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29、第29章 眉来眼去剑

29、第29章 眉来眼去剑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檀伽表情认真地回道:“师叔放心,檀伽定不负所望。”

    秋晏:“……”

    你们?两个要不要考虑一下就站在旁边的我的感受啊?

    秋晏这会儿有点?明白沈师兄在偷鸡现场被?抓时?竭力挣扎的心情了,她也努力挣扎了一下:“师父,我每天白天练剑,晚上画剑阵,真的没有时?间再去搞什么体修了,我努力得?已经让自己潸然泪下了!”

    聂长老就过来摸了摸秋晏的脑袋,脸上是第九峰传统的慈爱表情,他对上秋晏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叹了口?气?,用?力挤了挤眼睛,眼眶里还真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然后,他拉着秋晏的手?叹了口?气?,说道:“晏晏啊,你都有时?间出来摸鱼了,显然时?间对你来说绰绰有余啊,咱们?第九峰加上你就四个人,师父等着晏晏给第九峰发扬光大呢,对付魔族就要靠晏晏了啊,晏晏不容易,师父都知道,上有老,下有小?……”

    “师父,上有老我承认,可哪里来的小??”

    秋晏实在是忍无可忍地插嘴。

    聂长老就含泪凝噎的模样,道:“师父是老,你两个师兄对于师父来说,是小?。”

    秋晏一言难尽地纠正他:“师父,我才是小?师妹。”

    聂长老就羡慕地摸了摸秋晏浓密的乌发,道:“那你就更要尊老了啊,年纪小?,精力旺盛,你看你小?小?年纪,不过十八就已经筑基了,何等的天赋啊,不要浪费!”

    秋晏再次反驳:“我听说佛子尊者十岁就筑基了,我姐姐从前十三?岁也筑基了。”

    聂长老就瞪大了眼睛看她:“师父说你是天纵奇才你就是天纵奇才!还有,叫什么尊者,人檀伽和你同辈,你叫他尊者,那你叫他师父叫什么?你就叫他师兄!”

    秋晏最后一次挣扎:“师父,我不能叫佛……我不能叫他师兄的,这不吉利。”

    她说完,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希望师父能明白她担惊受怕的心情。

    这简直是触及到聂长老的痛点?了,他握紧了秋晏的手?:“那你就直接叫他檀伽!他虽然比你年纪大,但这辈分摆在这,谈不上尊者啊,他要是都尊者了,你让师父颜面何存啊!”

    说完,也不等秋晏回答,聂长老就回头瞪檀伽:“师侄,平时?晏晏喊你尊者你也敢应!?”

    在旁边围观这一对‘师徒情深’的檀伽唇角一弯,顺从地说道:“我听师叔的。”

    聂长老哼了一声,然后就直接抽了秋晏脚下的大宝剑。

    秋晏下面没东西了,当时?就瞪大了眼睛,失重?的感觉瞬间袭来,下一秒,手?腕被?人一抓,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檀伽身边的……白云上?

    聂长老摸了两把秋晏的沉星剑,胡子拉碴的脸上羡慕的神情,然后他将剑丢给檀伽,严肃里又带了几分不正经道:“别给她御剑逃跑的机会,檀伽师侄,一切拜托给你了啊!晏晏以后能不能活命就靠你了啊!”

    师父,你真的好狗啊!!!

    秋晏心里好累,又心道,还好沉星还在沉睡,要是知道这几天她被?好多人摸过了,按那傲娇的性格,一定和她发脾气?,要是大佬要从她剑里离开就不划算了!

    “师叔放心。”

    檀伽温声郑重?回了聂长老一句。

    然后,聂长老才是摆摆手?,从秋晏的视线里离开。

    檀伽想要松手?,但秋晏看看脚底下什么都没有,十分不踏实,立刻抱住了檀伽的胳膊,她一边往脚下看了一眼,一边问道:“佛……檀伽,你这脚下怎么没有东西啊,你的杖呢?”

