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4、第4章 佛子檀伽

4、第4章 佛子檀伽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道界天下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蓬莱东岛以北一万里的海域外,一片黑色的浪潮正汹涌而来。

    海域里仿佛有一条清晰的分割线,分割线以南,是清澈的湛蓝海域,分割线以北是一片幽黑浓稠与泥沼的海水。

    海面的上空铺着一团乌色的云雾,云雾里烧着黑火,魔气浓郁。

    而那魔气,正试图冲向下方的分割线,将下方团团包裹住。

    海面的分割线处,悬空趺坐着一个佛修。

    佛修身上穿着的是白色的袈裟,上面印着金色的梵印,他闭着眼,眉心的一处红色如朱砂一般鲜红的印记若隐若现的,他的左手立掌于身前,右手拨弄着一串刻着梵印的黑色佛珠。

    他生得极为年轻,未睁眼便已是昳丽俊美至极,眉眼间更是宝相庄严,令天地之间所有艳色与鬼魅都是退避其后。

    在他的身后,同样悬空立着一根法杖,杖身漆黑是为万年陨铁所制,上方顶处雕琢着一朵金色莲花,莲花瓣上同样刻有梵印。

    而莲心是一枚赤红色的炼狱火石,同时极具灵性和邪气。

    此时,佛修身上也同时溢出有灵气与魔气,与法杖交相映辉。

    乌云里烧着的魔火环绕着佛修,魔气不断尝试侵袭着他的身体。

    海域外,黑色的浪潮就是这些年来在外海域中时不时想要冲进修仙界的魔修与魔兽。

    “檀伽,就凭如今的你也想阻拦我?!你将魔主特制的心魔引入体内,此时被欲念折磨,定是极不好受至极吧?我劝你立刻放下法杖,放我等入内,我还能免了你受这苦!还是,你让你那小徒弟走,就打算在此与我同归于尽了?!”

    乌云魔火里,传来一道忽男忽女的声音,充满恼怒。

    悬空趺坐的佛修不为所动,右手捻动佛珠的动作却是快了一点。

    那些魔气将他围困住,却没有一丝一缕真的能破开他的结界入内。

    “檀伽!你体内已经被魔主种下魔子魔念,堕魔已是既定事实,且你现在身受重伤,吾劝你休要再挣扎!”

    魔气越来越汹涌急躁。

    就在此时,佛修忽然睁眼,他的眸色极深,却也极清澈,魔火倒映在里面都成了细碎的光。

    一只淡金色的巨大佛掌从他背后而出,带着梵印,朝着那团魔火猛地拍击而去。

    那一掌,又凶又悍,又刚又猛。

    那团乌云魔火发出唧唧的惨叫,躲出十丈之外。

    而那些在幽黑海浪下翻滚的魔修与魔兽也被惊地急急后退,避开那道清晰的分割线,不敢再靠近。

    佛修一手握杖,一手捻佛珠站了起来。

    他身上垂地的白色袈裟被风吹起,一瞬间柔和得如同清风。

    佛修眉若远山,庄严却又清润,似是浸过红尘万丈,又自红尘而出的出尘。

    他开了口,嗓音温润平和,甚至含着笑意:“打架时,话不要太多。”

    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身上的灵气压制过体内的魔气,在他的掌心成了清圣的佛修灵力。

    “万佛朝宗!”

    无数道佛印落在分割线上的封印上,金色清圣的光落在那些肮脏丑恶的魔修身上,令其不敢再朝前一步。

    乌云魔气包裹着的那名与魔尊关系不菲的魔修再次发出惨叫,从乌云上方翻滚下来,落进魔海里。

    “檀伽!你不可能永远守在这里!这道封印结界已是有了裂口,你以为,就凭你能封住多少?!当初万年前的仙尊布下的结界都能被吾主破开一道口子,区区你一个你……唔!”

    法杖上的金色莲花蕊心的炼狱火石中磅礴的佛印威压随着一道清音圣决拍下去。

    幽黑的海面上,所有汹涌与躁动终于被拍成了平静。

    魔气急速退去,不敢朝前。

    佛修此时才转身,朝着清澈湛蓝的海面上踱步而去,一步十丈,速度很快。

    他的脚下,海面之上似有金色的莲花随着他的迈动而盛开。

    他的唇角噙着轻浅的笑,脸色有些苍白,显然,他体内有伤,且不轻。

    到了此时,他才是拿出腰间悬挂着的传信玉简,“小虎?”

