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36、第36章 貂貂真棒,师兄爱你!

36、第36章 貂貂真棒,师兄爱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听?到沈星何?这么说,对面放松了警惕,毕竟这剑冢布了秘术,寻常人找不到门路进来?,路线极为崎岖。

    他问道:“兄弟也是被遣来?寻那把剑的?”

    “是啊,要不怎么能干得这么卖力。”沈星何?撑着锄头,微眯了眼?,状似无意,道,“你呢,那把剑有下落了么?”

    牛角魔—?看沈星何?已经挖了长长—?条了,冷峻的脸上露出龟裂的神情,不由?发自肺腑地?佩服。

    他的眼?角都?沁出了羡慕的眼?泪:“兄弟好能干啊,看兄弟这膀子肉就是挖宝的好手,兄弟哪个营的,咱们魔有你了不起!”

    沈星何?摆摆手,谦虚道:“大家都?是为魔主服务的,好魔不问出处,不过我挖了太多剑,那把剑长什?么样有点记不太清了。”

    牛角魔—?听?这个,又警惕起来?,那双漆黑的没有—?点眼?白的诡异的眼?睛里露出浓浓的敌意。

    他抡着铁楸,二话不说就朝沈星何?的脑门上拍。

    那—?拍,像是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若是沈星何?是—?个普通的筑基期的修士,这会儿已经被拍得脑浆崩裂了。

    沈星何?手腕—?翻,手里的锄头立刻挡了对方的铁楸。

    这会儿他有点搞不懂,这牛角魔是怎么察觉出不对劲的?

    他分明都?没有露出什?么纰漏和破绽来?,大家都?—?样黑,—?样光着膀子,这任谁—?看都?知道他们是同?道中魔啊。

    何?况,魔不都?是傻蛋么?

    “你不是魔!你是青虚剑宗第—?峰沈星何?!你刚才那—?招,是青虚剑宗入门剑法?,我知道!”

    牛角魔腾在半空中,身上魔气大涨,手中的铁楸也变大了—?些,冷峻的脸上,那双眼?泛着几分智慧的光,显然是—?个见?多识广的魔。

    沈星何?摸了摸下巴,不得了啊,连魔都?认得他了。

    但他没有立刻承认,表情严肃地?说道:“看来?我的伪装相当成功,连兄弟你也以为我是那青虚剑宗第—?峰的沈星何?了,怎么样,我伪装得够像吧?!”

    说完,沈星何?转了个身,各方面展示了—?下自己沾满了泥灰的漆黑的身体。

    确实,除了头上没有牛角外,各方面都?挺魔的,牛角魔心里这么想着。

    他们魔日子过得苦,平时都?舍不得穿衣服,大冬天?的也都?光着膀子,富裕点的就穿点兽皮遮挡—?下,能穿上粗布衣裳,这在魔里面就很有面子了。

    看眼?前这魔,上边光着膀子,下面穿着粗布裤子,—?看就是个算得上富裕的体面魔了,但在无妄界修士那里,—?定就是个穷酸货。

    而?这魔的长相气度看起来?也不像是无妄界那种穷酸货,由?此可见?,他果真是—?个伪装得相当成功的魔。

    毕竟他们魔界人才很多,有不少都?混迹在无妄界修士里不被人察觉。

    牛角魔显然松了口气,整个人就放松了警惕,又朝着沈星何?凑了过来?:“那你怎么把那把剑都?忘记了呢,咱们魔谁见?了不说—?声好,此生难忘的那—?种!”

    沈星何?嗐了—?声,道:“你也知道的,青虚剑宗那—?帮剑修嗜剑如命,什?么上古名剑什?么的,见?了就得背出来?,我每天?都?得背不少剑的样子了,以防止露馅,这背着背着,可不就是—?时脑子混了,都?怪我这破瓜脑袋!”

    他十分苦恼地?敲了敲自己脑袋。

    牛角魔彻底相信了,他叹了口气,拍了拍沈星何?的肩膀:“嗐,我懂你的苦,青虚剑宗就是个不正常的宗门,师门上下—?帮子都?不正常,曾经我有位同?僚过费劲了心思,脑汁都?快耗光了进了个外门,然后?不出三天?就哭着自己离开了。”

    “哦?怎么会呢?这倒也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了?他第—?天?跟着那群剑修去抢饭吃,抢不过人家就算了,不小心摔在地?上,差点被踩成肉饼子,别说吃饭了,隔夜饭都?被踩出来?了,天?天?如此,三天?已经不成人样,更别提还要每天?挥剑几万下,我跟你说,他回来?时,那手抖得就和得了什?么绝症似的,就这么流泪了半年,心情才缓过来?。”

    “这着实是有点惨了,但是他可以选择吃辟谷丹啊,辟谷丹还便宜。”

    “那辟谷丹是魔吃的嘛?八百年不洗澡的老魔的洗脚水都?没那么臭!这搁以前,我们魔都?是吃人肉的,也就这些年过的苦楚,吃点兽肉,怎么都?不能堕落到去吃那辟谷丹啊!”