    “我不用?杖。”檀伽回答,见秋晏紧张地看着脚下,忍不住笑,“别慌,不会掉下去。”

    秋晏发觉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檀伽看起来好像没动,但他们?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已经飘出去老远了。

    她立刻就说道:“体修我没意见,这个御空飞行我也没意见,就是能不能让我去我姐姐那看一眼,我想我姐姐了。”

    秋晏的声音可怜巴巴的,檀伽低头时?,就见她白生生的小?脸鼓着,眼神里都是祈求。

    檀伽就想起了小?虎缠着他讲话本的模样,笑出了声,点?点?头:“好,先去你姐姐那里。”

    秋晏嗯了一声,抱紧自己的大宝剑,也就眼睛一眨一睁的功夫,人已经在第一峰的峰头上方。

    她低头往下一看,直接再次瞳孔地震,被?震撼到了。

    秋晏着实怜爱姐姐了——

    只?见沈师兄拿着一把木剑站在第一峰练剑的大片空地上,表情正经严肃地指导姐姐的剑法。

    因为姐姐以前是练蓬莱东岛剑法的,两者剑法很不同,所以有些地方总有些细微差错,就这么点?细微差错,寻常人看不出来,但沈师兄一眼就看出来了。

    看出来后,沈师兄直接上手?,木剑就往姐姐的剑上敲。

    这么严厉也没有问题。

    问题是,旁边的树上捆着一个人,那是衣衫残破面无人色,羞耻愤怒至极的卫拂青,他被?捆成一只?粽子,绳子都在他精壮的肌肉里勒出红印子了,他后面的尾巴毛全秃了,而他前方,就是沈星何教秋晴练剑的专注身影。

    沈星何严厉,但此时?从卫拂青的角度看过去,两人就好像在练眉来眼去剑一样,避免不了这个肢体接触,着实鲨卫拂青的心了。

    而姐姐表情隐忍,实在是因为在狼狈的渣男前男友面前练剑的心情控制不了的微妙。

    全场镇定自若的,恐怕就沈师兄了。

    “你看那边。”檀伽忽然在秋晏身后开口?。

    秋晏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一看,就越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旁边,妖皇正在一边的角落里地方烤肉。

    他手?里的风扇一吹,那肉香飘过来,实在是让秋晏也垂涎三?千尺。

    她看到沈师兄都流口?水了!

    秋晏又找了找,没找到陆长天和其?他人。

    “第一峰练剑时?,不许其?他宗门的人靠近,师伯下的令,所以其?他人来不了。”檀伽贴心地在秋晏身后解释,“而且,各大宗门和世家最近都来人,各自都很忙,不过,偶尔见到他们?时?,大家都在研读晏晏写的那本书,无需我教导。”

    原来是这样,那秋晏觉得?,这一波,第一个被?分配到任务的除了妖皇,不会有别人了。

    “檀伽,我可以下去和我姐姐打个招呼吗?”

    “我听说秋晴师妹耽误一息时?间练剑,晚上睡觉就要晚三?息补回来,你沈师兄在练剑方面,是认真的。”

    檀伽语气?柔和,说的话却?让秋晏立刻打消了找姐姐说话的念头。

    秋晏在传信玉简上给秋晴留了信,然后抬头看向檀伽,道:“走吧,体修去!”

    这体修,秋晏就觉得?应该和体育锻炼差不多。

    比如游泳运动员也不单单是游泳,还要做一些其?他体能训练一样。

    她,已经不是那个跑八百米会猝死的她了,她可以!

    秋晏觉得?,自己这段时?间那么辛苦的练剑都熬下来了,自己的手?臂肌肉都结实了许多,这体能训练,必然不在话下,她现在可是筑基期,且灵力稳固得?越来越稳了!

