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21、第21章 不愧是你

21、第21章 不愧是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欧阳盈盈被其他师兄叫走了,秋晏赶紧在一边偷摸着拿出小本本,复习上面自己总结的的关?于妖皇和?陆长天的情报。

    这两个人,实在都是不好对付的。

    比起读书人敖旭和?表面邪魅狂狷实则傻大憨的谢岐杉要难对付多?了。

    先来看看妖皇,姓明名胤,听着还?挺正经的一个名字,但?是,他是一只孔雀妖。

    公孔雀嘛,擅长开屏,后来追求女主的时候,时不时就想在她面前开个屏,没办法,公孔雀求偶就这德行。

    不过她还?挺想看妖皇开屏的,一般人也见不到,既然都是皇了,开屏起来一定是公孔雀之?最?吧!

    他是怎么?认识女主的呢?

    初次邂逅总是浪漫的或者狼狈的,妖皇第一次见到女主时,就是那一次魔尊黑诡作乱之?时。

    魔尊与妖皇商讨一起对付人族修士,魔妖两族团结攻占无妄界,妖皇不同意,两人大打出手,随后,妖皇受伤时,被姐姐救下。

    然后这只孔雀就对姐姐芳心暗许,整天就想在她面前开个屏了。

    妖皇带领妖族退去境森,不准妖族随意出来,并?和?人族保持友好关?系,也是因为秋晴的关?系。

    总之?,人不坏,可?能就有点明骚,书里描述是肌肉猛男的骚,喜欢穿彩色的衣服,而且还?是个不分东南西北的路盲。

    她觉得妖皇难对付是因为,他是一只妖,妖,有时这就不按常理来,妖术什么?的,实在是让人难以招架。

    对了!妖皇都是妖族之?皇了,而且还?是一只孔雀,最?怕的东西却是毛毛虫。

    怕到什么?程度呢?后期和?女主在一个画面里时,不小心看到毛毛虫就跳起来化作原型蹦进了女主怀里那种怕。

    秋晏立刻就在心里记下了,得捉两条毛毛虫放在身边做备用?。

    好,复习完妖皇这个人,再来看看原书里的陆长天。

    陆长天,乌东陆家这一代最?有天赋的天骄,但?,他在陆家也不是一帆风顺地长大。

    他身世就有那么?点美强惨的味道了,放别的书里,那是绝对可?以做病娇美强惨男主,然后再来个女主救赎治愈他那种。

    陆长天是陆家家主在外和?别的女修鬼混生下来的,当然现在这一条,在他的绝对实力之?下,陆家没人敢提起了。

    他从小过得是孤苦伶仃,吃不饱穿不暖,小时候也没个爹,还?在外讨过饭,真的是催人泪下的经历。

    被人欺负多?了,陆长天这人就自强不息了,行为做事也比较狠。

    伪装成小白兔猎杀欺负他的人,那时他五岁。

    他娘修为低,只是个练气,生下陆长天后就郁郁寡欢,终于在他十岁的时候离开人世,然后告诉了他关?于他的身世,然后陆长天背着他娘的尸体跋山涉水找上陆家。

    陆家家主是渣男,还?是个妻管严,不敢认,但?是看到他天赋卓绝,就收下他,丢在外门当个弟子。

    家主夫人生的儿子女儿天天欺负他,陆长天不还?手,一直等到术法有所成,当着陆家家主的面,搞残了陆家那一代原本最?有天赋也欺负他最?惨的大哥。

    书里描述【陆长天整日穿着一件黑色长袍,衬得他苍白的脸越发没有血色,浓黑的眼睛幽深一片,危险与疯狂悄悄地潜伏在黑幽之?下,他轻轻抬手,唇角还?勾着一抹笑,大哥陆天骄就被洞穿了身体,当场殒命。】

    陆家主母当时就气疯了,想杀了他,结果陆长天越境将她弄得半身不遂,死却死不了,余生痛苦。

    这一出手,简直震撼陆家满门。

    紧接着,陆长天又对陆家家主做了什么?,书里没怎么?描述,总之?,那天起,陆家家主就差给陆长天跪下了。

    修仙界,强者为尊,从那天起,陆长天就是陆家说?一不二的少家主,没有人敢说?他一个字。

    可?以说?,陆家家主都忌惮这个儿子。

    这些,都是陆长天遇到女主之?前的经历,他遇到女主时,表面看起来就是个正经正常的黑衣男修,他从第一面见到女主,就对她感觉不一般,他想毁掉女主身上的美好,却又忍不住被吸引。

