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30、第30章 沈星何之剑(作话有小剧场)

30、第30章 沈星何之剑(作话有小剧场)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晏晏……”

    听到耳旁再次传来这一声温柔清润的声音,秋晏忍不住捂住了脸——别打脸就行,檀伽太可怕了,太硬了,反弹术太无敌了!

    没?有意?料当中的疼痛,秋晏感觉自己落进了一个温暖且宽厚的怀抱里?。

    秋晏的指缝移开一点,看到了檀伽那张昳丽的脸,他清澈沉黑的眼睛里?全是无奈:“我?让你打我?,是感受一下。”

    不可否认,刚才她那一下的确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所以被反弹,完全是自己的力道足够大的原因,但是……

    秋晏忍不住喘了口气,道:“这个反弹究竟是哪位先?辈想出来的?!可太绝了!”

    檀伽见她生龙活虎的,并无大碍,弯腰轻轻将她放在地上。

    秋晏意?识到自己刚才是被檀伽公主抱了,本来以为自己会脸红羞涩一下,结果她真的没?有,她抬眼再次看到檀伽那张俊美温润的脸,满脑子都?是他轻柔地一边喊她一边木棍三百六十?五度不放过每个角度折腾她的场景——

    “晏晏,晏晏,晏晏,晏晏……”

    她看着天?边红如火的晚霞,擦了一把脸上的汗,一屁股在蒲团上坐下了,她疲惫地闭了闭眼。

    身上其实是不疼的,檀伽的力道控制得非常完美,但是,在天?边云端温柔的佛子尊者在她心里?还是幻灭了:“我?今天?受到的刺激有点大,我?想歇歇。”

    “晏晏。”檀伽温柔的声音又?绕了过来。

    秋晏头?皮发麻地睁开眼,就看到檀伽蹲在自己面前,他那张好看的脸一下子凑近了,精致的五官在黄昏下真是令人疯狂心动。

    可秋晏此时心如磐石。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檀伽的声音里?带了点歉意?。

    但秋晏对?上他那双似乎能?包容一切的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眼睛,一下心跳又?快了起来:“其实不疼,你控制得很好……都?是我?师父要求的嘛!”

    檀伽看着秋晏,毫不吝啬地夸赞,笑着道:“晏晏很棒,比你两个师兄都?棒。”

    秋晏看着他的脸色也有些红,似是运动过后的健康红晕,看起来比平时亲近多了,额前的朱砂印也红的可爱,她忍不住也弯了弯眼睛:“真的吗?”

    檀伽眸光柔软:“真的,照晏晏的天?赋和勤勉,将来谁都?不能?欺负你。”

    秋晏又?可以了,她挺起了胸膛,点点头?:“我?知道,第九峰靠我?了嘛!”

    檀伽看着她,嘴角忍不住笑,手里?变戏法一样?有一只青色的竹筒杯,杯子里?盛了一些闻起来带着点甜香的浆液。

    她刚想问这是什么,只听到檀伽含着笑意?的声音带着谆谆善诱的鼓励:“喝点甜汁,接下来给自己覆上护体术的同时和我?练你青虚剑宗的剑法,一个时辰后再画一个时辰的剑阵。”

    秋晏:“……??????”

    我?都?被打了一个白天?了,我?还得再练剑和画剑阵?!

    呜呜呜,檀伽求求你了我?不想练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院子里?有两根制了一半的杖了,那是我?两个师兄忍受不住宁愿回去做数学题对?不对??!!!