    师父刚才和檀伽一定在聊些什么重?要话题,不然不可能无缘无故还要加重?她的学习任务。

    ……

    檀伽真的很快。

    秋晏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只?是想了一下,下一秒,她就已经离开青虚剑宗,到了万佛门地界上空了。

    怪不得?他来青虚剑宗这么频繁,这敢情就是抬脚一跨的事情。

    下一瞬,秋晏就落地了。

    因为速度实在是快,落地的一瞬间,秋晏还有些浑浑噩噩的不真实感,直到在一旁院子里禅修的小?灯泡扑了过来,抱住她的两条腿,她才是回过神来。

    “秋晏,你怎么来了呀?你是来给我做甜糕的吗?”

    小?灯泡特别高兴,抱住秋晏的两条腿,仰着头就看她,一双黄褐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平时?檀伽估计投喂得?不少,所以小?灯泡看起来比她第一次见时?要圆润一些。

    “叫师叔。”檀伽在后面纠正小?灯泡的称呼,“你师叔是来习天佛门的护体金刚术的。”

    小?灯泡很听檀伽的话,起码在檀伽面前是这样,他乖乖的,声音奶声奶气?地喊秋晏道:“师叔是来给我做甜糕的吗?”

    但他直接忽略了檀伽后半句。

    “你师叔没有空给你做甜糕。”檀伽在后面说道。

    小?灯泡就不看檀伽,重?复第三?次:“师叔是来给我做甜糕的吗?”

    他努力眨眨大眼,两只?小?手?用?力抓着秋晏的裙摆。

    秋晏实在是被?萌到了,正要开口?答应,结果,檀伽的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揪起小?灯泡的衣服领子,将他拎到了一边。

    小?灯泡噘了噘嘴,抬头看檀伽。

    檀伽就站在小?灯泡面前,垂头和敲木鱼似地敲了敲小?灯泡光溜溜的脑袋,结果小?灯泡还讨好一样冒出两只?白色的毛茸茸的虎耳朵。

    秋晏看得?老母亲慈爱的心都发作了,结果檀伽不为所动——

    “让你背的心经都背出来了么?还有,禅修怎么能中途停止?护体金刚术今天复习了么?是不是还想和之前一样差点?被?人打死?”

    他的声音温柔如水,可每一个字都刻上了‘严父’的味道。

    秋晏嘴唇抖了抖,没敢插嘴,毕竟,家长教育孩子时?,其?他人不好多嘴。

    小?灯泡手?背在身后,低着头撒娇:“师父,我知道了,那等一会儿晚上的时?候,可不可以让师叔给我做甜糕?”

    “那你要问你师叔那么累还愿不愿意给你做甜糕。”檀伽语气?轻柔。

    小?灯泡就用?极度渴求的目光看向秋晏。

    秋晏还能怎么办,立刻点?头答应:“师叔愿意!”

    小?灯泡小?脸红了起来,开开心心,很是兴奋:“那师父好好操练师叔,小?虎不用?师父看着,小?虎自己就很努力!”

    他跑去一边院子里的小?蒲团上,当场就趺坐下来静修。

    檀伽这时?才转过身,看向秋晏。

    微风吹拂过来,秋晏仰着头看到檀伽额中心的朱砂印鲜红诱人。

    然后她听到檀伽温润的声音含着认真被?风吹到她耳旁:“小?虎先前受伤,多亏晏晏及时?给他吃的灵果,我替小?虎正式道谢。”

    秋晏看着檀伽对她低下头,行了一个佛门礼,当时?就受宠若惊,一本正经道:“应该的应该的!”

    檀伽抬起头时?,清澈墨黑的眼睛里依然盛满笑意,他说道:“天佛门的护体金刚术向来是最厉害的护盾,我必定教好晏晏。”

    秋晏嗯嗯点?头,心想,刚才看过姐姐那边的特训,她的心脏就真的特别强。

    檀伽这么温柔的人,比起奇葩的沈师兄来,必定这特训要和风细雨许多。

    “这是天佛门体修时?穿的弟子服,晏晏去换上吧。”