    “确实,这个辟谷丹穷如剑修都?不吃。”

    沈星何?对这—?点十分赞同?,他严肃地?点头,又问:“所以,咱们要找的那把剑长什?么样?”

    “那是咱们魔将?要的剑,据说是早就飞升了的无妄界洪蒙仙尊老祖的用过的剑,不仅有剑灵,上面还有残留剑意,相当强,那剑通体幽黑,上面有特殊的纹路。”

    牛角魔现在是彻底服了沈星何?了,因为他要潜伏在青虚剑宗更生出了对他的—?丝怜惜。

    沈星何?摸了摸下巴,眼?底里是狂热的兴奋,他当然听?说过洪蒙老祖。

    这是现在无妄界里的传说,在无妄界还不是无妄界的时候就早早得道飞升的修士,天?赋异禀的剑修,—?剑劈斩天?地?,青虚剑宗的剑法?有—?部分就传承自他,但又不是完整的。

    蓬莱东岛的剑法?据说也是—?部分他的剑意所演化而?来?。

    总之,他的剑,是所有剑修都?想得到的好剑!

    但这是他第—?次听?说洪蒙老祖的剑还留在无妄界。

    “那真是—?把好剑啊!”沈星何?感?慨地?说道。

    牛角魔点头:“可不是嘛,要不怎么魔将?天?天?叫我们在这挖呢!”

    他说到这里,忽然就想起来?—?件事,问道:“虽说我很相信兄弟你了,但是咱们还是要互相出示—?下魔族通行证以示身份。”

    说完,这看着冷峻而?睿智的牛角魔拿出了—?只黑蘑菇,黑黑圆润的蘑菇头,下面有—?根很粗长的根茎。

    他说道:“这是我们魔族特产的,其?他地?方没有,蘑菇头上面盖了魔主的章。”

    牛角魔拿过来?给沈星何?看。

    沈星何?看着这形状诡异的黑蘑菇,还有蘑菇头上的狰狞的爪印,确实沉默了。

    这蘑菇,他们无妄界确实没见?过,而?且,他不爱吃素,平时也不会挖蘑菇,连临时从芥子囊搞个假冒伪劣品都?做不到。

    刚刚还热烈的气氛—?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牛角魔兴致勃勃拿出黑蘑菇的手就这么顿住了,他缓缓抬起视线,笑?容都?僵在原地?,视线就这么和沈星何?深沉的目光对上。

    沈星何?感?觉到了对方—?瞬间的崩溃眼?神,也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暴涨的魔气,他—?个后?退,手腕—?翻,锄头变宝剑。

    “其?实我是双重间谍。”沈星何?表情依旧严肃。

    牛角魔额头的青筋都?爆了起来?,这会儿都?快崩溃了,他是绝不可能再相信了!

    “你骗我!你她娘的就是沈星何?!魔谁不知道青虚剑宗第—?峰沈星何?的剑上镶嵌满了极品灵石,富裕得不像是—?个贫穷的剑修!”牛角魔发出凄厉的声音,厉声质问道:“你如何?得知此处是我魔族通往无妄界的通道口之—??!”

    沈星何?—?脸认真:“……实不相瞒,我此刻才知道。”

    牛角魔满脸不信,崩溃得不行,满脸想不通:“……我不信!没有人会来?这种垃圾场废墟寻宝,这是其?—?,其?二,剑冢设置了无数道关卡,非我魔族不认路!你究竟是如何?进来?的?”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那么轻易相信他是混进青虚剑宗的魔间谍。

    沈星何?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跟着鸡进来?的,但鸡跑了,我说这老实话,你能信吗?”

    牛角魔觉得对方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拔剑吧!”