    “师父!我?也要喝这个!”旁边小灯泡嗷呜一声,小脑袋凑了过来,口水都?流下来了,他盯着那青色的竹筒看。

    檀伽的手扬高了一些,另一只手刮了一下小灯泡的耳朵,语气舒朗:“这是你师叔的。”

    “师叔看起来一点不想喝!那师父不要浪费,给我?嘛!”小灯泡抱住了檀伽的手臂撒娇。

    秋晏一听小灯泡很想喝这个,下意?识就觉得那是好东西,立刻就抬手去接竹筒,一饮而尽。

    甜汁是真的很甜,喝完后,满嘴甜香,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仿佛她还能?和檀伽大战三百回合。

    就和吃了某些夜晚特供的药一样?,不发泄完这力气没?法睡的那种浑身有力。

    秋晏两眼冒火地看着檀伽,斗志昂扬地抬了抬下巴,说出口的话好像都?不经过大脑思考一般:“再来!”

    檀伽抬手,替秋晏整理了一下她额前被汗水沾湿了的碎发,笑道:“晏晏真的很厉害。”

    秋晏站了起来,拿起了那根木棍,要是她体内的力量此刻能?化作火焰的话,那她现在的状态应该就是七孔冒火那种浑身都?燃的状态。

    “用你的剑。”檀伽也站了起来,瞥了一眼秋晏放在一边的沉星剑,语气依然温柔如水。

    “那你可别后悔!我?的剑比木棍厉害多了!”秋晏就像是喝醉了一样?,两颊酡红,可她神智却很清醒。

    檀伽点头?:“用你青虚剑宗的剑法打我?。”

    “可你会反弹,我?一打你,我?就反弹出去了。”秋晏说这话时,难免语气带了点委屈。

    檀伽见她目光幽幽地看着自己,挽着唇笑,“这次我?不反弹。”

    “你要是反弹了怎么办?”天?佛门的佛修们真的太硬了,她害怕!

    檀伽想了一下,很有耐心,“我?要是反弹了,就欠你一个心愿。”

    秋晏立刻来了精神,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不等檀伽说话,提着沉星就冲了过去。

    沉星剑本来就有灵气,即便如今沉星这个剑灵还在沉睡着,可发挥出的力量却不是木棍可以比的,更何况,这会儿秋晏有了目标。

    用最精绝的剑法,努力把檀伽打出自动反弹来!

    小灯泡手里?的瓜都?不吃了,瞪圆了眼睛看着秋晏和疯了一样?,提着剑就暴揍他师父。

    那把剑在越发昏暗的天?光下发出一道道幽蓝色的残影,一招又?一招猛烈地朝着他师父身体各处打去。

    檀伽没?有挣扎,只是偶尔接上几招。

    剑气划破空气的声音越发响亮尖锐,秋晏的步伐也越来越快,出剑的速度更是快得超出了檀伽的意?料。

    以他的修为,可以清楚地看到秋晏剑法的路径,青虚剑宗的剑法对?他来说最是熟悉,他清楚每一招,也了解最初学剑的弟子会在哪一个地方出错最多。

    可是,秋晏的剑招,精准得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错误的,且越来越快。

    檀伽看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为什么聂师叔将新进门的秋晏看得这么重的原因了。

    她的确有必要好好将天?佛门的护体术法修到最高境界。

    一个时辰很快就要到了,檀伽干脆丢掉了木棍,任由秋晏的剑砸在自己身上,控制着护体的灵力不会造成反弹。

    在秋晏的沉星剑再次落下时,一套青虚剑法再一次完成,檀伽轻轻捉住了秋晏的手腕,说道:“晏晏很棒,今天?的锻体修炼结束了。”

    秋晏根本不喘气,她一双眼睛亮得惊人,不打到檀伽反弹誓不罢休:“我?还可以再战!”

    檀伽笑了一下,道:“真的吗?天?佛门的饭菜,不比青虚剑宗的差,再晚半个时辰,就什么都?没?有了。”

    秋晏麻利地收了沉星剑,抓住檀伽衣角:“我?们现在就出发好吗?”