    檀伽手?腕一翻,手?掌上就出现了一套纯白色的衣服。

    就是那种没有外面袈裟的练功服。

    秋晏点?头,老实接了过来。

    然后,檀伽抬头看向秋晏头发上别着的黄色小?蝴蝶珠花,那小?蝴蝶翅膀被?风吹时?轻轻颤动着。

    他嘴角抿着笑,伸出手?来,秋晏下意识脑袋后移了一下,视线往上看,就见檀伽轻轻将那只?小?蝴蝶取了下来。

    “这个,我先替你保管,头发扎个利落的马尾或是团成单个发髻。”檀伽轻声说道。

    他带着薄茧的掌心里,放着秋晏自己亲手?做的黄色小?蝴蝶珠花,风吹过来时?,小?蝴蝶翅膀轻轻颤啊颤,在他的大手?下,衬得?那只?小?蝴蝶越发小?巧可爱。

    秋晏就喜欢这些漂亮的小?玩意,脸上难免出现一些肉疼的表情。

    檀伽见了,忍不住笑,安慰她:“我替你保管好,结束体修时?,就还给你。”

    秋晏点?点?头,心想,晚上回青虚剑宗时?,她就又是有小?蝴蝶的人了,这没啥!

    这里就一处简陋的竹屋,所以,秋晏用?眼神询问檀伽之后,就自己推开了房门进去,再关上。

    进去后,秋晏没有立刻换衣服,而是打量了一下四周。

    屋子里很简陋,没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是一些很基础的生活用?品,睡觉的床,一张四方桌,几张竹椅,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东西。

    但是很整洁,那薄薄的一床被?子叠得?和豆腐干似的。

    秋晏走到床边,脱衣服,换衣服,把头发扎了个清爽的丸子头。

    推开门出来时?,她发现檀伽身上也换上了和她一样的白色练功服。

    秋晏以为檀伽会温温吞吞地教导她,结果,他声音是温和的,但行为一点?都不温和。

    “我只?教一遍,灵力如何运转于身体表面也只?说一次,练习半个时?辰后,就开始锻体攻击训练。”

    秋晏看着檀伽依旧浅笑温润的模样,当时?就有些恍惚,但她点?了点?头:“嗯。”

    别的不说,她的记忆力一直很好。

    日光下,檀伽就站在她面前,轻声细语地将天佛门的护体金刚术法的运转方式说了一遍,紧接着,他让秋晏的手?搭在他的手?臂上,让她用?灵力感受他的灵力在周身是如何运转的。

    秋晏的爪子搭在了檀伽的臂膀上,当时?第一个念头是,好硬好结实不愧是防御力超强的天佛门的弟子。

    “晏晏,认真一点?。”

    檀伽像是能感应到她这会儿的分神,忍不住出声说道,额前的朱砂印都好像闪烁了几分、

    秋晏忙收回心思点?头。

    她感受着檀伽刚猛温热的灵力从丹田处迅速流转至全身每一个角落,连耳垂这样的地方都不错过。

    当然,灵力运转是有特定的流向方向的。

    几乎是瞬间,她就感觉到了那一层覆在檀伽身体表层的磅礴灵力,其?中有天佛门的清圣之气?流转着。

    这大概就是天佛门的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练得?好了,刀枪不入。

    秋晏觉得?自己身为一名战斗前线的剑修,又是剑修里最招仇恨的布剑阵的剑修,这必须要学好了,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为了大家的小?命。

    “都记住了么?”

    檀伽说到做到,说只?演示一遍,就真的只?演示一遍,语气?还特别温柔,让人根本生不出什么反抗的心思。

    秋晏在脑子里将刚才檀伽说的话还有他的演练都演示了一遍,点?了点?头:“记住了。”

    “半个时?辰后,锻体攻击,先练习吧,这并?不难,你两位师兄当时?半个时?辰后都能掌握了,师叔说晏晏的天赋比你两位师兄还高,想来不用?半个时?辰也可以。”

    檀伽对秋晏给予高度评价。

    “这个护体金刚术修炼到最厉害会是怎么样的?”秋晏保证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为自己将来的修炼定下一个远大的目标。

    檀伽轻飘飘的两个字却?是带着十足的力量:“反弹。”

