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28、第28章 他多护短啊!

28、第28章 他多护短啊!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秋晏眨了眨眼,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檀伽手中禅杖现。

    然后他将小?灯泡递给秋晏照看?。

    她看?着檀伽的身影如光影一样掠至下方院子里。

    这是秋晏真正意义上看?檀伽出手。

    他根本不废话,那根禅杖像是有万斤重一样,厚重的威压,重重往卫拂青的脑壳上简单粗暴的一砸,他的脑门上像是开出了金色的莲花。

    这里一片都像是被震荡到了,在半空中的她都感受到了那股清圣之气?。

    卫拂青再也挣扎不得,狼狈不堪地扑在了地上,他七孔冒黑烟魔气?,可那魔气?,竟是连檀伽的佛光都不能净化?。

    静寂中,她好像听到檀伽轻声呢喃了一句:“果真如此。”

    秋晏忍不住朝前了一点,想要听得清楚一些。

    怀里的小?灯泡倒抽一口冷气?,道:“为什么这个人身上的魔气?,连我师父都不能净化?啊!”

    说完,他看?向秋晏。

    秋晏摇头,秋晏真的也不知?道。

    她这会儿脑子有点乱哄哄的,她一方面想着檀伽是不是这次见卫拂青时就察觉到了什么,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她有妖皇尾翎的啊,还是,他当时只是暗示自己?去薅明胤的尾巴毛?

    那天檀伽说了,妖皇尾翎会让人产生特别的幻想,莫非是趁着这种时候,让沈师兄刚猛地打?出卫拂青隐藏的魔气?吗?

    可檀伽为什么不自己?打?,以檀伽深不可测书里都描述过具体境界的境界,对付现在初期发育的卫拂青应该不难吧?

    另一方面,秋晏快昏厥过去了——原来当时她第一次见到檀伽时,就是这样一幅七孔冒黑烟的尊容吗?

    冥冥之中,她仿佛明白了为什么檀伽每次见到她时眼睛都在笑,这可不就是太好笑了!那时她还不止冒黑烟,还冒火呢!

    秋晏只要想想那天的自己?,再想想那天的自己?还当着檀伽的面看?不可描述的画册,当时脚指头都能抠出一座喜马拉雅峰来。

    以至于后来檀伽揪着卫拂青和?沈师兄离开这里,她也被秋晴拉着走的时候,都有些浑浑噩噩。

    但她就算这么浑浑噩噩了,还不忘记把留影石里刚才?记录的那一幕立刻发上了玉简论坛。

    同样浑浑噩噩的还有满身悲凉眉头紧锁面色惊恐的笨蛋妖皇。

    明胤回想起刚才?见到的那一幕撼天震地的一幕,不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后面,然后回想起来自己?现在人形,尾巴毛如果不是刻意释放是不会露出来的。

    原来人形开屏这么辣眼睛吗?

    呜呜呜呜呜呜,还好上次不是在秋晴面前开屏的,还好那人是晏晏小?妹。

    呜呜呜呜呜呜以后开屏还是化?作原型为我自己?正名?!

    妖皇特别心累地跟上了秋晴,给自己?打?气?!

    齐聚在这里的众多弟子们却?是被刚才?那一幕震撼得久久回不过神来——

    “沈师兄为大家付出太多了,我以后再也不嫌弃他偷鸡了!”

    “太感人了,沈师兄以身试变态,你们想想沈师兄的性格,他真的付出太多了!”

    “所?以说,还是我们青虚剑宗的剑修最厉害,我听说蓬莱东岛还想试图超越我们成为第一呢,呵!笑话!”

    “你们没看?到吗,天佛门的佛修门们都震惊了,竟然有魔偷偷跑进天佛门,还要被我们青虚剑宗的人打?出来!”

    “此时要是有留影石把刚才?那一幕录下来好了,等我练剑郁闷时,就翻出来看?两眼,能振奋我练剑的心!”

    “可不是吗,只要剑练得好,师父再也不担心我会碰到变态啦!”

    “不过,蓬莱东岛的卫道君原来是魔么?”

    “一年前大战时不是就被魔引过心魔,后来是佛子帮他把心魔引出来的,谁知?道这么一年,实际上是个什么东西?啊!”

    “姐妹们!快看?玉简论坛!刚才?那一幕竟是有人用留影石录了下来,传上来供整个无?妄界观赏了!”