    她转头?刚要去喊小灯泡,却发现身边早没?有小灯泡了。

    “小虎已经去了。”

    檀伽话音落下的瞬间,人已经在半空。

    秋晏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已经在天?佛门一座山头?停下。

    天?佛门的佛修人数比起其他宗门都?要少,毕竟,佛修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修。

    秋晏跟在檀伽身后,遇到的佛修都?会恭恭敬敬喊檀伽一声师兄。

    进去后,里?面点着昏黄的油灯,把里?面一颗颗卤蛋头?照得光亮,令人食欲大增。

    小灯泡一个人占了一整张桌子,桌上摆着的,全是大鱼大肉,他一颗脑袋就差埋进肉里?。

    佛修们大部分还是吃素,吃荤的并不多。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取。”檀伽偏头?对?秋晏说道,他穿着一身纯白,在昏暗的灯火下,极为出挑,整个人都?像是会发光的好看。

    秋晏都?不敢张嘴,就怕口水流下来,她指了指小灯泡面前摆着的,“我?不吃素的。”

    檀伽扫了一眼,笑着点头?:“好,你去坐。”

    他坦然走向荤食区。

    其他弟子看到他们师兄(小师叔)来食堂就很惊讶了,看到师兄(小师叔)竟然走向荤食区,那就更惊讶了,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看过去,差点以为是有人假冒的佛子。

    秋晏在小灯泡对?面坐下,小灯泡抬起头?来,嘴巴里?塞得满满的都?是肉,他把盘子往她面前一推:“师叔吃!”

    那秋晏肯定不客气,当场就撕下一只鸡腿。

    才咬了一口,就听小灯泡语气特别自然地问她:“秋晏,你今晚上住哪里?呀?”

    秋晏奇怪:“我?自然要回青虚剑宗啊。”

    小灯泡看着秋晏眨了眨眼:“可是之前你的两位师兄过来时直接住在师父屋里?呀!聂师叔祖都?不让他们回去的。”

    秋晏裂开了:“……真的吗?我?不信,我?是女孩子,我?不一样?。”

    小灯泡就用特别认真的语气对?秋晏说道:“我?师父说了,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的呀!”

    秋晏:“……那我?师兄来时,都?睡在哪里?,我?看屋子里?就一张床。”

    “那当然打地铺呀,难不成还让我?师父把床让给他们呀?!”小灯泡回得特别理所当然。

    秋晏一想到自己操练了一天?,浑身臭烘烘的,还要和檀伽睡在一个屋,自己还得打地铺,就觉得情况有点羞耻和悲凉。

    女配就算没?有死掉,待遇也还是这么的糟糕!

    “不过,我?是知道咱们天?佛门有几位师兄和师叔是修欢喜禅的,他们就和女修睡一张床。”

    小灯泡嘴里?咬着肉,特别天?真地说道,“都?怪我?师父修的不是欢喜禅,不然就可以和你一起睡了,除了他们,咱们天?佛门没?见过和女修一起睡的,所以你只能?打地铺啦!”

    秋晏望着小灯泡良善纯真的眼睛,心想,妖族是不是都?特别的单蠢,明胤虽然是妖皇,但在她看来,那就是一个笨蛋单蠢美人罢了。

    小灯泡嘴里?的睡和修欢喜禅的佛修的那个睡,能?是一个睡吗?

    静态和动态的区别,往往是天?差地别。

    “对?了,我?偷偷跟你说!”小灯泡余光扫了一眼,见师父还在那儿排队,忙就朝着秋晏凑了过去。

    秋晏最喜欢听小秘密了,立刻凑了过去:“嗯?”

    “我?听说,师父刚入门时,师祖和修欢喜禅的师叔祖都?想让师父去修欢喜禅。”小灯泡特别压低了嗓音,就怕檀伽听到一样?。

    虽然秋晏很想告诉他——‘孩子,其实你说的声音再小,恐怕你师父都?听得到’。

    但是分享秘密和八卦的乐趣让秋晏没?有告诉小灯泡这事?,她像是一个完美的吃瓜人:“那你师父为什么没?去?”