    秋晏信心满满地去了小?灯泡旁边的蒲团上趺坐——这个术法,是要锻炼对自身灵力哪怕是末微的精细程度的运用?,不需要手?脚乱动,打坐就行。

    檀伽扫了一眼小?灯泡所在的那片空地,阳光灿烂,晒得?特别毒。

    小?虎喜欢晒太?阳,但是秋晏……

    秋晏刚坐下,脸就被?晒得?红扑扑的,檀伽在院子里的雪松下坐下,抬眼朝着秋晏的方向看了一眼,指尖微动,秋晏的头顶上方飘来了一朵云。

    此时?阳光下,只?有小?灯泡的脑袋被?太?阳照得?反光。

    秋晏自从用?清痕草重?塑灵根后,灵力在体内就运转自如,不像是从前那样,一些经络之处总是凝滞的。

    天佛门的这个护体金刚术名字有点?硬,灵力运转也很硬,它与寻常灵力在体内的流转方向不一样,是每到一处特定的经络处,就会逆转方向,将灵力逆着在这一段经络里运转一遍后,再是回归到结点?处,顺着将灵力灌入,继续流转。

    虽然不懂原理?,但是,秋晏明显就感觉到这么一来,她的灵力在体内的运转速度更快了。

    虽然在逆着流转时?,她的身体有些痛。

    一刻钟的时?间。

    在秋晏的灵力流转了一遍后,檀伽睁开眼看了她一眼。

    果真天赋极好,比她两个师兄都高。

    檀伽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阳光落下来时?,有一缕穿过枝丫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泛出金色的光。

    他望着秋晏的目光柔软,却?也带着深深的慈悲怜悯。

    檀伽低头,手?腕一翻,秋晏的那只?黄色小?蝴蝶的珠花就出现在他掌心里。

    此时?无风,小?蝴蝶安安静静的,翅膀没有扇动,看起来就没有戴在秋晏头发上时?灵动可爱。

    檀伽忍不住用?另一只?手?轻轻拨弄了一下那薄薄的小?翅膀。

    瞬间,阳光落在上面,蝴蝶好像在这瞬间活了起来,灵动得?好像要从他的掌心里飞出去。

    檀伽轻轻笑了一下,视线再次落在秋晏身上,神情柔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个时?辰的时?间很快过去。

    秋晏第五遍运转术法之后,檀伽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晏晏,可以了。”

    她睁开眼,就看到檀伽一身白衣,手?拿棍子,站在她面前。

    秋晏有些迷茫,还没反应过来时?,檀伽伸手?递过来一根同样的棍子,她下意识伸手?去接。

    等她握住后,她听到檀伽温柔地问她:“准备好了吗?”

    秋晏心头一紧,下意识站了起来,点?头:“准备好了。”

    话音刚落下,檀伽手?里的棍子就冲她劈头盖脸砸了下来,秋晏别的话什么都来不及说,赶紧拿出手?里的棍子去挡。

    檀伽都没有用?灵力,只?是简单的挥棍,秋晏手?里的棍子直接被?打飞了出去,手?臂一下就被?打到了。

    但那棍子只?是轻轻一扫,并?未真正打到她,可她还是被?檀伽这严厉的样子惊到了,她仰头看向檀伽:“????”

    “不要分心,以我教的术法护体,第二下开始,不会是只?轻轻扫到你的衣服了,会越来越重?,晏晏,你要靠自己保护好自己。”檀伽顿了顿,说道,“你也可以打我,试试看。”

    秋晏听着这温柔如水的声音,忽然就心慌起来,她赶紧去捡自己的棍子,还没起身,余光就看到檀伽迎了过来。

    她心慌地下意识抬手?,但反应更快地是在体内瞬间运转护体术法。

    ‘啪!’