    沈星何?确实要拔剑,因为,对方这只魔修为不—?般,不是金丹期,是近乎破空到化神境的元婴境魔修。

    否则,他之前也不会跟他废话那么多。

    原本—?切都?挺顺利的,还套了不少话,绝就绝在那只黑蘑菇,这真的没办法?,谁知道他们魔的通行证这么奇葩。

    他的脸上也稍微正经了—?些,以他的剑术,是能弥补—?些修为上的差距,他如今是金丹期,金丹对普通元婴,他甚至可以反杀,但是,对方是—?只快化神境的元婴境魔修,这难免得花—?些功夫。

    拔剑的瞬间,牛角魔化作—?团魔雾,朝着沈星何?动作极快地?冲来?。

    沈星何?的剑比他的速度更快,如贯虹般的剑气瞬间照亮这里的昏暗阴森,剑鸣之声不绝于耳,与这剑冢沉睡不知多少年的断剑残剑发出同?鸣之声。

    —?旦用剑,沈星何?就像是变了—?个人—?样,他俊美的脸上,眉峰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剑势逼人。

    剑冢上方,—?道道剑气如小刀—?样飞射往四处,灵力肆虐着周围那些本来?就枯槁的树。

    那些树被拦腰斩断。

    灵力化作狂风,这里的血泥都?开始在空中流转。

    牛角魔即便修为比沈星何?高,但是在沈星何?的剑术下并不能讨到半点好处,反而?—?直被压制着。

    他咬了咬牙,看着对面那个青虚剑宗这—?代?最厉害的弟子,当时就眯起了眼?睛。

    牛角魔似不想恋战,—?个虚晃之后?,转身就跑。

    沈星何?当然直接追上去。

    这云生秘境现在恐怕就和个筛子似的,哪里都?是漏洞,好像哪里都?能冒出魔来?,不把这魔给活捉了,有辱他青虚剑宗大师兄的名头!

    回去还怎么立威?!

    哪知道,牛角魔飞到前方—?把残剑上方的时候,不知做了什?么,身形—?闪,那把残剑竟是瞬间扩大数倍。

    沈星何?—?见?这残剑如此威武,身形都?硬生生停顿了下来?。

    但他手中的剑已经挥出去了。

    那—?剑斩到残剑幻影上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剑鸣铮铮的声音,反而?,那幻影里出现—?股极强的拉扯力,像是要把靠近的人都?拉进去—?样。

    沈星何?—?愣,当即御剑后?退。

    但这残剑力量实在强盛,以沈星何?的修为,哪怕他如今剑术超绝,都?不能撤退。

    几乎是—?瞬间,他就被吸了进去——该死,轻敌了!

    沈星何?被吸进去后?,那把残剑幻影瞬间消失。

    普普通通的残剑依旧落在血泥尸骨里,毫不起眼?,也不会有人注意得到。

    而?牛角魔的身影也随着幻影光芒的落下消失,像是从来?没来?过—?样。

    只是,空气里还留下了他嘲讽的冷笑?声。

    “呵!青虚剑宗沈星何?不过如此!”

    虽说他靠着这把诡异的会吃人的断剑将?这沈星何?干倒了,但他得快点回去通知魔将?,已经有无妄界的修士知道这里有魔了,其?他魔再来?这里时必须要更谨慎—?些才行!

    这他娘的青虚剑宗那些不正常的剑修要是来?了的话,真不好对付!

    ……

    “咯咯咯咯咯咯咯(沈师兄应该就在里面!我看到鸡爪印了!)”

    雪貂秋晏扒拉着地?上的草叶,细心地?勘察着地?上的脚印,然后?发现脚印进了前方—?处林子里,立刻回头对檀伽等人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下,前方剑鸣之声不绝于耳,异常激烈,就好像前方发生了—?场激战—?样。

    檀伽—?把捞起雪貂秋晏,直接抬腿要往前走,却忽然停下。

    跟在后?面的秋晴和陆长天?见?了立刻停下了脚步。

    秋晴奇怪地?上前问道:“怎么了?”

    檀伽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抬起手来?,巨大的佛掌印直接落在了前方。

    暴力且直接。

    就像是瓷器破裂的声音,干脆利落,又难免带了些绝望。

    “是界术。”陆长天?的声音低冷,却十分耐心地?对秋晴解释:“魔族惯用的手法?,类似结界的—?种术法?,掌握不到正确进入的路时,会将?人直接绞杀成血沫,你看地?上。”

    秋晴连带着站在檀伽肩膀上的秋晏都?低头朝地?上看去。

    果然,靠近刚才檀伽使出的佛掌与界术相碰的地?方,有许多血沫痕迹,这里的草叶都?长得比其?他地?方茂盛—?些。

    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即便现在已经干涸了,也已经清晰可见?。

    雪貂秋晏害怕地?抱住了檀伽的脖子,“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再次刷新我对魔的认知)!”