    “据说是因为师父特别容易害羞,实在是修不了欢喜禅。”小灯泡挠了挠脑袋,其实也有点迷茫,“我?也不懂为什么害羞就修不了欢喜禅了,师父从不跟我?说欢喜禅的事?情。”

    秋晏也没?想到,檀伽还有这样?的经历。

    她仔细想了想,要是檀伽修了欢喜禅,那会是什么样??

    那必然是浑身三百六十?五度都?在勾引人了。

    还好,还好不是欢喜禅,不然她怕她抵不住诱惑。

    “你们修欢喜禅最厉害的佛修是谁呀?”

    “那当然是妙悟师叔祖了!”

    喵呜……你们天?佛门的法号挺可爱的,或许这也是欢喜禅修得好的秘诀。

    檀伽回来了。

    秋晏抬头?看檀伽,见他神色从容自然,好像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立刻假装自己刚才和小灯泡什么都?没?聊。

    吃饱喝足,秋晏看了一眼传信玉简,发现了姐姐回的信息——

    “晏晏加油,阿姐相信你可以!”

    秋晏高高兴兴的,又?发了一些信息过去,才收起来玉简,跟着檀伽回了天?佛门。

    檀伽领着秋晏进了屋子,她发现屋子中间已经备好了沐浴的浴桶,里?面放了热水,热气腾腾。

    “这几天?都?要委屈晏晏住在这里?,等晏晏沐浴过后,再画剑阵,晚上我?与小虎不会住在屋子里?。”

    小灯泡刚听完,不等秋晏说什么,立刻就急道:“那师父我?们去睡哪?”

    檀伽摸了摸小灯泡的脑袋,道:“院子里?的蒲团上趺坐休息。”

    小灯泡脸上露出绝望来:“师父,我?不要喂蚊子!”

    “冬天?没?有蚊子,何况为师可以布结界。”

    小灯泡瘪瘪嘴,可怜巴巴地看向秋晏。

    此时夜色已黑,明月高挂,秋晏觉得门外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脑门上都?被月光照得发光。

    她正要怜爱地开口。

    结果小灯泡的话就像是没?经过脑子一样?,他看向檀伽,忽然奶声奶气地说道:“师父,床可大了,要不我?们师徒这几天?都?暂时修欢喜禅吧,我?们和秋晏一起睡床上,我?不要喂蚊子嘛!”

    空气在这瞬间一下安静下来。

    最怕的就是忽然安静,秋晏看到门外檀伽俊美昳丽的脸,修长挺拔的身形,还有刚才摸到的硬邦邦的肌肉,脸不争气地唰得一下就红透了。

    她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好像心跳声在此时都?变得清晰可听。

    小灯泡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了,正要再次开口,只听他师父终于?开了口。

    师父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声音比起白天?任何时候都?要温柔好听,他喊道:“小虎。”

    “小虎在的!”

    “你跟师父过来。”

    檀伽转身,朝着院子外面走。

    小灯泡一向听师父的话,对?秋晏高高兴兴地道别,一脸‘你等着我?呀我?马上就和我?师父短暂地修一下欢喜禅一会儿就来找你快乐地修欢喜禅’的表情,然后屁颠屁颠地跟在了檀伽的身后,从秋晏的视线里?离开。

    秋晏心跳极快地关上了房门。

    恐怕等到走到没?人的地方,小灯泡要挨一顿温柔的暴揍。

    秋晏锁好门后,脱了衣服泡进了浴桶里?。

    水温很暖,好像还带着点灵气的味道,隐约像是今天?喝的那种甜汁的气息,她一进去,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可秋晏这会儿心跳还有些快,这屋子里?又?静寂,她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秋晏捂住了脸,沉进了水里?。

