。

    直接腰斩!

    墨汁一样的血溅了开来,那魔修瞪大了眼睛,连话都来不及说,人已经变成两半。

    就,翘辫子了。

    秋晏的脚尖轻盈的一跃,已经跃到了自己的剑阵上方。

    剑阵,这些魔修是绝对看不到的,但是,布下剑阵的秋晏却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剑气在下方织成了一张精巧的网,准确的说,是一个几何图形。

    这几何图形,将这些不将她放在眼里的魔修困在了其中。

    如若他们想来抓她,势必就会被剑阵划成一道又一道碎块。

    第一个魔修倒下时,其余七个魔修只是眉头一皱,眼神里都是看不起,仿佛在说‘这也太菜了竟然?被一个俘虏杀死’!

    但有魔修眯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看向秋晏:“嫩的剑能伤人,嫩不是俘虏,身上没有魔念!”

    他这话一说出来,其他六个魔修看向秋晏的目光都变得警惕起来。

    “嫩是谁?!”

    秋晏这会儿有?紧张,握紧了手里的沉星剑,说实话,她虽然?被师父和师兄抓着特训过,但是,把剑阵运用到实战杀敌之中还是第一次。

    她觉得,得速战速决,不然?就要在檀伽面前丢脸了。

    而速战速决的办法?就是——让这些魔修都跳上来打她,这样,他们才会被剑阵所伤。

    所以,秋晏就板着个一张脸,用了?力气,麻烦沉星带着自己腾飞在高?空中,十分嚣张地说道——

    “看清楚了,我?是你?们爹!有本事就来砍我?,没本事就老实站在那儿别动,等着被我?砍成碎块!呵!一群废物!”

    正经魔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挑衅,大家都血气方刚健壮非凡,怎么可能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女?修?!

    七个魔修当即咬牙切齿,脚蹄子用力往地上一蹬,就往上面的秋晏冲来。

    然?后秋晏就看到了下方一幕实在称得上是惊心动魄的画面——那些魔被她的剑阵真的切割成了数块,变成一块块墨块,落在了雪地里,一下染黑了这里的雪地。

    秋晏自己都惊到了,看着自己的剑气犹如激光切割一样,将魔修们都切成了碎块,而在这过程中,她就悬浮在上方,连剑都没有挥出去。

    她当时就倒抽一口气。

    秋晏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会画剑阵的剑修是最遭仇恨的了!

    她刚刚画下的剑阵,只是一个基础剑阵,并不复杂,剑阵范围也很小,可就是这么一个剑阵,让一个筑基期的她,在剑阵画成的一瞬,瞬间秒了八个筑基魔修!

    秋晏从?高?空落地,转身就奔向了檀伽,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但是她只和檀伽快速对视了一眼,就看向了这一群修士。

    这一群修士看起来受到的刺激很大,比前一次他们遇到的修士要惨烈许多。

    檀伽用了天佛门的清心诀,替他们安抚了受惊吓的魂魄。

    随后,他与神智尚清楚的一名修士说了一下情?况,交代他们藏在自己布下的结界内,等着他们一会儿回来找他们。

    这些修士浑浑噩噩的,道心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将来的修炼必定是会受到影响。

    檀伽什么都没说,和秋晏在雪地里挖了坑,将那些惨死的修士埋进了坑里。

    等他站起身时,看到身边的秋晏之前还红扑扑的脸这会儿却是惨白一片,他正想安抚几句,却见秋晏转过头来,小脸严肃地问?他:“檀伽,咱们来干一票大的吧!”

    “嗯?”

    秋晏就拉着檀伽到了刚才她布下剑阵的地方。

    此时这里没有其他魔修了,远处坐在地上的修士们也很安静,秋晏说话的声?音难免因为清脆的音调而显得响亮。

    檀伽身形高?,他忍不住微微低头凑了过去,便与秋晏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了一起。

    秋晏的小嘴很红,叭叭叭地话也没有停下来过——

    “檀伽,你?肯定是懂一些剑阵怎么画的吧?没事,就算你?不会,我?现在就可以教你?最简单!”

    “或者以你?的修为灵力,能不能把我?画的剑阵放大?就是扩大,我?修为低,做不到,但是你?肯定可以的!”

    “然?后,我?们就把整个寒冰古森里都笼罩在我?的剑阵之下了,师父教过我?如何保护自己人不被剑阵所伤,所以到时候只要是身上有灵力的都不会被剑阵所伤,因为魔肯定没有灵力嘛!”