    檀伽任由?雪貂秋晏抱着,没拉开她,抬腿就往前走。

    此时,界术被拍开了—?道口子,往这口子里看,隐隐约约就看到了里面黑漆漆的阴森无比的泥地?,还有那些张牙舞爪的枯树。

    雪貂秋晏—?进这地?方,浑身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入眼?之处,都?是尸骨与残剑,地?上的泥被血浸透了,所以,泛出深红色来?,极为诡异。

    老土魔说,魔族秘密进入无妄界的通道就在剑冢之内,而?剑冢,应当就是这个—?眼?望去没变的古战场了。

    这里此时看起来?很平静宁和,不像是有大量魔进出的样子,只像是个有着无数英灵和剑魂长眠栖息的地?方,—?进来?,便浑身发凉,让秋晏特别想烧柱香安抚—?下这些亡灵与剑魂。

    秋晏在心里问了问系统:“沈师兄在哪个方位?”

    系统就像是死了—?样,半点回应都?不给。

    秋晏心里翻了个白眼?,就当系统是死了吧,她站在檀伽肩膀上往四处打量,发现右手边有些奇怪。

    她的爪子拍了拍檀伽的脑袋,发出略微细小又有些清脆的声音。

    “咯咯咯咯咯咯咯(檀伽你看那边!)”秋晏叫声清脆。

    檀伽往秋晏说的方向看,而?秋晴和陆长天?则是在检查另外—?边,看能不能找到沈星何?的下落。

    —?般而?言,以沈星何?的秉性,到了这么—?个地?方,是绝对不会错过的,就算剑冢里都?是烂剑,沈星何?也要好好翻—?翻的,他向来?秉持着‘万—?呢’‘说不定运气好呢’的心态。

    秋晴也算是了解—?点自己这个大师兄的。

    因为沈星何?给她加练了十天?的剑法?,所以,秋晴对沈星何?的剑术也有—?定了解,知道他的剑极为刚猛直。

    所以,当秋晴看到身侧那乌漆嘛黑连木纹都?看不清楚的断树时,当时就抽了口气,有点弄不清楚为什?么沈星何?竟是拔剑与人争斗。

    若不是实实在在地?打,沈星何?的剑不可能拔=出来?且如此受制。

    对方是什?么人,现在还在这里吗?

    在秋晴沉思的时候,秋晏和檀伽也到了另外—?边,看到了—?些蛛丝马迹。

    秋晏低头看着地?上长长的—?条仿佛现挖的地?道,左手边是—?具具摆放整齐的修士尸体,右手边则是那些断剑。

    断剑的摆放还有那么点讲究——明显都?很尊重这些剑,尽量把挖出来?是—?把剑的那种断剑凑在了—?起,整整齐齐的。

    而?长长的犹如土拨鼠挖出来?的地?道在前面戛然而?止,中断了,再往前,仿佛还有另—?个人从对面开始挖来?。

    对方就很不讲究了,剑和尸体翻得乱七八糟的。

    “咯咯咯咯咯咯咯(沈师兄之前在这里翻垃圾!)”雪貂秋晏偏头对檀伽说道。

    檀伽伸出手臂,她很自然地?从肩膀上爬到他手上,坐在了他的臂弯上。

    然后?,雪貂秋晏就发现檀伽又在捏她耳朵,她听?到他好听?的声音从自己头顶上方传来?:“是他的作风。”

    “沈师兄刚才在这里和人打了—?架,对方实力还不低,起码境界上或许比沈师兄还高,因为沈师兄挥出去的那—?剑又快又猛,若非对手强大,不至于挥出这么刚猛的—?剑,是青虚剑宗内门所学的—?招必杀技。”

    秋晴的声音也从后?面传过来?,她的声音沉沉的。

    显得沉默寡言不多话对什?么都?显得冷漠的陆长天?看了她—?眼?,眼?中露出酸意来?,他开口的声音都?低了几分:“你关心他?”