    “哎我看?看?,标题是——《揭发蓬莱东岛岛主卫拂青真面目》!”

    “我得再看?一遍,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卫拂青可真绝啊,上次那本《粪染蓬莱》也被翻出来了!”

    “令人怜惜啊,如果我是他,日后就整日以面纱覆面,躲在家里再也不出来了!”

    秋晏欣赏完了大家的评论,心里舒服了很多。

    她这会儿和?秋晴等在大殿外,由于这是青虚剑宗内部的事情,所?以其他宗门的人和?无?关此事的人都被掌门的结界弹出了大殿广场外。

    妖皇虽然也是青虚剑宗的弟子,但因为与此事无?关,反正也被弹了出去。

    小?灯泡是妖,虽然是檀伽徒弟,也没能进来。

    “别看?了。”秋晴满面愁容地看?向秋晏,一脸‘我可拿我这妹妹怎么办’啊的表情:“我们剑修还是多练剑,不要沉迷在玉简论坛里。”

    “姐姐,你对卫拂青真的没有一丁点一丁点喜欢了吧?”秋晏有些意犹未尽,她挽着秋晴的手,冲她眨眨眼。

    秋晴一想到刚才?的画面,当时就打?了个冷颤,面色难看?,眼底是一副‘老娘可真是眼瞎’了的表情。

    秋晏明白秋晴此刻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如果精准描述,那应该就是——‘粉丝滤镜彻底破灭’。

    秋晴捂住了秋晏正要张开的嘴:“你可别说了!别在我面前提起卫拂青了!从前是我瞎了眼了!”

    秋晏心满意足,仿佛吃了一大碗红烧肉,真是不枉费她绞尽脑汁地黑卫拂青了。

    “恭喜宿主,第一大主线朝前迈了一大步,女主对原男主卫拂青的情意已经消失殆尽,如今在她心里,卫拂青就是人生黑历史?污点,现随时发布男配考察计划系列任务,发布任务的顺序从女主对男配的好感度依次而来,这不代?表最终好感度排名?。”

    系统的声音机械一般响起,却?让秋晏屏住了呼吸,来了兴致,立刻在心里问道:“所?以,现在我姐姐对谁的好感度排第一?”

    “等待女主修炼升级中,正式发布任务时,宿主就可以知?道。”

    秋晏:“……那檀伽这边呢。”

    “……宿主请继续努力哦!”

    秋晏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原计划,加强自己?素质来保住檀伽,的确是需要自己?再继续努力啊!

    正想着,大殿里传来了无?涯子师伯的咆哮声——

    “沈星何!自从收了你,我每日都得担惊受怕就怕别的峰头过来投诉,这次虽然错不在你!但你接下来一年——”

    “我错了我错了,师父,只要别让我吃辟谷丹,干什么我都愿意!做牛做马我都行!”

    “好,接下来你每日辅导你小?师妹练剑,把你这闲时间都给我用到正道上去!过段时间各宗门新弟子就要进入云生秘境第一次的试炼了,你师妹必须强!”

    “可是……我自己?也要练剑啊,师妹多菜啊,师父,我怕我一不小?心打?死师妹,这你就少了一个人养老了啊!”

    “不怕,我第一峰名?下共有五十八个弟子,少一个人养老不是问题。”

    “师父,那我可说好了,我下手很重的!”

    “废话少说,你师妹就怕你下手轻了!”

    “那师父,光吃辟谷丹我可能不行,我得多吃点肉,不然我没力气?折腾师妹。”

    “……可以让你师妹给你带饭,但为师说出去的话是不会收回来的,否则,我这掌门威仪何在?!至于你师妹愿不愿意给你带饭,那是你师妹的事情,与我无?关!”

    听完了全程的秋晏:“……”

    掌门师伯,你和?沈师兄的大嗓门是一脉相承,别人知?不知?道你掌门威仪在不在我是不清楚了,但在我们姐妹面前,你是一点威仪都没有了。

    秋晏心疼地看?向身边的秋晴,“姐姐在第一峰辛苦了。”

    秋晴脸上也是一脸隐忍的表情,她长长吐出一口气?:“都是为了对付魔族。”

    秋晏趁机追问:“那姐姐觉得大师兄这个人怎么样?”

    系统到现在没有发布过和?沈星何相关的任务,可从天啸城开始,沈星何就无?处不在,这实在是让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后面有大戏份。

    秋晏实在是有一种预感,觉得这原著中没有暗恋女主的奇葩男配或许是最后的捡漏王?

