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24、第24章 笨鸟先飞

24、第24章 笨鸟先飞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秋晏瞬间明白陆长天葫芦里装的是什么笔了,倒抽一口气,正要后退,结果谢岐杉一眼就看?到了秋晏。

    自天啸城分别?后,也是秋晏进阶为筑基后,这傻蛋第一次见,开口就又认错人——

    “晴儿,好久不见!”

    秋晏:“……”

    重点?把谢岐杉从准姐夫名单踢得远远的。

    其他人本来?只是和?陆长天争锋相对,剑拔弩张,没?有注意到这里的秋晏,这会儿一下子将视线齐刷刷看?了过来?,各种情绪都有。

    浓烈思念忍不住的敖旭,疯狂爱恋但一看?到秋晏就眯起眼认出她的陆长天,还有——

    “秋姑娘!”

    还有江流笑弯了眼睛地?抬手和?秋晏打招呼,他看?起来?很?兴奋。

    秋晏僵在原地?,看?着这几人一起朝着自己走?来?,也不打架了,当时就想?转身跑进姐姐怀里喊救命。

    但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她站在原地?。

    “嗨,都吃了么?”

    秋晏抬手打招呼,笑呵呵的,十分亲切。

    陆长天英俊冷郁的脸上浮出一抹浅笑,有点?坏心眼的那种,他收起了自己的三叉戟,改为手中?摇着一把黑色玉骨扇,在那晃啊晃,好似看?大戏地?退后了半步。

    秋晏注意到了他的表情:“……”

    狗疯批果然是一眼能看?出她和?姐姐的不同,这会儿想?看?自己情敌们的笑话!下次还让你捡萝卜干!

    “秋姑娘!你筑基啦!”

    江流那张带着婴儿肥奶奶的脸凑了过来?,他身量也极高,和?谢岐杉他们几个?差不多高大,只是那张脸实在是生得有些欺骗性。

    秋晏眨眨眼,心想?,她姐姐之前在天啸城时就已经是筑基状态,那时,虽然没?来?得及和?江流说上话,但是宴席时,他就坐在她们对面,有心的话,应该可以看?出来?姐姐的实力?的。

    在这个?修仙界,高境的修士都能一眼看?穿比自己低境的修士修为的。

    “一看?你江流就不了解晴儿,晴儿乃天之娇女?,她在天啸城时就已经是筑基了!”谢岐杉露出一口白牙,对着江流哼了一声,敌意很?浓,杀气毕露。

    敖旭上下看?了看?秋晏,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他的目光移到了秋晏头上戴的兔子珠花上。

    他记得,晴儿性子里是不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的,倒是秋晏喜欢,之前在天啸城时,秋晏就喜欢戴一只黄色小蝴蝶珠花。

    “你是……”

    秋晏刚想?点?头说对,她是秋晏,结果江流又弯腰凑了过来?,那张俊俏好看?的脸放大在她面前,纯洁如婴孩的眼睛就这么直直看?着她。

    “我知道,你不是秋晴姑娘,你是秋晏。”江流笑眯眯的,“我大姐听了你的话,都决定不再痴恋卫拂青了,你对我们江家?有大恩!秋晏姑娘,我叫江流。”

    秋晏的脑袋后移了一下,十足惊讶!!!

    除了疯批陆长天之外,江流是第一个?分辨得出她和?秋晴的人,其余人,第一次遇到总是或多或少?会认错。

    当然,鸡生之敌沈师兄除外,在他眼里,只凭大宝剑认人。

    “你分辨得出我和?我姐姐?”

    秋晏也不想?管其他人了,盯着面前江流放大的脸,忍不住问道。

    江流拍了拍秋晏的脑袋,动作却一点?不显得油腻浮夸,他眨眨眼,说道:“家?里姐妹多,我也有一对双胞胎姐姐,从小要是不认清她们的话,我要挨揍的!再说,秋晏姑娘和?秋晴姑娘也不难分辨呀,秋晴姑娘性子温柔沉静,秋晏姑娘……”

    说到这,江流顿了顿,秋晏迫不及待想?听到家?里有一群姐妹的他口中?对自己的评价:“我怎么了?”

    江流笑了脸,脑袋歪了一下:“秋晏姑娘很?可爱呀。”

    秋晏当时就在心里给江流直接加分加分加分加到了九十分,她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笑得很?快乐:“江公子好眼力?!”