    “檀伽,你?觉得我?这个方法?可行么?而且,我?们应该是处于寒冰古森的中间,布置剑阵方便!”

    秋晏这些都是猜测,一部分是书?上写过的,一部分是自己瞎想的,但她这会儿越说越兴奋。

    她一双圆圆的眼睛抬起来,直直地望进檀伽的眼里,然?后充满期待和希望得到认可地问?他:“檀伽,你?觉得可以吗?”

    一阵风吹过,将秋晏额前的碎发都吹散开,露出了她光洁白皙的额头。

    檀伽离得很近,呼吸之间都能闻到秋晏身上像是蜜糖一样的甜味。

    他的表情?带了几分认真,纤长?如鸦羽的睫毛下,一双眼如海水一样,他说道:“非常棒,对剑阵灵力的控制能力,我?比不上你?,所以,剑阵你?画,我?可以将剑阵的威力放大,范围更放大。”

    秋晏笑?了起来,用力?了?头:“我?们快?去寒冰古森最中间,在中间布剑阵!”

    “好。”

    檀伽弯下腰背过身。

    秋晏直接跳了上去,环住他的脖子,“走!”

    与此同?时,沉星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哎呀,秋晏,我?察觉到魔灵石的方位了,就在你?前行的方向,但是,得小心,有个修为在渡劫境的修士在魔灵石附近从?左到右边的移动,不过没事,你?可以的!”

    秋晏:“……”

    不是,那可是渡劫境,你?还说得这么轻松?!

    沉星:“不是有你?的亲亲檀伽吗?!”

    秋晏决定不搭理沉星了,只凑在檀伽的耳朵旁说道:“咱们小心一?,遇到危险就撤,绝不恋战!”

    檀伽的目光从?正前方收回来,眼底的凝重还没退去,听?了秋晏的话却只笑?着?头:“好。”

    秋晏这会儿担心姐姐他们怎么样了。

    以他们的修为,应当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就是,她有些担心谢岐枫,因为谢岐枫和沈师兄一组,有沈师兄在的地方,剧情?总是以扭曲的方向前进,她有?怕谢岐枫遭不住。

    ……

    谢岐枫确实遇到了大麻烦,是前所未有的大麻烦。

    在这么冷的寒冰古森里,他的额头上都滴下了冷汗了。

    他握紧了拳头,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和沈星何遇到了一个入了魔的渡劫境修士。

    那修士已然?神志不清,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头发也乱糟糟如鸟窝一样,根本看不清脸。

    他手里拿着一把木剑,依稀从?前是一个剑修,而他的手上和脚上都被绑上了沉黑玄铁链,走路之间,发出刺耳的声?音。

    而且他是一个剑法?精绝的剑修,沈星何在他手底下过不了三招。

    打不过就跑,这是一个合格的剑修准则。

    但是沈星何不是一个人跑,还带着他谢岐枫。

    那渡劫境的入魔剑修没有神智,却是一直追着沈星何。

    而且,沈星何带着谢岐枫冲进了一群魔修里。

    谢岐枫快崩溃了,如果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绝对不要和沈星何一组,这家伙的剑的确厉害,但是其他方面,令人头皮发麻!

    他环视四?周,看着围聚得越来越多的魔修,动作僵硬同?手同?脚一张死人脸地跟着沈星何。

    谢岐枫表情?麻木地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和沈星何同?款的女?魔大小姐的衣服,一?不懂自己怎么会到如此境地。

    沈星何却临危不惧,一本正经,他一边扭着身体,一边高?声?说道:“俺是替俺们女?魔大小姐来选夫的!女?魔大小姐说了,谁若打得过那入了魔的剑修,俺们大小姐就收了谁回去暖床!”

    大家都是一群血气方刚的男魔,看到沈星何戴着面纱,扭动着的妖娆身躯,不由口水直流三千尺,但一个个一拍大腿,道:“谁不知?道那可是渡劫境的修士,是镇守寒冰古森的人,俺们可打不过!”

    沈星何就说道:“俺们女?魔大小姐可说了,只要上去打了都是勇士魔,她都要!我?们都是她的侍女?,这次跟进来就是和大家说这事的!这种好事,谁都不要落下!”

    被迫换上侍女?服不懂沈星何这一番操作的谢岐枫:“……”

    要不是这里灵气凝滞,他的长?-枪直接把这些该死的魔都扫荡了,用得着受这委屈!