    秋晴脸上出现一言难尽不愿多去想想的表情,她闭了闭眼,才?说道:“是青虚剑宗一朵开得旺盛的奇葩。”

    她的脸上没有一丁点对沈星何感兴趣的样子。

    秋晏想想沈师兄的一连番操作,还有他自己?亲口承认的脚臭,忍俊不禁地点点头:“沈师兄确实,长这么大,掌门师伯没打?死他真的是辛苦掌门师伯了。”

    “檀伽啊,怎么样,沾到魔族,有没有身体哪里不舒服啊?”

    紧接着,秋晏就听到了掌门师伯对檀伽温柔体贴充满爱意的询问。

    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秋晏懂的,毕竟,别人家的孩子总是最好的。

    她还想听接下来他们会说什么,结果,声音一下子被隔绝了。

    秋晏叹了口气?,几乎没多想就觉得一定是檀伽布下了防偷听的结界。

    此时大殿内,衣衫破烂,表情依旧克制不住荡漾,偶尔眼神清醒时羞耻愤怒的卫拂青被沈星何一脚踩在脚下,只留下他尾巴那里几根残留的白孔雀毛愤怒又羞涩得颤栗。

    沈星何隐忍着,实在没忍住一剑又狠狠打?在卫拂青长尾巴毛的那个部位。

    无?涯子的余光扫到了自己?徒弟的动作,但也没阻止。

    檀伽的声音温柔如水,听得人心都跟着宁静下来了,无?涯子时常想,为什么了定那秃驴会收到像檀伽这么乖巧好看?又天赋超绝的徒弟呢?

    “谢师伯关心,我身体尚可,并无?大碍。”檀伽顿了顿,才?说道:“一年前,我从卫拂青体内引来的心魔已经消除,但师父给我的朱砂印并没有消失,而我的灵力不仅察觉不了卫拂青身上的魔气?,更净化?不了。”

    “先前,我只是凭直觉猜测,觉得卫拂青体内有魔气?,但这股魔气?蹊跷,所?以——”

    无?涯子立刻接过了檀伽的话,说道:“我懂,所?以你让沈星何去揍得他魔气?外泄!这魔气?的确不一般,就算现在就在面前,以我的修为,竟是都察觉不出来,他说不定不是唯一的一个这样的人,你看?这魔气?只是外泄,可就是死熬着不从卫拂青身体里出来,不是融为一体就是除非卫拂青死了才?会被逼出来,的确难搞。”

    这会儿,无?涯子摸了一把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思索一番,道:“你前几日去了一趟外海域,可有什么发现?”

    檀伽那双沉黑的眼像是两轮黑水银一样,又沉又黑,他的嘴角浅笑了一下:“师父说,他即将从外海域回来,除此之外,魔族并未有异动。”

    无?涯子听了,先是一喜:“等你师父回来,我们对魔族如今的动向必定了解更多,但是,按照之前我们几个宗门商议的计划,你师父应该在外海域还要待上很长一段时间才?是,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很不对劲啊,倒像是……”

    他抬头和?檀伽对视了一眼。

    檀伽的眼睛弯弯的,看?起来依旧温柔如水,他开口的嗓音也依旧沁人心脾,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抖了抖身体。

    “师伯的意思是我师父入了魔气??”

    气?氛一下子就剑拔弩张了起来,无?涯子当场就跑到沈星何身边,一脚踩在卫拂青的背上,义愤填膺地说道:“哼!谁敢污蔑了定,我就像这样把他一脚踩在脚底下!”

    沈星何无?语看?他:“……”

    师父你比我还狗啊!

    无?涯子对上了徒弟的眼神,并回给了他一个‘你懂什么,檀伽那个瓜娃子有多护短你不知?道吗?我刚刚只是一时有了质疑他师父的念头你没看?到他那暗藏危机的笑容吗?’的眼神。

    沈星何立刻又回了无?涯子一个‘师父你可算得上是檀伽的师伯,你用得着这样吗,掌门威严呢’?

    无?涯子立刻吹胡子瞪眼,嘴里没话,眼里满满的都是戏,他那眼神接着说道‘我的掌门威严都因为收了你这么个孽徒扫地了’!

    “两位……”

    檀伽十分温柔地打?断了师徒两个的眼神交流。

    “哎!”

    “我在呢师侄!”