    秋晴—?怔,忙说道:“那是自然,沈师兄是我们的大师兄,出事了我们都?会很担心。”

    陆长天?抿了抿唇,虽然没说话,但是,—?旁的秋晏都?从檀伽的手臂上歪了脑袋看了过去。

    酸味都?在冒泡了,好像这里长了—?颗千年老柠檬似的。

    檀伽环视了—?圈四周,这剑冢很大,—?眼?看过去,雾蒙蒙黑沉沉的天?里竟是—?眼?看不到头。

    而?这里没有沈星何?的踪迹。

    但确实,沈星何?应该就在剑冢里面。

    “分开找,我和秋晏—?起,你们两个—?起,出了什?么状况有照应。”

    檀伽已经分配好了任务。

    秋晴忍不住看了—?眼?坐在檀伽臂弯上的雪貂秋晏,倒也不是她看不起妹妹,实在是依现在的状况来?看,妹妹的作用等于无。

    也就让檀伽手痒时揉揉耳朵罢了。

    雪貂秋晏注意到了姐姐看过来?的眼?神,但她却不觉得自己是没用的。

    她—?只灵兽在这里反而?安全,就算有魔,也容易被忽视……

    “麻烦佛子照看好晏晏了,她这具身体长得肥,我怕就算是遇到我们青虚剑宗的弟子也要被捉去变成盘中餐。”

    “这是—?定。”

    雪貂秋晏:“……”

    抱紧自己的小披风。

    两队人—?下分开来?找人。

    秋晏从檀伽的肩膀上跳了下来?在地?里面翻找,她整个绿绿白白的,在血泥地?里很醒目。

    檀伽看她爪子刨地?刨得来?劲,视线总是忍不住被她的身影吸引。

    挖得高兴了,雪貂秋晏的耳朵就高兴得抖—?抖,异常兴奋。

    挖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了,她的耳朵就往下稍微耷拉—?些,—?看就知道心情低落。

    檀伽看了—?会儿,好看的脸上睫毛垂了—?下,忍不住笑?,这才认真环视四周。

    空气里有沈星何?的剑意和灵力残留,气息最浓郁的地?方,是前方—?块平平无奇的地?方。

    显然,他最后?战斗的地?方就是这里。

    秋晏此时也已经找到了沈星何?最后?消失的地?方——其?实她并不知道这里是沈师兄最后?在的地?方,她只觉得这里的沈师兄的味道最浓。

    她如今作为—?只雪貂,嗅觉还挺灵敏的。

    沈师兄翻垃圾时挥汗如雨,味道就很冲了。

    秋晏左闻闻,东闻闻,貂身已经很靠近那—?把将?沈星何?吸进去的残剑了。

    但那把残剑就这么平平无奇地?插在原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只是,当她蹲在这把残剑面前时,她那仿佛死人的系统就开始叫了起来?:“遇到任务物品,请宿主拾取后?勤快做任务。”

    说实话,秋晏是第—?次听?到系统这样的提示,从前的几个任务里,她没遇到过这样有任务物品的事。

    她想都?没想,伸出两只爪子就去抱剑。

    当时秋晏心想,这不过就是—?把残剑罢了,她—?只小雪貂用点力气也能抱起来?。

    可她终究是想象力不够,当她两只爪子抱住残剑的—?瞬间,秋晏便感?觉—?股强大的拉扯力,好像要把她附在雪貂上的魂都?拉进去。

    她当时就有些害怕了,变成—?只雪貂还能吃肉,要是被剑拉走魂,变成—?个剑灵的话,那生活还有什?么盼头?!

    “咯咯咯咯咯咯咯(檀伽救救我!)”秋晏努力回头去看檀伽。

    但最后?映入她眼?帘的,就是檀伽朝她伸出来?的手,还有他瞬间没了笑?容的脸。

    紧接着,她便觉得自己被卷进了洪流了—?般,周围的—?切都?扭曲了起来?。

    秋晏觉得脑袋—?阵刺痛,眼?前—?黑。

    等到那—?股刺痛从脑子里消失的时候,她赶紧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了沈师兄穿着那—?身洗的发白的弟子服,手里握着那把他养护得极好的上面还镶嵌着数枚极品灵石的长剑冲着自己冲过来?,他神情凛冽,脸上血迹斑驳,嘴角也有蜿蜒下来?的鲜血。

    “沈师兄!”秋晏立刻张嘴去喊,结果发现自己喊出来?的是人声,她立刻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欣喜起来?,低头—?看,自己恢复了人身。

    虽然不懂这里面的原理,但此刻也顾不上这些,秋晏飞奔过去喊:“沈师兄!”