    沈星何拉着谢岐枫就做了个双人扭腰的动作。

    虽辣眼,但有用。

    那群魔修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为了女?魔大小姐,这他娘就是干!

    沈星何赶紧从?魔群里退出来,看着那些魔被那渡劫境的修士不断打飞出来。

    他则是站在一边摸着下巴琢磨着那手脚上有沉重玄铁链的渡劫境剑修究竟是谁?

    那剑招,分明就是青虚剑宗的剑法?,但是,又与青虚剑宗有些不一样,还带了一?蓬莱东岛的剑法?的味道。

    沈星何摸着自己手里的这把剑,这把剑,是洪蒙老祖留下的剑。

    洪蒙老祖在传说里早就飞升了。

    那么,眼前这个使用像青虚剑宗又像蓬莱东岛剑法?的剑修会是谁?

    “沈兄,你?究竟想做什么!?”谢岐枫的长?-枪趁着那些魔修不注意就串了一串的魔,他穿着不合身的裙子,沉稳的脸拉得老长?了。

    只见沈星何低着头,把腰间的狼头剑拔了出来,又是十分宝贝地摸了摸,然?后就看向了谢岐枫。

    谢岐枫对上他一本正经严肃的俊脸:“????”

    “谢大,你?拿着我?的剑去那边。”沈星何开了口,十分沉痛地双手把剑递给谢岐枫。

    谢岐枫有?不敢接,他沉默了,犹豫地看着沈星何,觉得这厮是不是有诈!?

    谁不知?道他沈星何平时是绝对离不开自己的剑的,对于一个剑修来说,剑就是他们的道侣。

    结果,现在他要把自己的剑给自己?

    谢岐枫不由看了一眼天,他得看看,魔域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

    沈星何直接把狼头剑往谢岐枫怀里一塞,然?后随手从?地上拿了一根树枝,就十分挑衅地使了一道剑意。

    他虽平时不正经,但好歹也是青虚剑宗第一宗的弟子,那道剑意至臻刚猛,一剑就冲着入魔剑修杀了过去。

    然?后,沈星何就躲在了谢岐枫的身后。

    谢岐枫刚握着沈星何的剑还不知?道接下来干什么,结果,他抬头就看到入魔剑修的那木剑朝着自己挥来。

    那虽然?是一把木剑,那渡劫境的修士也被魔上了魔念,此时更是神志不清,但是,那绝对碾压的修为境界却是实打实的!

    谢岐枫被那威压震得僵在原地,手里就算是有那把狼头剑,但是他就挥不起来!

    挥!不!起!来!

    谢岐枫沉稳冷静的脸上这会儿都保持不住冷静,嘴唇剧烈颤抖着,他看向了身边双手揣袖取暖,俊美的脸上还在一本正经的沈星何。

    骂人的话就在嘴边了,结果他还被入魔剑修的境界压得嘴都张不开。

    沈星何看着那入魔修士空着的那只手朝着谢岐枫手里的狼头剑而来,当下就什么都明白了,他一个跃起,冲过去就抢剑。

    谢岐枫看到沈星何还算是有良心地朝自己奔来,以为他是是救自己的,心里就少骂了他几句。

    结果他就看到沈星何抬手拔了他手里的剑,转身就跑。

    “老谢!别谢我?!那些笨蛋修士交给你?了!”

    那一抹艳丽的桃红色在冰天雪地里显得异常显眼,等谢岐枫一眨眼,那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谢岐枫:“……”

    但他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一直被魔修们在原地攻击的入魔剑修动了,他缩地成寸,瞬间就朝着沈星何的方向追去。

    谢岐枫:“……”

    原来是他真的误会沈星何了,但他还是想打死沈星何。

    ……

    “陆师兄,是我?看错了吗?”