    沈星何和?无?涯子立刻转头看?他,两个人的动作还特别一致。

    檀伽说道:“卫拂青就暂时关在青虚剑宗吧,天佛门的清气?对他无?用,而我曾经从他体内引渡出来过魔气?入体,我朱砂印未除,以免意外,就麻烦师伯了。”

    无?涯子立刻举手保证:“师侄说什么就是什么,就让沈星何这瓜娃子看?守卫拂青,虽然他们一个是金丹,一个是元婴,但只要这根孔雀毛插在屁股蛋里,那卫拂青就一直会处于一种这个致幻的美?妙感觉里,沈星何的剑又快,他绝对被压得起不来!”

    檀伽嘴角的笑容大了一些,看?向沈星何。

    沈星何被迫举手保证:“我保证,每天都压得卫拂青起都起不来!我以我的人格保证!”

    “你的人格不值钱,用你的剑保证吧。”檀伽慢慢悠悠的语调,依旧温柔。

    一提剑,沈星何脸都绿了,但在无?涯子的眼神下,拉着一张脸保证:“我以我的剑保证,压得卫拂青再也起不来!”

    檀伽满意地点头,抬腿就往外走,再没多看?一眼羞愤躺在地上还七孔冒黑烟的卫拂青。

    他打?开门,门外一颗脑袋没稳住身形,就这么一晃,直接晃进了他怀里。

    檀伽的动作一顿,低头去看?,秋晏从他怀里一下紧张地抬起头来,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她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佛子尊者啊,布下的结界就是厉害,在这样的结界布置下,以后我们说话都可以放心了呢!保准别人偷听不到!”

    这话简直就是在说——对不起,我啥也没听到您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吧!

    檀伽看?着秋晏说话时随着她动作轻轻颤动的黄色小?蝴蝶翅膀,忍不住多停顿了一下,才?是温声回道:“天佛门的结界布置的确比青虚剑宗要高明,你想学?可以来天佛门。”

    秋晏并不太想学?,她每天的学?习时间已经排满了,抽不出时间再学?习其他的。

    但檀伽说都说了,这就和?他们种花家人的传统‘来都来了’一样,互相得客气?一下做点什么,起码嘴上得说点什么。

    于是她点头:“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听说你们佛修的体修还练得非常好,身强体壮耐打?耐操练,比我们剑修身体棒,有空我也一起来学?习!”

    檀伽似乎很喜欢秋晏这种对知?识的渴望,他弯着眼睛,一脸欣慰:“你的两位师兄也曾来过天佛门进修过一段时间,布剑阵的剑修的确是需要身体强壮一些才?行,在大战时,通常是被魔族强力攻击的对象,我会与你师父商量一下的。”

    秋晏:“……”

    虽然很无?语,但是秋晏很好奇:“我两位师兄也来过?”

    “初到第九峰时,你两位师兄的头发掉的特别厉害,心灰意冷想转佛修,如今我院子里还有当初他们自己?亲自制的杖。”

    “……”

    “那他们现在的头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秋晏求知?若渴。

    檀伽垂下眼,那眼尾天生上挑的弧度总看?着笑意很浓。

    秋晏在他开口前立刻说道:“算了!让我们师兄妹保持点距离,保持点隐私,保持点互相的形象!”

    檀伽笑着点头赞同,然后眼神询问地看?着秋晏,仿佛在问你还有事么?

    秋晏回过神来对着他就是一顿猛夸:“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是机智的佛子尊者计划好了的!佛子尊者让沈师兄去给卫拂青种尾巴毛也是极其智慧的决定!但我还有几个小?小?的疑惑,想要佛子尊者帮我解答!”

    秋晴站在一边,看?着妹妹就这么旁若无?人的亲昵地凑到檀伽身边,看?着那两张美?人的脸,她忍不住嘴角上扬。

    “晴儿……我不是魔……”

    身后,卫拂青痛苦低哑又带着些荡漾,实在是让秋晴浑身发毛。

    她回头去看?,见到卫拂青被沈星何一脚踩在脚底下,狼狈不堪,哪有往日清冷矜贵的道君模样,她别开头,真是不愿再多看?一眼。

    甚至她觉得连不讨喜的大师兄都变得讨喜了起来。

    秋晴一句话没说,先离开了这儿。

    至于晏晏,和?檀伽两个人单独在一块儿,晏晏怕是要捂着嘴偷着乐了!