    哪个?女?孩子在别?人夸自己可爱时不开心呢?

    江流咕哝道:“我要是眼力?不好,我在家?中?都不能过好日子。”

    秋晏想?想?他家?里一大堆姐妹,忙拍了拍他肩膀:“我理解。”

    他们两个?一来?一往的,直接就把旁边几人忽略了。

    敖旭的脸又羞红了,为自己再次将秋晏认错成秋晴感到羞愧内疚,他很?认真的看?秋晏,鼓起勇气也说道:“小妹这几日不见,变化有些大。”

    秋晏抽空对他打招呼:“敖大哥。”

    说完,她的眼角余光就斜视了一眼傻大憨谢岐杉,故意忽略他忽略他。

    谢岐杉对于自己再次认错人有些无法接受了,在听到秋晏开口后,就恨不得将自己的存在感放低放低再放低。

    而敖旭听到这一声清脆的‘敖大哥’后又活了过来?,忙问道:“你姐姐此时在何处?自从那一日去城主府时分别?,我们就没?见过面了。”

    得知面前的人是秋晏而不是秋晴后,这里剑拔弩张的修罗场氛围就解除了。

    秋晏犹豫一下要不要告诉他们自己姐姐在里面和?明胤说话,然后抬眼时下意识朝着陆长天站的方向看?一眼。

    结果这一眼,她就看?到那里哪里还有陆长天的身影。

    谢岐杉也发现了,他当下就要质疑这陆长天去了哪里,结果,后院那边传来?异动。

    秋晏跟着大家?的目光扭头去看?,就看?到陆长天和?明胤在高空之中?打了起来?。

    两人都生得俊美,那矫健的身姿在高空之中?如游龙一般。

    他们也不说话,光打架了。

    一把三叉戟,一把像鸡毛掸子的武器交锋的时候,空气里灵力?肆虐,风哗啦啦得吹。

    秋晴从后院跑出来?,仰头看?着头顶上方,很?是无奈:“你们别?打了!”

    秋晏忙拉住秋晴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这里还有三个?呢,和?和?平平的,果然疯批就是事多吗?

    秋晴被自己妹妹问这种事,不免也有些难为情了,一向温婉沉静的脸上露出窘迫来?,但也大大方方地?说道:“还不是那只孔……还不是明胤口无遮拦,说要与我结契,与我合籍,缠着我答应,陆师兄一进来?就听到这些,他这人向来?人狠不多话,当场就拔出武器了。”

    秋晏点?头:“然后呢?”

    “然后……哎,然后明胤还直接就说道,谁打赢了,谁才有资格娶我。”

    秋晴脸上真是烦恼极了,脑壳都似乎大了三倍。

    “姐……”

    秋晏刚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就听到身后一阵呼啦风吹,扭头一看?,只见敖旭和?谢岐杉也加入了战斗。

    ‘轰——!’

    好巧不巧的,这会儿又打雷了,众所周知,雷雨只浇谢岐杉,此时谢岐杉又去与他们几人扭打成一团,所以,天雷滚滚,暴雨不停。

    江流站在下面仰头看?了看?,忙跑到秋晏身边躲雨。

    秋晏来?不及震撼这一幕,就先好奇江流怎么不上去厮打,忙问道:“你怎么不去打?”

    江流迷茫地?眨了眨眼:“家?中?教导,在外别?惹事,除非弟子交流,切磋,不然我的大刀不=拔=出=来?。”

    秋晏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刀修。”

    江流笑得甜蜜:“多谢夸奖。”

    “晏晏,先别?说了,现在怎么办?我们已经欠债无数,要是他们把掌门尊者的屋子给扫平了,我怕我们姐妹两也被扫地?出门。”

    秋晴忧愁极了,以前在卫拂青身边时,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如此魅力?。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檀伽和?沈星何也从屋子里出来?。

    沈星何还光着膀子没?来?得及穿衣服,手里还拿着那本《男德规范》,他看?到外面来?了这么多人还打起来?了,先是一愣,接着看?到他们外放的灵力?让这院子里种的菜都蔫了,当时就着急了。

    一想?到等师父回来?这锅又得自己背,他拔剑就冲了上去:“谁敢动我师父的菜!”