    等秋晏沐浴好,打开门,开始在桌子上把纸笔铺开,开始画剑阵时,大小灯泡都?没?有回来。

    秋晏不去分神想他们了,低着头?认真把师父交代的功课都?做完,今天?晚上要画一百张剑阵,解两张剑阵,以剑模拟十?张基础剑阵。

    这些事?,她如今都?很熟练了,一旦认真进入学术状态就专心致志,停不下来。

    等到秋晏画完最后一张剑阵图时,她听到了门外有些动静,抬头?去看。

    夜已经很深了,带着些露气,在月光下,檀伽和小灯泡的身影有些朦胧。

    或许是因为檀伽穿着白色的衣服,他整个人都?透出一种柔光来,月光都?好像追随着他一样?。

    秋晏忍不住屏住呼吸,檀伽的脸在夜色下显得越发沉静柔和,明明那么美到昳丽的一张脸,却是透出圣洁来。

    檀伽注意?到秋晏的目光,抬起视线看了过来。

    明明距离还有些远,但两人的目光却交汇到了一处。

    檀伽的眼睛清澈极了,又?如汪洋一般深邃,一眼看进去,就像是要沉溺在里?面。

    秋晏赶紧移开了目光,摸了摸心口,差点就要被圣僧蛊惑了,还好她意?志力顽强!

    等到她再去看时,就看到小灯泡垂头?丧气疲惫不堪地跟着檀伽在外面的蒲团上趺坐下来,他还年?幼,刚打坐下来,就开始打瞌睡,卤蛋头?一点一点的。

    等到他终于?熬不住时,身子一歪就落在檀伽怀里?,檀伽将小灯泡抱在自己腿上,给他调整了一个最佳的睡觉姿势。

    “檀伽……”秋晏小声喊了他一声,想说点什么。

    檀伽一下抬起头?来,月光落在他头?顶的雪松树上,将他的脸隐在了雪松阴影里?。

    她听到檀伽清润的声音,道:“好梦,晏晏。”

    虽然知道檀伽的这一声晏晏就和师妹是一个意?思,但是从他嘴里?喊出来,又?是这样?月满柳梢的夜晚,秋晏的脸又?开始发烧——该死,多想想白天?是怎么挨揍的吧,你这个没?出息的土拨鼠!

    回顾了一下挨揍流程,一切粉红泡泡就被戳破了,她依旧心如磐石。

    秋晏嗯了一声,关上了房门,也不知道怎么走到床边的,躺下去时,她被这满床的檀伽身上那股似檀香又?如莲香的味道包裹着。

    她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檀伽的枕头?里?感受佛性的催眠。

    但檀伽喂的那一杯甜汁效果太猛,一直到大约丑时,秋晏还精神百倍。

    该死,根本睡不着!她一定是认床了!

    秋晏从床上坐起来,想偷偷去外面看看小灯泡,又?觉得自己这样?未免太奇怪。

    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她睁着眼睛看着乌漆嘛黑的天?花板,想着,系统怎么不发给她任务,让她散一散这浑身的劲呢?

    ……

    天?佛门的日子一天?过得比一天?快,好像她已经完全被青虚剑宗遗忘了一般,连好姐妹欧阳盈盈都?没?来找她。

    传信玉简上除了她和姐姐的零星几段对?话,就只有周师兄和南师兄的两句‘问好宽慰’的话。

    周师兄说:“师妹,檀伽院子里?有两根我?和你师兄制了一半的杖,你要是不想回来了,就继续制了,师兄准你嫁进天?佛门了,第九峰永远是你娘家。”

    南师兄说:“师妹啊,打地铺一定很辛苦吧,师兄改天?一定给你送来棉被褥子,顺带送你一些师兄新研究的剑阵给你看看。”

    反正,南师兄就没?来过。

    第十?天?的傍晚,秋晏身覆护体金刚术,手执沉星剑,以青虚剑法暴打了一顿檀伽后,檀伽好像被打得浑身舒畅如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一般,他欣慰地低头?看秋晏:“往后每日复习,以你现在的境界,金丹及其之下,无人能?伤你要害。”

    秋晏的脸红扑扑的,眼睛都?在发亮,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将来替檀伽把魔族都?反弹死的大场面,她问道:“我?得让我?姐姐也来修这个,檀伽你再教教我?姐姐。”

    檀伽的眼睛笑弯了起来,意?味深长地道:“你沈师兄这段时间,应该已经教了晴师妹了。”

    秋晏想想自己每天?学完,檀伽还会给她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甜汁喝,虽然暴力但温柔,再一想想姐姐那边的沈师兄,她眉头?跳了两下。

    姐姐她还好吗?