    总之?就是个疯批,做出的事很疯狂,又善于蛰伏。

    啊对,书里没怎么?描述陆长天和?女主相遇时发生的具体事,按照那天她问?姐姐时,她的那个表情,应当是有一段故事的。

    可?惜,书里没有详写。

    秋晏觉得,要是魔尊真死了,卫拂青又没有干掉陆长天的话,说?不定将来陆长天会取代魔尊成为新?一届魔尊。

    对了,陆长天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是一个强迫症。

    但?是强迫症应该也不算什么?弱点吧。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合上了自己的小本本。

    要把这两人改造成男德标兵,实在是太难了,一个骚,一个疯。

    她要不把重点放在小奶狗江流和?书生敖旭上?也不知道姐姐对哪个最?来电。

    好了,现在号码牌已经抽好了,秋晏得按照报名时发的地图,自己前往千层塔了。

    师兄们不负责带路,青虚剑宗始终贯彻一项原则——自强不息。

    当然,要是找不到千层塔的人,自动就失去内门资格,划分为外门,而他的搭档则是自动与其他人按照序号再行配对。

    这号码牌上面的数字现在是有亮光的,要是试炼失败,光就灭了。

    秋晏现在是筑基了,可?以自行御剑飞行,这种事到了一定境界就能掌握。

    来参加弟子选拔的人,有的就是御剑飞行的,当然,地上跑着的更?多?。

    秋晏飞得高高的,往下面人群里找穿花衣的妖皇。

    就这么?找了一圈,实在是没找到。

    现在不在境森,妖皇要藏住妖气,所以不可?能在天空展翅,也不能太显眼,估计是比较懂事,所以没穿花衣吧。

    虽然妖皇就是大佬装萌新?,但?他是个路盲,秋晏有点担心他能不能顺利找到千层塔。

    秋晏是觉得,再怎么?缺乏智慧,凭着他是一个男配,也能找到正确的路,但?是,她实在是对这只孔雀的脑容量感到忧心忡忡。

    而且,她有点没办法独自顶着一张像姐姐的脸去面对疯批陆长天,所以,秋晏决定先找到妖皇再说?。

    反正等找到他,再御剑飞过去很容易。

    脑子里过了一遍计划,秋晏准备找人了。

    她先去了一趟青虚剑宗外门的养鸡场。

    是的,弟子们都爱吃肉,其中养鸡最?是成本低,适合青虚剑宗的一帮穷剑修。

    剑修师兄弟们为了能早日且每日吃上大肥鸡,每日都会自发去捉青虫来喂鸡,据说?养鸡场有一个大水池,里面密密麻麻堆满了虫子。

    肥鸡们养得都膘肥体壮的,师兄们也吃鸡吃得快乐。

    秋晏摸到养鸡场,看到一个师兄刚捉了一篮子的虫过来,看到她还?亲切地打了个招呼,“秋师妹也来喂鸡啊?”

    她认得这个师兄,这师兄是第九峰的,叫周越,是飞星舟上笑眯眯看着她吃洗脚水味辟谷丹的其中一位可?恶师兄。

    秋晏笑眯眯地打招呼:“周师兄好,师兄这一篮子青虫连带篮子都卖给我好不好啊?”

    周越盯着秋晏的笑脸看,“你是秋晴师妹还?是秋晏师妹?”

    秋晏点头:“我是秋晏!”

    周越从飞剑上下来,绕着秋晏看了两圈:“筑基了?”

    秋晏又点头:“是啊是啊!”

    周越一听,几天就筑基,好苗子啊,他的眼睛笑得更?眯眯眼了,“师妹今日参加弟子大会吧?师兄推荐来我们第九峰哦!”

    秋晏嘴巴可?甜了:“第九峰人才济济,我一定会努力的师兄!”

    “乖,不过是一篮子青虫,不值什么?钱,师兄妹之?间就不用?给钱了!”

    周越笑眯眯地把一篮子小青虫给了秋晏,横竖这水池里的青虫那些鸡崽子们都来不及吃,虽然不知道师妹怎么?会落魄到和?鸡抢虫吃,但?,他们青虚剑宗又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饿了馋了,来偷虫烤了吃的比比皆是。

    秋晏完全不懂周师兄怜惜的眼神,提着一篮子青虫和?周师兄道了别,高高兴兴地走了,她一边走,一边就在报名到前往千层塔的路上悄悄丢下一两条虫子。

    方?法是有点损,但?是应该是有用?的。

    秋晏就坐在一棵树下的一块石头上乘凉,顺便?守株待鸟,看着其他人脸上带着兴奋地朝山里走。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前方?的人群里忽然蹿飞出来一只鸟形生物。

    由于那只鸟蹦得太高,速度又太快,让她有些眼花。

    是他来了吗?是一百号终于出现了吗?!