    回应他的,只有周围这海浪的潮声,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佛修嘴里喃喃自语了一句,声音温柔:“又去哪里玩了?”

    恰此时,传信玉简里另一道苍劲威仪的声音响起:“檀伽,到了蓬莱东岛与卫岛主会面后,他定会寻来灵草灵丹为你治伤,然后速来天啸城。”

    佛修应了一声,收起传信玉简,同时感应了一下自己唯一的小弟子所在的方位。

    得知他此时身心健全后,便暂时没管,奔着蓬莱东岛而去。

    只是,离蓬莱东岛还有百丈之远时,一股恶臭袭来。

    那股恶臭,仿佛整座蓬莱东岛不是浮于海上的仙岛,而是浸在凡界粪池中的泥块。

    饶是佛修这样清圣从容的人,脸色都是变了变。

    但他自凡尘中来,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

    粪池中的众生,亦是佛光所照之处。

    佛修长睫微垂,昳丽的脸上没有太多神色,依然清正温柔,他带着一身清光入了蓬莱东岛。

    刚落地,就见几个脸上包着头巾,鼻子里塞着两团棉花的蓬莱东岛的剑修苦着脸搬着水而来。

    那两个剑修一看到佛修,愣了两秒,然后哐当一下丢下手里的木桶,急急朝着浑身散发着清正光芒的佛修奔来。

    “檀伽佛子,求你救救我们道君,救救我们蓬莱东岛啊!”

    “我们的金水池和猪大粪堆炸了!整个岛都毁了!好臭啊!”

    “求求佛子布下佛光清气,驱一驱这污浊之气!”

    “道君把自己关在紫金长殿里沐浴,蓬莱东岛无人守护,危!”

    佛修温柔平和的目光都像是带着清气,好像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两名蓬莱剑修热泪盈眶,心道:得救了!!

    檀伽感受着这空气里符箓的灵力波动,眨了一下眼睛,忽然轻轻笑了起来,眼中一片清明。

    他说道:“即使如此,带我去见卫道友吧。”

    紫金长殿内,最昂贵的檀香炉摆放了足足有八只。

    可似乎无济于事,依旧驱散不走整座蓬莱东岛此时弥漫的阴霾与恶臭。

    卫拂青已是由着侍女和侍从伺候洗浴过十数遍,也用清洁咒清洗过无数遍,可他依旧觉得混身上下充斥着难忍之味。

    不止如此,某个难以言喻之处更是酸胀疼痛,惨烈无比。

    他清雅高冷的脸上尽是怒色,时不时还要反呕一下。

    事后,他自然是察觉到了空气中的符箓气息,以及驱使那符箓的灵力来源。

    再联想到那一块白糖糕,他,什么都明白了。

    卫拂青不敢相信,这几乎毁去蓬莱东岛的一击竟是秋晏所为。

    他平时将秋晏捧在手心里宠着,秋晴有什么,也给她什么,除却偶尔会惩罚她不听话之外,不曾亏待过她。

    她竟是做出如此丧尽人伦之事!

    卫拂青想着,猛地一拍水,洒满花瓣的水溅射出来。

    门外,侍女声音恭敬:“启禀道君,檀伽佛子到了,是要商讨海外魔族之事。”

    卫拂青想起一年前,檀伽把他体内的心魔引到了他身上,此后,他才发怒击向魔尊,这才引得魔尊拉了秋晴挡剑。

    所以,每每见到檀伽,那沉痛欲绝的一幕就会重现心头。

    他便不喜檀伽。

    尤其此时自己处境窘迫,便更不想见他。

    所以,卫拂青故意晾了晾檀伽。

    檀伽右手执杖,左手立掌于前在紫金长殿外等了一会儿,心中明了。

    他的目光依旧平和柔软,此时却是看向紫金长殿外的风雪。

    卫拂青还没找到借口吩咐下去,只听侍女又来禀报。

    “启禀道君,檀伽佛子说,四大宗派将会在天啸城会面,共同商讨对付外域魔族之事,事态紧急,他收到师令,先行一步。”