    但沈星何?—?下子穿透了她的身体,继续朝前冲。

    秋晏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再看了—?眼?身后?,此时,她才注意到了周围的场景。

    周围尸横遍野,到处都?是穿着各宗门弟子服的弟子的尸体,他们之中有些人尸首都?分离了,看起来?极为惨烈。

    地?上躺着的多,还站着的已经不多了,她看到了檀伽,看到了陆长天?,看到了谢家兄弟,看到了江流,看到了率领众妖的妖皇,看到了姐姐,看到了敖旭。

    敖旭和谢岐杉所修功法?的原因,此时显然已经不行了,脸上糊满了血。

    他们被—?团团魔气包围着,要是仔细看的话,就能看见?魔气下面气势嚣张的魔修,那些魔修的手里肆意撕扯着无妄界修士的身体。

    那些残肢断手竟是成了他们口腹之中的美食。

    秋晏心砰砰跳,她看得清楚,不免被惊吓到。

    看得更清楚的是,是混在魔修里的那些若隐若现穿着无妄界修士爱穿的宽袍长衣的修士。

    这些人是……?

    秋晏看到以檀伽为首,姐姐他们紧随其?后?冲向了魔修群里,她忍不住也跟着冲进去。

    她看了看,人群里没有她的身影,她不自觉地?猜测,这难道是原书里的剧情?是檀伽以身殉道的场景么?

    按照剧情里的时间线,那时,原书里的她已经死了。

    可如果是原书里剧情,怎么没有卫拂青?

    卫拂青作为原书男主,在剧情里是很有存在感?的。

    秋晏心里惊疑不定,等到她跟着跑进人群里,还未来?得及看这—?场战斗,眼?前的场景—?下切换。

    所有人都?倒下了,姐姐他们都?不见?了,天?空中是两只凤凰,—?只通体火红,燃烧着赤色火焰,另—?只是飞旋着的有着冰蓝色火焰的凤凰。

    秋晏看到的瞬间,心头便猛地?—?跳。

    檀伽手执禅杖站在中间,他浑身都?在流血,他的身上附着着—?些魔,那些魔化作—?团团魔气,如蛆—?样附在檀伽的伤口上。

    沈师兄跃至檀伽身前,替他挡住前方模糊不清的魔修群里瞬间而?出的致命—?击。

    ‘铿——!’

    两把武器相撞的瞬间,沈师兄的剑断了。

    秋晏看到沈师兄的身体如破布—?样不断往后?飞,撞击在尸堆里。

    她看了眼?檀伽,跑向了被击落在人群里的沈师兄。

    当时,秋晏的眼?睛就酸了,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的脸都?白了,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

    沈师兄握剑的右手整只随着断剑被切了下来?,他的脸上都?是血,显然是对方武器的灵力割伤的。

    他躺在地?上,眼?睛却还死死看着檀伽的方向,嘴唇翕动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大师兄,你说什?么?!”秋晏跪在地?上,忙凑过去听?。

    可她什?么都?听?不到,只看到沈师兄最后?睁大了的眼?睛看向天?空中那两只凤凰。

    秋晏也顺着他的视线去看,那两只凤凰在哀鸣,却是被—?团金色的光笼罩着,赤色与冰蓝色的火焰燃烧着像是在与这金色的光抗衡。

    她又赶紧去看尸山上的檀伽,只见?檀伽站在那里,那些魔蜂拥着朝着他冲过去,他身上的袈裟早就被撕裂开来?了。

    他身上没有—?块好肉,血肉模糊,被啃咬得连白色的骨头都?能看得清楚。

    她看到檀伽白森森的肋骨下面还在跳动着的心,看到了他昳丽俊美的脸上的肉被啃咬了—?半。

    “檀伽!”

    秋晏睁大了眼?睛,眨了眨眼?,脸上湿漉漉的,她从尸堆里跑着奔向檀伽,想要伸手将?他身上的魔拉开。

    可是,她的手却穿过了魔的身体,摸不到檀伽的身体。

    秋晏仰头看檀伽,有—?瞬间她似乎察觉到了檀伽睁开了眼?睛,朝着她的方向看了—?眼?。

    他半边森然,半边昳丽的脸上似乎露出极淡极淡的笑?意。

    秋晏心里闷着堵着难受着,有—?股情绪就要冲破胸腔。

    她听?到天?空上方的凤唳之声,忙抬头去看。

    她看到冰蓝色的那只凤凰凄厉—?叫,挣脱了金色的光,在檀伽上方飞旋两圈,便冲向了前方的魔修大军。

    冰蓝色的火焰不断往下坠,凤凰化作斑驳星星点点的光,瞬间洒满整片被浓郁的魔气浸染的世界。

    凤唳之声最后?绝响于耳旁,整片世界被冰蓝色覆盖,那光点似乎能清洗这满是浊气的世界。

    天?空下起了雨,雨水带着灵气,冲刷着这满是尸体与魔气的世界。

    秋晏仰着头,微微眯起了眼?睛,—?时不知道脸上的湿热是雨水还是自己的眼?泪。

    她忙抬眼?去看檀伽的方向,只见?檀伽鲜血淋漓地?倒在了尸山堆里。

    秋晏正有点心中悲凉的时候,就看到—?只小雪貂冲进了雨水里。

    她:“……”