    “师叔,可以做甜糕了吗?”

    小灯泡憋了好几天?没?开口说过话了,终于?得到机会,就缠着抱住了秋晏的腿。

    秋晏刚想开口,就听到了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呼唤——“晏晏!”

    她回头?,看到了他师父正御剑而来,落地时,还扬起了一地的尘灰。

    聂长老一落地,看着秋晏整个人精气神比之从前更盛,修为也有长进,浑身还自然流淌着天?佛门功法特有的清圣之气,当时心里?就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师父,你怎么来了?”

    聂长老满脸慈爱地走过来,弹了一下秋晏的发髻,胡子拉碴的脸上尽是笑意?:“师父来接你回家了呀。”

    秋晏眨眨眼,也不知道怎么的,听到家这个字,鼻子忽然就一酸。

    虽然在天?佛门除了第一晚,每晚都?睡得很好,可是她还是……

    “你不在第九峰,师父和你两个师兄的日子都?过得无趣了一些,你南师兄特地为你准备了一千张新剑阵图让你画呢,你周师兄每天?唉声叹气想念你与他练剑时涨红了的小脸,说和猴子屁股似的,你不在他都?少了几分乐趣。”

    她要不还是留在天?佛门了,别回去了,就地搬家算了。

    聂长老对?着檀伽很满意?地点点头?,道:“多谢师侄对?我?家晏晏的操练了,等去云山秘境时,你多多关照她呀,我?先?带她回第九峰了。”

    檀伽见聂长老就要抓着秋晏走,忽然叫住了秋晏。

    秋晏回头?看檀伽。

    檀伽几步上前,翻手时,掌心里?是那只黄色小蝴蝶珠花。

    秋晏愣了一下,伸手去接。

    她的手指触碰到檀伽温热的掌心,那股温热好像瞬间顺着他的掌心传遍了她周身。

    檀伽没?说话,秋晏也没?说话,踩在师父的剑上时,她忍不住回头?看檀伽,看到小灯泡一脸幽怨地拉着檀伽的袖子,似乎念叨着‘吃不到甜糕了’,檀伽抱起小灯泡,抬头?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秋晏一下收回心神,转移话题一样?问聂长老:“师父,你不是说云生秘境是新入门弟子进去的吗,怎么檀伽也要去啊?

    聂长老眼神闪烁了一下,道:“出了一点点意?外,不过问题不大,你们该去还是得去,你沈师兄也会一道去。”

    正经地说完这句话,聂长老就冲自己小徒弟挤眉弄眼了一下,“和檀伽在一起不开心吗?你要知道多少女修盼着檀伽修欢喜禅吗?合欢宗的女修们天?天?盯着檀伽呢!”

    “师父!!!!我?是正经剑修!”

    “别坏我?第九峰名声,咱们第九峰哪里?有正经剑修?!”

    “……”

    ……

    秋晏回到青虚剑宗,仿如隔世?一般,她看到两位师兄正在院子里?不断从芥子囊中取出平生‘积蓄’。

    地上已经摊了一堆的乱七八糟的小法器了,秋晏还看到了帐篷。

    聂长老感慨:“你瞧瞧我?们第九峰多有爱啊!这就叫师门团结!”

    这时,周师兄笑眯眯地抬头?:“师妹去云生秘境时,给师兄多找两块好料铸剑!”

    南师兄掏出一把铁楸:“师妹这把铁楸你看你能?用得顺手吗?有灵草就抢着挖,一根都?别留下!”