    卫拂青英俊的脸上神色绷紧了一些,过了好一会儿,才是缓和下来。

    这天佛门养出来的佛子,倒还是个懂人情世故的。

    卫拂青刚想从浴桶之中起身,可抬眼忽然看到一边悬挂着的衣服上绣花是金黄色的,顿时,如玉俊秀的脸就龟裂了。

    那铺天盖地的窒息的感觉再次袭来,卫拂青一阵反胃,再次回到浴桶之中。

    门外的侍女听到道君一声清冷恼怒的咆哮:“以后蓬莱东岛中禁止任何黄色物品!”

    侍女缩了缩脖子,想起那时看到的满身挂满了……的道君,忍不住捂嘴呕了一下。

    整个蓬莱东岛的人都不能再看见黄色了。

    没过一会儿,卫拂青派出去找秋晏的弟子回来禀报。

    “启禀道君,海里没找到秋晏,但在对岸找到了一名戴着秋晏珠花的刀修。”

    “速速提来问话!”

    里面,是卫拂青冷得能冻伤人的声音。

    ……

    “小妹,恕在下失礼了,实在是小妹生的与你姐姐太像了!”

    敖旭手里的折扇忍不住捂住了半张脸,可眼睛还偷偷朝着对面大快朵颐的秋晏看去。

    他俊秀的脸上爬满了羞涩的红晕。

    这是敖旭第一百零八次偷偷看自己,秋晏早已习惯。

    她坐在这兰镇里最好的酒楼,眼前是满满一桌子的好菜。

    小灯泡坐在自己左侧,手里拿着羊腿,嘴里塞满了肉,一双眼眯成了线,活像是八百年没吃过肉的模样。

    秋晏努力咽下嘴里的饭,看向敖旭,一字一句,说得极其认真。

    “但我怎么比得上我姐姐的清丽高雅,美丽端庄,敖大哥你可别认错人了。”

    说完,她还打了个嗝。

    秋晏不想因为脸,再次成为姐姐的其他爱慕者的替身,得从根源上折断他们不切实际的幻想——秋晏和秋晴之间差了十万八千里。

    易容符箓超级贵,她还买不起。

    敖旭看向秋晏旁边的三大碗空了的饭碗:“……”

    这饭量的确与秋晴不同,秋晴是只吃蜂蜜花露的仙子。

    而且,虽然两姐妹长相相似,敖旭总感觉秋晏的脸有一种雾蒙蒙的感觉,不似秋晴仙子那般灵气绝俗。

    一旁的黄衫女子冷笑一声:“旭师兄,你莫要被她骗了,我从未听说秋晴还有个妹妹!此人定是魔修所化!”

    秋晏已经吃饱了,她眨眨眼看向这名青虚剑宗的女弟子欧阳盈盈,有点生气!

    大家都是美女,为什么总要为难美女!

    秋晏思索一番,低下头来,从自己的兔子斜挎包里掏了掏,找出一只粉色毛茸茸奶猫发卡来。

    她凑了过去,语气超真诚:“欧阳姐姐,你戴上这个一定很可爱!”

    你放心!假如敖旭和你牵扯不清,我一定把他踢出新男主候选名单!

    欧阳盈盈紧紧咬紧了唇:“……”

    这个魔修好不讲道理,怎么能拿这种东西贿赂她,过分!

    欧阳盈盈杏眼大睁,一下说不出话来,脸都涨红了,啪的一下把剑往桌上一拍。

    “我去给师弟师妹们买点特产!”

    临走前,她顿了一下,没回头,手却接过了秋晏递过来的珠花。

    敖旭:“……欧阳师妹平时不这样。”

    他俊秀的脸上露出一些茫然。

    秋晏:你们直男当然不懂我们美女的喜好。

    不过,青虚剑宗这个欧阳盈盈在书里也没有提起过。

    大约和陆仁甲一样,是个不值一提的女炮灰,也就是和卫拂青没不清不楚的关系。

    但如今看来,和敖旭有拉扯?