    沈星何这人虽然比较一言难尽,但是,他的剑却是青虚剑宗这一代弟子中?无敌的存在。

    直来?直去的剑,在空中?留下几道残影,一剑过去,就将几人分了开来?。

    那剑的力?道,实在是刚猛直,就和?他这个?人一样。

    沈星何的剑最后与陆长天的三叉戟相撞,发出耀眼的火花,两人腾空立在空中?,风吹起他们的墨发,将两人的头发都纠缠到了一起。

    气氛却没?有半点?暧昧,只有紧张。

    连檀伽都眯了眯眼。

    哪知道沈星何开口就破坏了气氛:“你赔钱我就让你随便打。”

    陆长天:“……”

    他懒得对付沈星何,收起武器,直接飘落在地?,刚好就潇洒地?落在秋晴面前,他的头发还因为谢岐杉的原因湿了。

    湿发黏在他苍白的脸上,更有一种病娇疯子的美,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秋晴,脸上的神?情无辜可怜却又危险,声音压低了几分:“你忘记我们在山洞的那一晚了么?”

    秋晴的脸红了,却是按了按眉头:“陆师兄……”

    气氛瞬间暧昧,令人遐想?,不由呼吸都停了下来?,想?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一晚。

    秋晏却一点?不想?知道他口中?的山洞那一晚是什么,她被陆长天这在众情敌面前占领高地?的智商震撼到了,忍不住都后退了半步。

    然后她就撞到了人,本以为是江流,结果回头一看?,是檀伽。

    檀伽此刻的目光放在那一群又将秋晴围起来?的男人那里,除了江流被迫卷入战局外,谁都想?站到秋晴的身边去。

    当然,沈星何除外,沈星何已经盘腿坐在地?上,收了剑,开始看?那本《男德规范》了。

    他的表情是大为震撼的表情。

    “这就是秋晴姑娘的追求者了。”

    檀伽微微侧身低头,在秋晏耳旁开口。

    秋晏长长地?叹了口气,点?头,听着前方传来?的各种对话——

    “秋姑娘,小妹说我两可以成为天下第一好的亲密朋友!”

    “晴儿!这天都遮不住我对你的爱,这地?都埋不了我对你的情!嫁给我!”

    “秋姑娘,我现在就脱了衣服给你开个?屏好么,我是天下第一美白孔雀!”

    “大家?出门在外,还是不要动刀动剑啦!”

    “秋晴是我的,如果不是她,你们已经是死人了。”

    她现在有一点?点?怀疑,当初卫拂青能打败这一群单独拎出来?都能做不同类型男主的男配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卫拂青除了渣,算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可是渣是原罪,虐姐姐千百遍是不可饶恕的罪。

    秋晏不想?管这些人了,她累了,想?休息一下,让大脑得到充分休息后,再想?想?办法。

    或许这些人都不适合姐姐,她虽然是个?原著读者,也希望女?主最后甩掉卫拂青后有个?超级宠爱她的男主疼爱她。

    可如今,她忽然觉得,龙傲天姐姐独美也挺好!

    “请注意请注意!宿主你的思想?很?危险!本书大多数读者的心愿是给女?主择选一名‘成功女?人背后的贤夫’,请不要偏移主线!”

    秋晏:“……”

    “还有,恭喜宿主,所有男主候选人已经集齐,现在开启任务【团结友爱】,任务目的:相亲相爱,不打架不撕逼,任务失败挥剑三万下。”

    “……”

    系统出声得可真是及时啊!

    这任务也真刁钻啊,这无疑是在告诉她——嗨,把这群沙雕都变成好姐妹吧!

    一个?个?都是钢铁直男,怎么变好姐妹!

    “佛子尊者,你将来?会有道侣吗?”

    秋晏这会儿真的有点?脑壳疼,一时不知从何下手,正好又挨着在场为数不多的正常人,忍不住仰头看?他,小声问道。

    “道侣?”