    秋晏站起来就要飞奔过去,却听到不远处在这附近的师兄忽然御剑而来,同时嘴里喊着:“养鸡场的锦鸡跑出来一只!兄弟们速来抓!”

    “竟然是锦鸡!锦鸡长得好看,鸡毛还?能做剑穗,肉质肥美,平时关?得最?严了,怎么?会跑出来?!”

    “管它为什么?,反正跑出来的锦鸡谁抓到就是谁的!这是养鸡场的规则,跑出来的鸡没有主!全体弟子都可?以随便?抓来吃!”

    秋晏:“……”

    忘记青虚剑宗的狗剑修们都不是正常人。

    秋晏咬咬牙,御剑就往前冲了过去。

    其他凡人只看到头顶上方?飞过几把剑,听说?他们只是为了捉一只锦鸡,几个富裕家庭出身的不由思考,是不是让家里送来千百只鸡的就能不用?考核入门?

    秋晏到底是刚刚进入筑基期,御剑飞的花招没师兄们厉害,路子也没师兄们野。

    竟然有师兄还?能倒挂在飞剑上飞,然后徒手抓鸡,这一幕,实在是让秋晏叹为观止。

    她看着师兄手里抓着的那只纯白色的尾巴毛那里带着点金的孔雀,当时就要心肌梗塞了。

    不会吧,她的任务完不成就算了,要是妖皇在这里被师兄们给吃了,那罪过多?大啊?

    但?是应该不会,妖皇现在还?在装萌新?而已,他要是真的生气了……那这里打起来的话,他身份暴露还?怎么?入门!?

    “这位师兄且慢!”

    秋晏冲上去拦住了那个高高兴兴抓着两眼似乎昏厥的妖皇要去剃毛的师兄。

    对方?扭头看了一眼,见是一个生的面生的女修,不由皱眉:“别乱叫师兄。”

    “……我是这一次被大长老从天啸城带回来的两个弟子之?一,我叫秋晏。”秋晏自报大名。

    对方?显然知道这件事,对秋晏多?了一份耐心,但?剑修是不会被秋晏的美貌所打动的,在他眼里,美貌不如多?吃一只鸡了。

    “秋师妹有事么??”

    “是这样的,师兄,这只鸡不是鸡,这是一只孔雀,是我姐姐家养的孔雀。”秋晏话说?到这,就被对方?打断了。

    “这明明是一只鸡,毛剃了和?鸡又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的,师兄,我实话告诉你吧,这只孔雀是大师兄送给我姐姐赔礼道歉的,你知道大师兄那人的……”秋晏叹了口气,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对方?师兄一听是他们大师兄送给别人赔礼道歉的,当时就觉得自己拎着一个烫手山芋——他们大师兄多?会祸祸啊,说?不定对方?真是什么?大人物,才让剑修之?最?的大师兄舍得让鸡。

    “师妹,冒犯了!”他立马将手里的鸡递给秋晏。

    秋晏连忙道谢,学?着这师兄,抓着孔雀的两只脚,拎着他就走。

    她能感觉到这会儿妖皇的两只眼睛回过神来了,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却没动。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秋晏假装不知道妖皇装萌新?这事,把他‘放生’在一块地方?,还?装模作样地说?道:“下辈子投胎做个人吧。”

    说?完,秋晏就走了,走了几步到了树后,她就拿出手里的号码牌晃啊晃地大声说?道:“哎,一百号到底在哪里呀?!算了!我在这休息一会儿,或许能等到一百号正好从这里走过吧!”

    秋晏以为自己会等一会儿,没想到马上就听到树后传来的一声清亮的男声:“秋姑娘,好巧,原来你就是九十九号啊!”

    那道男声嗓音极为动听,带着点克制不住的兴奋:“是我,明胤!”

    秋晏回头就看到俊美妖皇胸口贴了两张树叶,腹部以下围了两片大树叶挡着,虽然早已有所准备,但?还?是被震撼到了。

    妖皇看到秋晏转身,顿时收肚子,努力展示自己的腹肌胸肌肱二头肌人鱼线,然后不等秋晏开口,就沉吟道:“上次没来得及给秋姑娘开屏,我现在就给你开个屏吧!”