    秋晏并没有捂嘴偷乐,她满脸疑惑不解地看?着檀伽,微风吹过来,将两人的气?息都交融在了一起。

    “佛子尊者是不是知?道我有妖皇尾翎?”

    “不知?道,但晏师妹人脉广,想来拿到妖皇尾翎不是什么难事。”

    檀伽温润的嗓音里是耐心。

    这回答没问题,说不定檀伽早就知?道明胤就是妖皇了,她又与明胤走得近,就是……

    就是这一句晏师妹,是檀伽第一次这么叫她,弄得她还真的挺心慌慌的,她忍不住道:“佛子尊者,你还是别叫我师妹吧,我怕真成了你师妹,你可以叫我秋晏,晏晏,都行!就千万千万别叫我师妹,我怕秃头,不吉利,拜托了!”

    檀伽一听,笑出了声,笑得他两只眼睛都弯了起来,“好。”

    “佛子尊者,我还有一个疑问,卫拂青虽然还只是元婴,可是他也是蓬莱东岛的岛主呀,他的身体里都有魔气?,那其他人?还有,佛子尊者知?道有魔气?,为什么不直接自己?把这魔气?打?出来,要让沈师兄做这事?虽然是一举两得,但是……”

    但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就好像很多线团乱丢在一起,线头都被扯了出来打?乱了,颜色相差不多,很难分得清。

    原著小?说里,作者描绘从男主卫拂青的角度,佛子檀伽是反派。

    那么就依然从这个立场角度来看?,卫拂青这都有魔气?了,也可以是反派啊!!

    秋晏忽然就觉得,檀伽以身殉道的原因,更加不是那么简单了。

    她在一边皱眉很是正经且紧张的分析,可旁边的檀伽却?在打?太极:“晏晏和?小?虎一样厉害,观察敏锐,假以时日修炼必有大成。”

    秋晏很肯定,檀伽就是在打?太极!

    她还想再多说点什么,结果檀伽低头看?了一眼玉简,温润的嗓音不无?可惜,好像没能和?秋晏彻夜长谈一番十足可惜一般,他好听的声音轻轻说道:“我师父回来了,此事要与师父商讨,下次再与晏晏细聊。”

    然后秋晏就看?到檀伽身形一转,人已经飞出去好远了,她不由可惜,干嘛吗,她又不是山下的老虎!

    但她一想到小?灯泡喊自己?娘亲,再一联想小?灯泡是只虎妖……

    秋晏赶紧把这联想从脑子里弹开,她回头,没看?到姐姐,就看?到沈师兄将卫拂青的双手反剪在身后,押着他从大殿里出来。

    卫拂青时而清醒,时而完全被妖皇尾翎的致幻作用影响,表情就在清醒羞愤与迷蒙荡漾里切换。

    而他羞愤和?荡漾的对象都是沈师兄,场面喜剧效果就彻底拉满了。

    可他咬了咬牙,倔强不屈,说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卫拂青总有替自己?正名?的时候!”

    沈星何不等他说完,直接一剑拍的他眼泛泪花,夹紧尾巴毛,再无?道君尊严可言,堪称生不如死。

    *

    事后,秋晏趁着阿星没醒,给沈师兄用了一个时辰的沉星剑弥补他遭受的罪,沈师兄表示这样的事情他还可以干三百回。

    如今卫拂青也算是在无?妄界彻底扬名?了,蓬莱东岛的岛主与魔有关这事传的沸沸扬扬。

    各大宗门和?世?家都派了人去了蓬莱东岛查探。

    后面几日,檀伽都来过青虚剑宗,据说是了定尊者回来了,与掌门师伯见了面。

    当然,秋晏不可能见得到这位了定尊者,自然的,这两日也没遇到檀伽。

    而青虚剑宗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的其他宗门和?世?家的人,他们都是来看?卫拂青的,毕竟,像是卫拂青这样,连佛子檀伽都没能第一时间察觉出魔气?的入魔者极少。

    何况,卫拂青除了被妖皇尾翎致幻作用影响之外,神智还是清醒的,不被魔控制,这就更奇怪了。

    众所?周知?,魔族要么是令人生出心魔,从而屈从于魔族,要么直接侵占对方身体,掌控身体主权。

    但显然,卫拂青不属于这两种。

    这种能瞒得过佛修的寄生方式,实在是令人胆寒,说出去都没人相信的那一种。

    于是,带着众多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去天佛门现场观摩的秋晏莫名?其妙成了大功臣,因为正是因为这事,大家亲眼所?见,才?是相信。