    檀伽听到秋晏的问题怔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笑,他开口的嗓音依旧温柔,从容,也没?有好奇为什么秋晏会这么问,他回道:“我是一名佛修,不会结道侣。”

    “真的吗?佛子尊者,你不好好考虑一下再回答吗?佛修……我听闻也有修欢喜禅的,欢喜禅的佛修就能结道侣。”秋晏不死心,又问道。

    檀伽笑了起来?,笑容舒朗,他的眼睛弯起来?时,好似多情人,他低着头对秋晏说道:“我修的是慈悲禅。”

    秋晏是知道慈悲禅的,慈悲禅,心怀慈悲善念,心中?满是苍生万道,普渡众生,从不为一人停留,是为多情大爱。

    因为他对众生始终都是一样的,秋晏觉得,因为平等,其实也没?有什么多情与无情可言了。

    总归是不可能动情。

    秋晏长长地?叹了口气,檀伽是不可能对她姐姐动心的了,而她姐姐也不喜欢檀伽没?有头发。

    她刚才也只是被这一群人弄得脑壳疼才问了这么一句。

    “够了!”

    人群中?的秋晴终于发飙了。

    是时候了,这个?修仙界不太正常,还好她也不走?寻常路,先试试看?能不能唬住他们!

    秋晏深呼吸一口气,立刻拿出大宝剑,御剑而上:“诸位!请听我说!我是我姐姐的唯一的家?人,若是想?娶我姐姐,没?我同意是不可能的!”

    众人先是被秋晴弄得一愣,紧接着又听到秋晏的声音,忙抬头去看?。

    秋晏站在一把散发出蓝色幽光的大宝剑之上,像一朵嫩黄的迎春花一样。

    檀伽忍不住也抬头朝着她看?过去。

    可她小脸严肃至极:“我们秋家?人选夫,是有规则典范的,这是我阿娘阿爹留下的规矩,谁能做到那本我秋家?家?传的规则典范上所写?的每一条,才算是半只脚踏入我秋家?大门!”

    秋晴也被妹妹搞的这一出弄得有点?懵。

    她们姐妹是秋家?人,但秋家?早已灭亡没?落了,他们姐妹都没?见过家?人,自小相依为命,哪里来?的阿爹阿娘,又哪里来?的规则典范?!

    “你们在这奋力?讨好我姐姐,可有没?有想?过,有的人已经笨鸟先飞开始看?书了?”

    秋晏语气沉重,似恨铁不成钢。

    下方除了陆长天的眼睛还幽沉冷郁外,其余人眼底都是大大的迷茫。

    但他们都被秋晏震慑住了。

    秋晏看?着这一群被剧情被女?主吸引到这里的男配,抿了抿唇,抬手指向了一边光着膀子看?书的沈星何:“你们看?到了吗?沈星何一个?剑修已经看?我们家?的家?传典范看?得热火朝天了,如果在一个?赛道上,他已经跑了小半圈了!”

    忽然被点?名的沈星何惶恐地?抬起头来?,拿着书的爪子一时不知道该松开还是拿稳。

    他看?着四周朝他看?来?的虎视眈眈的目光,尤其是陆长天那货的,当时就要开口说‘书给你们’。

    但秋晏不给他这么个?机会,秋晏说道:“一会儿我就让沈师兄抄几份给你们人手一本!一月一次考核,回回优秀,才算勉强跨进我秋家?大门!”

    沈星何:“……”

    我吃洗脚水味辟谷丹就算了,我为什么还要抄书,给钱吗?

    秋晏悄悄摸了摸自己的大宝剑暗示沈星何。

    沈星何悟了,毫无怨言。

    秋晏又在最后说道:“佛子尊者最为博学,他看?遍万书,对我秋家?典范也是有所耳闻,诸位平时有什么问题,也可去问佛子尊者,放心,他与我一道是考验你们的人,和?你们不是一起的!”

    全场静寂——这种事,只要一个?人沉默了,另外的人都不自觉沉默深思,即便觉得发展有些诡异,可此时来?不及深想?。

    秋晴虽然不知道妹妹的脑袋瓜里又冒出来?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但她此刻只想?清静,忙说道:“我妹妹说的是!”

    读书人敖旭第一个?迫不及待且自信地?走?向沈星何,满脸的‘论读书在场谁都不是我对手’的表情。

    谢岐杉第二个?跟上去,他满脸的‘我虽然不懂但我不能落后’!

    第三个?跟上去的是披着无涯子的火锅味外袍,双腿腿毛还是迎风飘扬的妖皇,他脸上都是‘我们妖最不喜欢读书但为了秋晴我拼了’的神?色。

    江流挠了挠头,却是走?向了秋晏。

    秋晏:“?????”

    你怎么不按剧情走??