    秋晴收起剑,灭凰剑上的火焰还未熄灭,看起来剑气凌然?。

    陆长?天正在数自己斩杀的魔修数量,并将他们规整地摆在一边。

    他蹲在地上,还发现了一些长?在雪地里的蘑菇,那些蘑菇生的寻常,但是大小不一,位置凌乱,他受不了,动手摘了保持整齐的蘑菇队伍。

    做这些事的时候,陆长?天始终是冷漠着一张苍白的脸,令人猜不透心思的模样。

    秋晴早已习惯陆师兄的强迫症了,正好她趁着这时间在一旁休整,同?时将救下的修士安置在安全的一处地方。

    但这休整着休整着,就不对劲了。

    她看到了前方朝着自己方向奔来的一抹桃红色的艳丽身影。

    在那艳丽身影之后,则是有一道看起来行动滞缓实际却快得惊人的修士身影。

    秋晴只觉得对方境界深不可测,心中不自觉提了一口气。

    等到她眯着眼看清楚那奔向她和陆师兄的人影时沈星何时,秋晴握紧了手里的灭凰剑,如临大敌一般说道:“陆师兄,是沈师兄!”

    一听?是沈星何来了,当时整整齐齐摘蘑菇的陆长?天一下站了起来,手里武器亮起,警惕地盯着前方。

    手里的蘑菇掉在了地上。

    他没注意到,那些蘑菇一落进雪水里就化作了一滩灰色的水,那水又冒着一缕缕烟。

    沈星何看到前面有秋晴和陆长?天,那俊美的脸上的光芒真是灿烂得让人感动——

    “可算是找到你?们了!快帮我?对付身后的剑修!”

    陆长?天和秋晴已经拔出了武器,眉目紧锁着看着前方的沈星何和那境界极高?的入魔修士。

    等到沈星何一过来,陆长?天直接手执一把长?剑,俊美极致的脸上是阴郁冷漠的表情?,他飞升而上就砍过去。

    秋晴手中的灭凰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头顶上方有火凤盘旋,朝着高?境修士冲去。

    剑拔弩张的气氛,因为沈星何的到来,一触即发!

    ……

    秋晏在檀伽的背上往寒冰古森中间赶路时,路过了一片与其他地方很不一样的地。

    这地里长?了一茬又一茬的蘑菇,这蘑菇看起来是灰色的,很朴实,就像是大平菇一样。

    谁都知?道蘑菇长?得越艳丽就越有毒,但??反,越是平平无奇就越可能是美味的菇。

    秋晏忍不住就说道:“檀伽,你?看到那里的蘑菇了么,看起来好鲜美,等我?们离开时挖一?回去煮汤。”

    檀伽只朝着那些蘑菇看了一眼,不知?想到什么,耐心解释:“这种蘑菇,叫做幻魔菇,虽无毒,不能吃。”

    “无毒,为什么不能吃?”秋晏奇怪了,没有毒的蘑菇,那不是随便吃么?

    檀伽就长?长?地叹了口气,道:“这种菇,只要摘下,落地就会化作水,水迅速成烟,闻到的人,会产生幻觉,做出一些匪夷所思之事。”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种蘑菇,天佛门里也有,你?沈师兄摘过。”

    听?完檀伽的话,秋晏趴在他背上,又忍不住问?道:“那……沈师兄当时做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

    “他把自己当做了老母鸡,护着自己偷来的鸡,把小虎当做老鹰,玩了三天三夜的老鹰捉小鸡。”

    秋晏:“……沈师兄不在这个方向,应该碰不到这些蘑菇,也不会摘,这种事想必不会发生……”

    她的话还没说完,抬起头看到前方,就看到了再一次能够永生难忘的事情?——

    沈师兄穿着绮丽的桃红色印度舞裙子,张开双臂站在最前面,在他身后,陆师兄抓着他的衣摆,脸色冷漠却透着紧张,在最后面,是她姐姐茫然?无措地抓紧陆师兄的衣服。

    而在他们前面,是一名手脚有铁链锁着,衣衫褴褛,头发乱糟糟看不清面容的修士。

    那修士手里拿着一把木剑,身上透出莫测的修为,挥舞着木剑时,剑气锐利而逼人。

    但沈师兄带着陆师兄和姐姐总能安然?避开。

    然?后她听?到了沈师兄嘴里发出了‘咯咯咯’真老母鸡下蛋的场景。

    檀伽的声?音春风一般柔软:“这是集体中招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秋晏:姐姐是无辜的!

    更新晚了,最近一直因为家人往返医院,谢谢大家谅解,但都努力日九日万啦么么哒!

    感谢在2021-07-1123:17:35~2021-07-1223:39: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玖玖玖爱2个;墨墨、阿芫圆又圆、福憨憨、KERIA枯木、滕腻腻、人见人爱、不知所措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欢30瓶;2592201315瓶;人见人爱、48385125、阿锦10瓶;274953869瓶;希~2瓶;ENINEI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