    这样的话,敖旭真的不行。

    怪不得系统还没触发关于敖旭这个可能的相关人物的任务。

    可能他就配不上做姐姐的男人候选人?

    但他可是她出岛后遇到的第一个人,按照国际惯例,不会是普通NPC啊。

    何况,原书中,这位万照书院的天之骄子也是十分倾慕秋晴的。

    “方才小妹所说的关于卫道君将你囚禁做替身,对你百般凌=辱,千般作践一事,是否为真?”

    此时欧阳盈盈已经离开,敖旭声音认真严肃了几分,脸上羞涩的红晕也是退去。

    “叮,解锁任务【以文会敖旭】,以知识结交敖旭,探其本性,剩余时间一天。”

    秋晏脑子里,系统发布任务的声音紧随着敖旭的问话声响起。

    她顿时笑了起来,以知识结交敖旭?

    那写话本也行吧??

    系统没反应。

    这肯定行!

    她这一年给卫拂青做替身的日记,再补上最后粪染蓬莱的反转逆袭,必能风靡整个无妄界!

    “句句为真!”秋晏一脸真诚,想到卖话本还能挣钱,笑容就更灿烂了。

    敖旭看秋晏的笑,只觉得不愧是秋晴的妹妹,遇到如此之事还能乐观以对。

    他俊雅的脸上露出心疼,此时已然真的把秋晴的妹妹当做自己的妹妹。

    如今秋晴已逝……

    秋晏忽然手捂在嘴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有求于人,嘴巴就甜:

    “方才敖大哥说你与欧阳姐姐今日本是出发去天啸城吧?请让我与你一起,我有一事想要拜托敖大哥。”

    她当然不能直接告诉他,我姐在天啸城复活这事。

    毕竟,秋晴是女主,她复活,对本书是有极其冲击性的影响的。

    何况,她还要替秋晴甄别她的这些个倾慕者,敖旭第一个出现,也未必就是最后能站在秋晴身边的人,她当然不能把第一手资料直接告诉他。

    一旁的小灯泡耳朵动了动,拿下比自己脸还大的羊腿。

    “什么?!你要去天啸城?!带我一起!”

    他的伤还没完全好,而且他一个人去天啸城太危险了!

    秋晏当然不会丢下小灯泡,只是她在思考怎么合理安排她和小灯泡在外行走的关系。

    毕竟小灯泡虽然是个妖,但奇怪的是,他是个佛修。

    她这一犹豫,小灯泡就急了。

    他丢下羊腿,拿沾满油腻的手一把抓住秋晏的胳膊。

    这女人能让自己吃上肉,手段奇特且好说话,让她带自己跑,她就真听话了,这么一个铲屎官,他不能失去!

    师父都没这么好用!

    秋晏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新换上的蝴蝶绣花粉色襦裙上沾上了好几个油手印。

    小灯泡久久听不到秋晏答应自己,一下急了,急了就生智,声音奶声奶气:“娘亲,你不能丢下我呀!”

    秋晏:“……”

    我的小灯泡你这智生得着实有点太急了。

    咱们种族不同,还叫我娘亲!羞不羞!人家之前就不相信了好不好?

    哪知敖旭神情复杂,一时感伤自己与秋晴有缘无分,秋晴的妹妹却是孩子都生了。

    直接忽略小灯泡是只虎妖了,他认为人妖结合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他的语气酸得像吃了一百只柠檬:“……真羡慕小妹速度如此之快,孩子都这般大了。”

    秋晏:“……”

    她真的好委屈,年纪轻轻的,姑娘家还没做够,真就被迫按头升级做娘了。

    一低头,秋晏对上小灯泡睁大了的萌萌的大眼。

    算了,小灯泡这么可爱,做娘也没什么不好的,省了十月怀胎的痛呢。

    她含糊地应下了这一声响当当的‘娘亲’。

    但敖旭这话说出后,细想一下,自觉疑惑和不妥。

    然后秋晏就听到他那羞涩儒雅带了很多迷茫的声音。

    “小妹既然这一年被卫拂青囚禁,那这孩子的爹怎的也不来救你于水火?”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