    江流笑得灿烂,摸了摸腰间的大刀,走?过来?对秋晏说道:“我还不着急娶妻。”

    唇红齿白的少?年郎,美好得像是初升的太阳。

    秋晏有点?可惜,他怎么就还不着急呢?

    然后她将视线看?向明显智商最高也最难搞的陆长天,陆长天站在秋晴身边,一动都没?动,

    秋晏忍不住与秋晴对视了一眼,秋晴这会儿忽然就心领神?会,转头看?向身边的陆长天,小声喊了一声:“陆师兄……”

    陆长天抿了抿唇,深深地?看?了一眼秋晴,脸上是‘只要你想?我就会做’的表情,走?向了沈星何。

    姐妹两看?着这一幕,都是松了口气。

    至于一下子面对这么多各宗门天之骄子朝他走?来?的沈师兄会怎么样,不在两人考虑范围之内。

    这小院子,在无涯子尊者回来?之前,总算是宁静下来?,各家?的天之骄子们到最后也不用沈星何抄书了,就在外面院子里露天抄书。

    仿佛秋晏那本《男德规范》是什么金科玉律一般,就连原本不想?参与其中?的江流也忍不住凑过去看?。

    “佛子尊者,我和?姐姐说会儿话,你帮我先看?着他们。”

    而檀伽被秋晏拉着站在他们面前。

    他从未见过这种场面,昳丽的面孔上,长睫轻颤了一下,看?了一眼一脸满意的秋晏,嘴角依旧是掩不住的笑意。

    实在是……有趣。

    “好。”

    秋晏十分满意。

    气氛就……诡异的和?谐。

    秋晏不知道从前修仙界是不是这样的,但反正,她眼中?的修仙界各配角,都可爱且好哄啊!

    而且目前还没?遇到什么反派,除了那几个?候选者难搞点?,没?什么其他毛病。

    接着,她就听到了系统优美的声音:“恭喜宿主任务完成,奖励:一件上品法衣。”

    秋晏美滋滋地?拉着秋晴去了沈星何和?檀伽给她们打扫好的屋子,然后直接拿出了那件上品法衣。

    样式是一件水红色窄袖长裙,适合剑修穿。

    “姐姐,这个?给你。”秋晏拿着衣服就对着秋晴比划,“真好看?,真适合姐姐!”

    秋晴从前在蓬莱东岛时,经常外出任务,斩妖除魔,扶助弱小,她是知道法衣的。

    法衣这东西,极贵重,无妄界炼器师很?少?,出色的炼器师就更少?,物以稀为贵,有时,哪怕是一件下品法衣都有价无市。

    曾经一次重伤后,卫拂青送过她一件下品法衣,不过,那件法衣在一年多前那场大战里,被他亲手捅穿了。

    秋晴伸手摸了摸手上的这件质地?轻盈似书中?描绘的鲛丝制成的衣裳,忍不住屏住呼吸:“晏晏,你是哪里来?的上品法衣?”

    秋晏本来?还想?拿卫拂青做借口,可秋晴这会儿双胞胎感应雷达哔哔直响,直接抢在她之前开口说道:“卫拂青不可能有这样的上品法衣还赠予给你,上品法衣,无价无市。”

    这么厉害的吗?!

    秋晏眨了眨眼,然后又抱着秋晴的胳膊:“姐姐,反正我不偷不抢的,这是我自己的东西,嗯,就和?你那把灭凰剑一样啊,你就当是奇遇得来?的。”

    系统法则不能告诉别?人,否则她早说了。

    提起灭凰剑,秋晴怔了怔,随即释然了,她拉着秋晏的手,将衣服推了回去,“晏晏的人品,阿姐当然信任,但是既然是你的奇遇,这衣服你就自己留着穿,遇到危险,能保命。”

    秋晏心里暖暖的,可她很?坚持:“我有姐姐护着,而且虽然魔族有卷土重来?的趋势,但我们现在入了青虚剑宗,我也遇不到什么危险,可姐姐不一样了,我担心卫拂青对姐姐不死心!”

    而且身为女?主的姐姐可比她身处的危险多的多了。

    “晏晏……”秋晴鼻子一酸,看?着妹妹坚持的眼睛,无奈又心中?熨帖。

    “而且,这水红色很?衬姐姐,特别?好看?!”秋晏拿着就要秋晴试试看?。

    秋晴眼角都湿了,任由秋晏在自己身上比划。

    秋晏这个?时候,趁着姐姐感动不已对她爱意爆棚的时候,才凑过去:“姐姐,那你和?陆师兄到底发生过什么?那个?山洞又是怎么回事?”