    秋晏:“……”

    这次去云生秘境好像真的很赶,当天?夜里?,师父和两位师兄正经地跟她说了入秘境需要注意?的地方,第二天?早晨卯时,天?佛门的飞星舟就到了青虚剑宗。

    “晏晏!”

    秋晏御剑飞到沈师兄的那半截山上,终于?看到了姐姐。

    秋晴满脸激动地朝着秋晏走来,容光焕发。

    秋晏看到姐姐这个样?子,松了口气,沈师兄大概后面几天?手下留情了吧。

    而秋晴看到秋晏短短十?天?,修为上涨不少,顿时也欣慰不已。

    姐妹两手握手,和一众师门选拔=出来参加这次云生秘境的弟子共二十?人,登上了飞星舟。

    秋晏看到余光里?,妖皇可怜巴巴地耷拉着脑袋跟在不远处,看起来这段时间信心大挫的模样?,正想问问秋晴他怎么了。

    结果她听到了久违的系统声音,当时她自信地以为系统要发布与妖皇相关的任务,结果——

    “恭喜宿主,解锁新人物?,并触发任务【沈星何之剑】,无任务描述,此人物?原著并未多加叙述,请宿主自行看着办,系统会自行判断任务完成与否。”

    “……”

    “????”

    “!!!!!!!!!!!!”

    沈星何……沈星何之剑……剑?

    秋晏一脸震惊又?迷茫地看向站在飞星舟旁不说话不干别的事?时看着挺正经俊美的沈师兄,又?一脸惊恐地看向面前笑语晏晏的秋晴。

    虽然不懂,但她大为震撼,这十?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沈师兄这种注定孤寡一生的狗剑修还能?迎来春天?吗???

    作者有话要说:一一

    昨天留言好少呀!小灯泡嗷呜~我想要好多好多好多留言!!让我有力量码字呀!!!!!

    附600字福利小剧场之秃头梦:

    秋晏一早醒来,发现师父坐在她床边低头抹眼泪,她满脸疑惑:“师父你怎么了?”

    聂长老抬头,悲痛难耐连连叹息不忍开口最终长叹一声:“晏晏啊,你还是走了第九峰的老路。”

    秋晏浑身一僵,爪子立刻去摸头发,整颗脑袋都秃了,光得比小灯泡的脑袋还光,她当时就哭了出来:“我就睡了一晚上,我头怎么就秃了呀!”

    聂长老把收拾好的包袱递给她:“跟着你两个师兄去隔壁天佛门蹭饭吧,穿上袈裟就能去吃他们的大锅饭。”

    秋晏回头一看,周师兄和南师兄或许是为了安慰她,一把拉下了头上乌黑浓密的假发,露出两颗圆润的卤蛋,她当时就捂着嘴悲哭出声。

    她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别小蝴蝶珠花了,心痛得无法呼吸。

    “晏晏?”

    耳旁还传来檀伽致命一般的呼唤,眼前仿佛都有木棍的残影。

    “晏晏……”

    檀伽的声音越发无奈。

    秋晏悲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檀伽躺在身侧,当时就哽咽出声:“我就说不能喊我师妹,我秃了。”

    檀伽无奈地抓了一把秋晏散落在枕头上的头发:“都在呢。”

    秋晏坐了起来,心情仿佛过山车,抓着她乌黑顺滑的头发,喜极而泣:“我的小蝴蝶呢?”

    檀伽起身,替她披了一下衣服,手一动,在她耳朵旁别上了那只黄色小蝴蝶。

    “小蝴蝶也在呢。”

    秋晏摸了摸,扑进檀伽怀里,青丝散在身后,“我刚刚做噩梦真的吓死了,我梦到我被你操练的那段时光了,太可怕了,檀伽,你得补偿我!”

    檀伽垂头看了一眼秋晏,笑着没接话,好一会儿,才附在她耳边缓缓道:“好。”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