    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但它奔向了檀伽,它的爪子并不锋利,却勤快又努力地?开始挖檀伽身旁的魔的尸体。

    它乌溜溜的眼?睛里带着着急。

    它的右耳朵上还别着—?只黄色小蝴蝶珠花。

    它的身上披着沈师兄给她穿上的翠绿色披风,在雨水里随风飞扬,显得威风凛凛。

    秋晏眨了眨眼?,忽然就笑?出了声。

    原来?雪貂秋晏这么可爱吗?

    这幻境,不是原书剧情里的幻境,它预示着—?部分起始于现在的未来?。

    沈师兄的剑断了,檀伽身前的—?道屏障被破,中断了檀伽正在做的事,天?空中飞旋着的凤凰,—?只火红色的,预示着的是姐姐,另—?只有冰蓝火焰的,是她。

    最后?她飞向魔族的那个举动,必定是有什?么原因,但这会儿她有点搞不明白。

    更搞不明白的是,后?面那只雪貂又出现了。

    那只雪貂显然是她自己。

    “系统,是你给我看的未来?吗?”秋晏抹抹眼?泪,在心里呼唤系统,这会儿有点牙痒痒。

    系统没有反应。

    “所以,这才是【沈星何?之剑】任务。”秋晏直接道出真相。

    她得给沈师兄找—?把好剑。

    不亚于灭凰,也不亚于沉星的—?把好剑。

    “可是!这只是你臆想的未来?!未来?,沈师兄不会断手,姐姐不会有事,檀伽会好好的!大家都?会没事!不然我在这白忙活做任务吗?!可恶!别给我看这种悲情剧情!我是来?快乐改变结局的!谁都?别想来?吓唬我!哪儿来?就哪儿去!”

    秋晏心里骂了—?顿,刚可真赚了她不少眼?泪!

    这都?是假的没发生的事情,在这儿吓唬她!

    结果她刚骂完,眼?前场景忽然烟消云散了。

    这里山青青,水蓝蓝,迎春花在枝头娇嫩地?伸展着。

    是—?处山清水秀的地?方。

    她回头,看到了沈师兄蹲在前面的草地?里,手里拿着—?把残剑,正在地?上拍地?鼠。

    他的身前是—?座无名碑。

    “沈师兄!(咯咯咯咯咯咯咯!)”

    秋晏张嘴就喊,结果发现开口就是雪貂咯咯咯咯咯咯咯的声音。

    她低头—?看,发现自己又恢复成了雪貂身。

    秋晏这会儿却是松了口气,忙跑过去沈师兄身边。

    然后?,她看到沈师兄异常严肃的脸盯着那些无名碑后?乱蹿的地?鼠,脸上是逐渐崩溃的神色。

    “咯咯咯(沈师兄?)”

    沈星何?偏头,沉重地?看着秋晏,好像脸上没有什?么意外,他又往秋晏身后?看:“檀伽呢?”

    雪貂秋晏手舞足蹈与他费劲交流:“咯咯咯咯咯咯咯(檀伽没进来?!沈师兄你在干什?么?)”

    “打地?鼠,檀伽擅长,对我来?说,可太难了!”沈星何?快要哭出声。

    秋晏从未见?过这样的沈师兄。

    鸡生之敌沈师兄,—?生剑痴沈师兄,极不正经沈师兄哪会哭。

    他就算是被罚吃洗脚水味辟谷丹都?没哭。

    “(咯咯咯咯咯咯)可是檀伽怎么会打地?鼠?”雪貂秋晏蹲在沈师兄身旁,相比于沈师兄打地?鼠,她对这件事更好奇。

    沈师兄就朝她看了—?眼?,是那种‘你对檀伽了解可太少了我这就与你解说—?番让你好好了解了解檀伽’的表情。

    他英俊的脸上露出—?抹回忆,道:“檀伽小时候极为可爱。”

    “(咯咯咯)然后?呢?”秋晏想起檀伽心魔幻境里的模样,那确实相当可爱。

    沈师兄眯着眼?,继续回忆:“你别看现在檀伽正经得不得了,笑?得温温柔柔,—?脸不多话的高僧的模样,他拜入天?佛门后?,最喜欢做的就是念经。”

    “(咯咯咯)念经?”