    秋晴的眼泪吞了回去:“……”

    她看?着秋晏实在是好奇的模样,才避重就轻地?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宗门家?族试炼,我撞见了陆师兄杀人,他便把我束在身边,试炼那几日都让我跟着他,否则就杀我,大概这么一件事。”

    秋晏脑补一百出疯批和?治愈系美女?不得不发生的大戏,点?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

    她透过窗看?向外面院子里大家?勤勉读书的模样,实在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谁会成为她的姐夫。

    秋晏的目光忍不住在檀伽修长脱俗的背影上驻足了几秒,心情就很?好,看?了好一会儿,她的目光才移开。

    结果檀伽身边是光着膀子大冬天满身是汗的沈星何,一下子,刚才那种美妙的气氛消失了个?干净。

    ……

    檀伽回天佛门时,夜已经深了。

    他的怀里放着一只食盒,食盒带着温热的温度,他一直没?放进芥子囊里。

    这是离开青虚剑宗时,秋晏硬是塞到他怀里的,当时她仰着头,一双眼睛比黑夜里的星子还要亮,她说道:“佛子尊者,我和?姐姐做了好些糕点?,你快吃,再拿回去给小灯泡一些,小灯泡爱吃甜的。”

    檀伽落地?时,袈裟轻轻扫到地?上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屋子里亮着一盏灯,小灯泡听到动静后,两只耳朵立刻冒了出来?,从床上跳下来?,推开门奔了出来?。

    “师父!你可回来?啦!”小灯泡抱住了檀伽的腿,鼻子又十分灵敏地?朝上嗅了嗅,盯着檀伽手里的那只食盒,眼睛都亮了。

    “秋晏做的甜糕,让我专门给你拿回来?的。”檀伽眼神?柔和?,他微微弯腰,一把捞起小灯泡,抱着他进了屋子。

    檀伽住的地?方简单到简陋,油灯将一大一小的身影在墙壁上拉长。

    小灯泡抱着食盒坐在了竹床上,嘴里奶声奶气地?咕哝着:“她现在才想?起来?甜糕,哼,才这么点?,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他抬头时,看?到檀伽已经脱了外袍袈裟,在床上坐了下来?。

    屋子里就点?了一盏油灯,小灯泡觉得今日师父额心的朱砂印看?起来?越发红润了一些。

    檀伽的姿势放松地?斜靠在床头,眉眼垂着,橘色的灯火下,整个?人越发平和?温润,却也自在,他修长的指尖翻转一下,手里忽然就出现一本书。

    小灯泡嘴里满满地?都是甜糕,凑过去一看?,发现师父今天换了一本话本子。

    他是知道的,师父平时清修完就喜欢看?话本子,师父说,佛修要入世,从容面对任何人,总要了解世人的贪嗔痴,而话本中?描绘的,也正是人心所向的欲望,很?有意思。

    可惜他是只妖,最不爱看?书了,可他喜欢听师父每晚说书给自己听。

    “师父,今天是什么故事呀?”

    小灯泡满心期待地?躺进檀伽的怀里,小小一团,还自动露出光脑袋上的两只白虎耳朵,方便师父撸。

    檀伽翻开了书页,昳丽俊美的脸上,唇角是若隐若现的舒展惬意的笑。

    温柔依旧,从容坦然,他的声音低低柔柔的,道:“《修仙界第一美人的旷世绝恋》”

    小灯泡眼睛亮了起来?,插嘴道:“咦,是写?秋晴还是秋晏的呀?”

    作者有话要说:秋晏:是希望明天的沈师兄是正常的沈师兄,另,亲亲檀伽,你爱看什么?我都能为你定制!

    看留言,好多人喜欢沈师兄啊,有些意外~~~不过其中有几个的确是重点描写对象的!不到最后都别急啊,我也喜欢师兄哈哈哈哈

    ===

    每天看留言都超开心,我都会抽着回复的!贴贴大家!!么么哒!!!!一会儿发昨天的前三十名红包!!

    明天开始,正式剑修生活!谢谢营养液和雷爱你们么么哒!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