    檀伽的棍子打到了她手?臂,力道不重?,也不疼,可秋晏听他说道:“如果你是战场上的布阵剑修,刚才那一下是高境魔修击来的,晏晏,你的手?就断了。”

    秋晏打了个哆嗦,檀伽的第三?下挥了过来,朝着她的腿袭来,她打起精神,将周身全部的灵力快速在体内流转,并?在腿部汇聚更多的灵力。

    隐隐的,秋晏的身上有天佛门术法特有的清光隐隐亮起。

    檀伽的棍子却?没打在那条腿上,而是换了一条腿。

    秋晏差点?就跪下了。

    檀伽清润的嗓音同时?响起:“晏晏,不要投机取巧,当你的预判能力不够时?,你只?能做好全身的防御,不论?对方怎么变化,你都不用?惧怕。”

    秋晏还没来得?及有别的反应,檀伽第四下,第五下,第六下,第七下……第N下落下来了——

    “晏晏,不要躲开,我能预判到你躲避的方向。”

    “晏晏,刚刚那一下是不是很疼?我用?的力道是对应你筑基期的力道,思考一下,为什么刚才那一下特别疼。”

    “晏晏,试着反击,手?握紧棍子,用?你青虚剑宗的剑法,你的剑术不能落下。”

    “晏晏,有感觉了么?刚才那一下是否一点?都不疼?”

    “晏晏,捡起来,再来!”

    “晏晏,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

    小?灯泡每日例行的禅修结束,太?阳也快下山了,睁开眼就看到秋晏被?师父追着打,当时?就赶紧从自己的芥子囊里取出了藏起来的甜瓜和瓜子,拿出一块布摊在地上,徒手?将甜瓜掰成几块放好,把瓜子也放好。

    抬头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秋晏这一下不该失误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如果是他,才不会被?师父打疼。

    啊,秋晏这一下应对得?很好,青虚剑宗的剑法还算有点?厉害。

    这一把不行,秋晏不该弯腰避让的。

    哇!这一下厉害!

    “秋……师叔!你打师父呀!刚刚明明有机会的!”

    小?灯泡看得?实在着急了起来,马上就天黑了,秋晏的视力下降,到时?候会被?打得?更惨的。

    秋晏余光看到小?灯泡瓜子壳吐了一地,当时?就胸闷起来,气?喘吁吁的,一个没注意就被?檀伽敲了脑门。

    “晏晏,别分心。”檀伽气?不喘声不短,“打我。”

    秋晏回头看到檀伽的脸上还带着温柔的笑,当时?心里像是被?刺激到了,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一眼就好像看到了他的破绽一样,拿起棍子虚晃了一下,朝着他心口?打了下去。

    ‘啪!’

    清脆的声音瞬间响起,打是打到了,但是这声——

    也是秋晏绝望地被?反弹往后飞去的声音。

    余光里,她恍惚看到了两根制了一半的杖。

    作者有话要说:秋晏:我真的打了呀!QAQ!这个修仙界的人是怎么回事QAQ!!!虽然不疼,但心里受打击,要不你还是以身殉道吧亲亲檀伽!

    作者:爆笑如雷了家人们,感情戏,危。(今天作话字数有点多了!看了一下评论,我歇歇,晚点写个小剧场我先放WB,明天再放作话里。)

    以下推文时间啦,推荐基友溪之的大长篇大女主修真文《元希修真录》,升级流大女主爽文,已经225万字了,很肥,感兴趣可以看看哦,以下文案:

    有人修仙为了长生,为了逍遥,为了大自在。

    有人修仙只为求道,求得心中无上大道。

    陆元希修仙既是为了得道长生,逍遥自在,又渴望有朝一日参悟天地规则后能够返回前世再见自己的父母。

    一本功法,一方玉印,坚定道心,明心见性,人在局中又如何?

    修真路茫茫,陆元希身负绝佳天资,修无上心法,掌因果大道,乘风破浪,终有一日屹立道途之巅。

    谢谢小可爱们的雷和营养液么么哒!!!

    感谢在2021-06-3013:01:19~2021-06-3023:21: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系一只大饿魔.191瓶;冬眠40瓶;月白30瓶;幻影流云10瓶;鸡涌大橙子5瓶;解绿、来得刚好3瓶;书染2瓶;6颗柠檬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