    他着急就开屏,好像担心秋晏会拒绝似的。

    秋晏的那一个‘不’字就卡在了喉咙里,然后就看到面前这个准姐夫选手当着她的面开了个屏。

    妖皇一看就是常年健身的,浑身肌肉均匀精壮,也不是大块头,是很俊俏的,但?这么?个八块腹肌的成熟男人开屏了,他背后从臀部展开了纯白色的羽毛,尾巴那里是金色圈圈。

    阳光落下来,那金色圈圈发出金色的光芒,那场面,令秋晏说?不出话来。

    她在想,如果这个时候告诉妖皇她是秋晏而不是秋晴,会不会太尴尬?

    但?是秋晏还?是决定告诉他,反正尴尬的是他,又不是她。

    秋晏点头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你,好美丽的开屏,令我三生三世都难以忘怀,你好,我叫秋晏,是秋晴的双胞胎妹妹,我听我姐姐说?起过你。”

    明胤:“……………………”

    他给秋晏当场表演了什么?叫做裂开——他的白色尾巴从中间分叉裂成两半。

    秋晏都不忍心看,但?还?是看到妖皇的脸都红了,手忙脚乱地收起了尾巴。

    他的尴尬在空气里蔓延,但?秋晏觉得不能再浪费时间下去了,很自然地说?道:“你是不是没衣服穿了?”

    “……刚才的衣服在那边弄丢了。”妖皇很尴尬,所以他很老实,只是他看着秋晏的脸,还?有点迟疑:“你真不是秋晴?”

    “我真不是,我姐姐也在,一会儿考核完了我们一起去找她。”秋晏发誓道。

    这妖皇看起来是个容易诱拐的,等到他见到姐姐,以那一股随时想给她姐姐开屏的劲头,这是一个送奖励的任务。

    秋晏叹了口气,从芥子囊里翻找了一番,找了一件自己最?花里胡哨又做得有些大的自己不穿的裙子拿给他。

    “咱们先去参加选拔考核,这裙子先将就着穿,我看你也不胖,适合。”

    “噢!”

    明胤接过裙子,浑浑噩噩去了灌木后面换上。

    秋晏见他穿好出来,看着……嗯,虽然脸是美的,但?怎么?说?,就像是金刚芭比一样,还?是有点不忍直视。

    想想他今天的遭遇,秋晏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她也不多?问?他为什么?装萌新?来青虚剑宗,御起剑就带着他一起去千层塔方?向。

    千层塔的具体位置,欧阳盈盈小声给她透露过,所以,她虽然比别人晚了那么?一点,还?是迅速到达了那里。

    虽说?这个千层塔听起来好像是塔,但?其实不是塔,是一个千层秘境。

    是青虚剑宗的剑修们搞出来的专门给入门的弟子准备的考验。

    千层秘境,层层递进,越往里,难度越大,每一层考验都不一样,嗯,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蜂窝吧,一个个小孔紧密地挨在一起,从外围到最?里面,难度逐渐变大。

    为什么?不是一层层往上的塔呢?

    那当然是因为穷,建塔多?费钱,青虚剑宗地大物博,划一块地方?,弄出这么?一个千层秘境可?不就是省钱了?

    秋晏有点儿紧张,她是属于千层塔的最?外围圈的五十号入口,考核引导她的陆师兄就在那儿。

    结果等到她带着妖皇明胤到了那里,却没看到一身黑袍且脸色苍白的陆长天,她看到了亲亲檀伽。

    檀伽穿着宽大的白色袈裟,在日光下就真的和?圣僧一样,浑身散发出佛光,简直是意外之?喜一样。

    秋晏看到他的一瞬间都要落泪了,一个急刹车就从飞剑上跳下来,反正妖皇是孔雀,总会飞。

    “佛子尊者!你怎么?在这里?!我师姐说?陆师兄在这里做引导师兄的!”她跑过去异常期待地问?道。

    檀伽的目光移到了秋晏的头发上,见她今日换了一只珠花。

    今日是一只小兔子珠花,那红眼睛是用?红宝石镶嵌的,看起来依然很灵动。

    “陆长天提出与我交换,我同意了。”檀伽声音不自觉柔和?。

    那笑都藏不住,快要从眼底漫出来。

    秋晏那是根本不想藏,眼睛笑得都弯了起来,心情真是极好,“那太好了!”