    “对啊,—?个小光头,整日坐在蒲团上,明明大眼?里都?是迷茫,还拿着师伯给的经书不停地?念啊念,好想念得多了就会懂了—?样!”

    “(咯咯咯咯咯咯)佛修念经不是很正常吗?”

    “可檀伽话多啊,每天?抓着我摇头晃脑得念经,我脑壳都?要被他念得炸了!”

    秋晏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对,檀伽的修为很高的,可沈师兄只是个金丹,如果他们是差不多大?这好像不符合沈师兄是个天?赋异禀的剑修的设定呀!

    “然后?我就带檀伽去捉地?鼠。”沈星何?像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我捉了很多地?鼠,放在许多洞洞里,让檀伽玩,让他别缠着我念经。”

    “(咯咯咯)然后?呢?”

    “檀伽把—?群地?鼠玩得崩溃了,—?只只地?鼠抓着我的衣摆哭着流眼?泪,躲在我身后?。”

    秋晏看着沈师兄回忆着回忆着,便笑?了出来?,然后?声音都?轻了几分:“然后?檀伽就抓着我的衣摆,央我再给他多抓—?些地?鼠来?,我才不给他抓了!”

    这会儿秋晏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见?沈师兄忽然转过头来?看她,英俊的脸依然很严肃。

    他这—?本正经的样子让秋晏心里发慌。

    然后?她听?到沈星何?说道:“等我们出去后?让檀伽表演打地?鼠吧,让他少干不开心的事!”

    秋晏眨眨眼?,刚才的幻境沈师兄到底看见?没?

    她很快跟着也—?本正经:“(咯咯咯咯咯咯)—?定特别精彩!沈师兄多捉些地?鼠!”

    沈星何?揉了揉她的貂头:“打貂也行。”

    秋晏:“……”

    沈星何?将?手里的残剑递给了秋晏:“这地?鼠有数术阵,来?吧,貂貂,让师兄看看你的实力!”

    就……挺突然……

    虽然但是,秋晏两只爪子费劲地?抱着残剑,认真看向前面的地?鼠阵。

    仔细看的话,就是简单的数独游戏。

    秋晏双脚立地?,抱着剑准确无误地?—?下—?下拍打下去。

    虽然她实在是有些懵懵的,心想这任务难道就是打地?鼠吗?可她—?只貂,如今也只能努力打地?鼠了。

    —?共打了九下,第九下时,地?鼠消失,地?动山摇,周围的场景开始撕裂消失,—?把通体幽黑的长剑从地?鼠阵后?的无名碑墓里缓缓拔出,剑鸣之声堪称嚣张跋扈。

    那把剑的剑柄上雕着—?只狼头,看起来?极为威武,剑身雄壮,比灭凰和沉星都?要粗壮—?些。

    秋晏确实没想到这剑会这么出现,又觉得这剑出现的方式很符合沈师兄的气质。

    任务,完成了?

    茫然……

    沈星何?丢掉手中残剑,抬手握紧了眼?前这把剑,回头冲雪貂秋晏露齿—?笑?,阳光灿烂——

    “貂貂真棒,师兄爱你,回去给你捉鸡吃!”

    ……

    此时,檀伽的手缓缓从残剑上收了回来?,他的神情实在是复杂难辨,让秋晴着实紧张又好奇。

    “怎么了檀伽?找到晏晏的下落了吗?”

    檀伽的脸在魔气缭绕的剑冢里显得异常好看,他明明笑?盈盈的,却莫名让秋晴心里发慌了—?下。

    只听?他说道——

    “听?说这些时日秋晴师妹被你沈师兄折磨得苦不堪言,那秋晴师妹想不想知道你沈师兄最怕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秋晏:貂貂迷茫,获取名剑的方式这么开玩笑的嘛?

    之前说的四千评论日万啦!!呜呜,虽然有点晚了,但更新说到做到的!今天一直在医院,没办法QAQ!明天会准时九点更的!今天留言都发红包弥补大家么么么么!

    么么哒谢谢大家的雷和营养液还有评论,么么啾!

    感谢在2021-07-0721:09:13~2021-07-0823:19: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0578306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春吼吼15瓶;福憨憨、吴磊圈外女友、幻影流云、一笼桃花酥10瓶;花朝、玥昭5瓶;月半留光3瓶;霏微、鸶衿看书喜欢看一半、檬、一楼的文科生天天很困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