    人多了,说出去,无?妄界众修士和?各宗门才?是重视起来,然后她就越发被全师门看?重,聂长老和?两位师兄每天都换着花样操练她,学?堂也不必她去了。

    秋晴过来探望秋晏时,看?到那满屋子画了剑阵的废纸,不由脑壳突突突得疼,十分庆幸自己?只是第一峰的弟子,最多只是被沈师兄吆喝着练剑而已。

    第九峰的学?习虽然枯燥且累,但秋晏习惯得越来越好,剑阵画得越来越快,甚至已经开始和?周师兄,南师兄一起讨论护发秘诀,更是学?习到了他们偷懒的诀窍,越发应付得得心应手。

    自从那一天系统说了会按姐姐的好感度分发相关人物任务后,就一直没有动静。

    秋晏好奇心就一直极为旺盛,好不容易等到这天,剑也提前练好了,师父交给她的剑阵背好了,还附带解出了一道几何难题——不,是剑阵难题,所?以,两位师兄都对她放行了。

    至于师父,师父不在,所?以她才?能偷懒出去一会儿。

    临行前,周师兄摸了摸她的脑壳,十分疼爱地说道:“师妹出门在外记得保护好自己?,最近别的宗门的年轻气?盛的男修来的多,可千万别被他们骗了。”

    在石桌上解剑阵的南师兄抬头看?着秋晏点头附议,斯文儒雅地笑:“师妹可千万别信那些话本里男修的套路,都不是什么好人。”

    “师兄放心好了,只有我骗别人,别人骗不了我!”秋晏实话实说。

    可惜,没人信,她看?到周师兄一脸看?小?傻蛋的表情,摇了摇头,道:“若是你姐姐说这话,师兄还信,但是你的话……”

    秋晏:“……”

    师兄,那你可真的太不了解我们姐妹了!

    但秋晏还是带着两位师兄的关爱,背上兔子包,离开了第九峰。

    她当然直奔第一峰去。

    一般书里剧情只有在开展事件时,男配们才?会搞事,最近宗门内就顾着修炼了,所?以,那几位也没听说什么事。

    倒是姐姐,她听说她被沈师兄整日督促练剑,天不亮就起,月上柳梢头才?歇。

    当时听说后,她就叹了口气?,就沈师兄这么个注孤生的操练法,估计姐姐对他生不出绵绵情意。

    沈师兄是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但是,他对于姐姐的剑术和?境界提升,应当是有卓越功劳。

    那天听掌门师伯说,过段时间新弟子要去云生秘境试炼,这秘境,书里提起过,是个给弟子们练手的地方,里面有许多灵草和?妖兽,据说还有各大宗门养着的小?魔。

    宝物和?灵草是为了让弟子们自行靠努力获取的,而妖兽和?小?魔则是让他们提高实战经验的。

    只是,秋晏行到一半时,遇到了檀伽。

    檀伽是和?她师父一起过来的。

    秋晏见到师父后,对于自己?偷懒跑出来立刻心虚,但她想都没想,若无?其事好像就是跑来找师父一般:“师父!见到你太好了,我正有问题要问你!”

    聂长老本来脸上表情凝肃,不知?道之前与檀伽在聊些什么,可在见到自己?的小?徒弟时,学?术大佬的脸上绽放出愉悦高兴的表情。

    然后,他偏头拉着檀伽的手,说道:“檀伽师侄,去云生秘境之前的这些日子,请务必好好操练一下我们晏晏的身体,将体修那一套全往她身上套,别怜惜她,起码比沈星何陪秋晴练剑的程度还要再猛些,我们家晏晏坚强,她受得住!”

    正好飞过来听到了这句话的秋晏:“……”

    作者有话要说:==

    秋晏:球球大家做个人吧,我都没机会和姐姐会面了!

    秋晴:努力升级龙傲天中,勿扰~

    今天依然前三十发红包哦!

    昨天读者id:42200281昵称:想退休的小火龙的小可爱第一个猜出来亲亲檀伽出场台词:打架时,话不要太多。可以想一下想要个什么小剧场噢!嗯,其他小可爱也可以说说!有空我就可以写!(因为配角多,有时候一章章节剧情里没办法都展示到!总之就是别急!这会儿戏份多的,不一定后面戏份也多,看具体情节!)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