    这才符合疯批陆长天的人设吗,心机深沉的他必然会探知到她姐姐是在哪里,也一定会想办法换到姐姐身边去。

    是她当时被吓到了,所以没考虑到一层。

    巧的是,檀伽还?就刚好是姐姐的引导师兄。

    这一手估计连系统都没反应过来,所以没来得及布置和?陆长天相关?的任务。

    只有进入千层秘境到达内门弟子必须要达到的层数时,引导师兄才会出现,每十组配一个引导师兄。

    而引导师兄也会注意着这十组弟子的安全,一旦有什么?危险就会立刻出现,将弟子救出,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有檀伽在,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她凑到檀伽面前,对他小声说?道:“佛子尊者,我昨晚上成功筑基了!”

    檀伽见到秋晏实在是想笑,他点点头,对她竖起大拇指:“那你很厉害啊。”

    秋晏奇怪地看了一眼檀伽。

    要是别人,她就觉得这多?半带点嘲讽的意味,但?要是这个人是檀伽,她就觉得,对方?真的很真诚,想到这,秋晏两只眼睛都笑弯了,“我也没想到我这么?厉害!”

    秋晏扬起右手,对着檀伽也竖了竖大拇指:“但?还?是你厉害。”

    檀伽的视线下垂,往秋晏右手腕看了一眼。

    她白皙的手腕上空荡荡,但?其实那里有一串金刚佛珠,是他的护身法器,旁人是看不到的,与神魂相契。

    那一日在迷障林脱下来给秋晏戴上后,一直没机会拿回来过。

    “如果我在里面有危险,佛子尊者马上会赶到的吧?”秋晏再次问?了一遍。

    檀伽本想说?她戴着自己的护身法器,不仅有法器护身,还?有他的一部分神魂护身,区区一个千层塔弟子选拔试炼根本就不会有危险。

    但?看着秋晏期待的眼神,两只眼睛比小虎的眼睛还?要黑,檀伽顿了顿,点了点头:“当然。”

    “那我就安心了!”

    秋晏就对他竖起了两个大拇指,安心地转头准备进入秘境了。

    有号码牌的弟子就可?以进入千层塔。

    一直被忽略的大佬装萌新?的妖皇:????????

    有他在,还?能有什么?问?题!再说?这可?是秋晴的妹妹,他怎么?都得保护好!

    妖皇无法探知到佛修檀伽的境界,但?是,一年前檀伽将卫拂青体内的心魔引渡到自己体内那一幕,他还?记得,那可?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

    他知道檀伽能看穿他的伪装,即便?他用?了法器掩藏气息。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檀伽那双沉静的眼睛只是无波地扫了他一眼,没有戳穿,也没有对他说?什么?话。

    那态度比起对秋晏来,要冷淡很多?。

    秋晏当然没注意到这些,放心大胆地拔出自己的七彩宝剑,进了千层塔内。

    这些都只是针对要入门的弟子的,不会很难,她看过书,自然是知道,所以心里其实也不是很紧张。

    檀伽看着秋晏的身影从眼前消失,才是收回视线,他的身形一转,人就在原地消失了。

    秋晏信心满满地进去,却没想到第一层就把自己难住了。

    第一层纯粹就是手写的十万个为什么?,当然,他们两个是回答的人。

    秋晏看着前面有一整面大大的黑板,黑板上摆满了一百道题,十道一列,一共十列。

    答对九十题以上才能过关?。

    青虚剑宗是魔鬼宗门吗?

    为什么?来学?剑还?要考这么?多?题?来看看第一题是什么?……

    第一题:青虚剑宗养了一群肥鸡,一群肥兔,有一天,沈星何偷鸡时不小心绊到了养兔的笼门,肥兔和?肥鸡跑在了一个笼子里,头一共有46个,脚一共128个,请问?,一共多?少只肥鸡,多?少只肥兔?

    秋晏:“……”

    沈师兄偷鸡出名到要给他出题了吗?还?有,虽然是小学?奥数题,但?到了修仙界也摆脱不了数学?吗?

    她转头看向妖皇,就见金刚芭比妖皇大人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问?秋晏:“可?以让佛子过来帮忙吗?”

    作者有话要说:妖皇:我不是变态,我只是正常生物特性罢了!

    恭喜抽到奖的小可爱们,都好欧!没抽到的不要慌,我马上发红包!

    谢谢小可爱们的营养液,让液体再疯狂一点吧!!!!!!!!!!!!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