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18、第18章 三更合一

18、第18章 三更合一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恐怕不……”

    秋晴听?到那女修的话先是一怔,随后?就想委婉拒绝,结果她感?觉到自己妹妹的手在下面拽了拽她的袖子。

    她不得不打断了自己的话,偏头看向秋晏。

    秋晏冲秋晴眨了眨眼。

    秋晴实在是有些看不懂自己妹妹这鬼灵精又想做什?么,但她微微偏头过去。

    秋晏附在她耳旁,很轻很轻地说道?:“姐姐,以不变应万变。”

    事实的真相是,她想破坏天啸城城主对卫拂青的印象,因为原书里?,庞有财作为一城之主,又是化神期冲击渡劫期的高境修士,对卫拂青有财力和人脉上的大力支持。

    这一波破坏,应该对卫拂青元气?大伤,这样,以后?她和姐姐进宗门修炼学习,卫拂青应该很长一段时间顾不上她们?。

    这就和别人拉投资赞助自己的项目一样,卫拂青的志向是要把蓬莱东岛做大做强成比青虚剑宗还要厉害,这是最快捷的方?式。

    其?实,她也不是想要卫拂青如?何惨,她只是不想与这人纠缠在一起。

    当然了,他要是和原书里?那样骚操作不断硬要凑上来,那她可一定不客气?!

    秋晴心头都?是疑惑,不过她自然是相信自己妹妹的,这世上她最应该相信的就是自己的亲妹妹。

    旁边的女修境界在秋晴和秋晏之上,距离又近,她是将秋晏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就看了一眼秋晏。

    等看了秋晏了,女修脸上便露出惊奇的表情。

    如?此认真看了便发现这秋晴的妹妹与她生的几乎一样,只是这五官好像蒙上了一层灰,令人难以注意得到。

    即便长得与秋晴一般无二,也显得平平无奇了一点?。

    秋晏能感?觉到四周的目光此时有不少都?落在她和秋晴身上,当然,大多数都?在看秋晴,只有其?中一道?极其?灼烈含着怒意的目光是在看自己。

    不多想就知道?那道?灼人的视线是谁,除了卫拂青还会有谁呢?

    秋晏扯了扯秋晴的袖子,等秋晴疑惑地看过来时,她的小脸一垮,小嘴一瘪,怯怯地朝着那道?灼人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对上了卫拂青那道?冷幽带着怒气?的视线。

    秋晴顺着秋晏的目光看过去,当场疑惑的眉眼一冷,将秋晏拉在了自己身后?,刚上了卫拂青的视线。

    秋晏委屈巴巴地好像要哭了一般小声说道?:“姐姐,我好怕卫道?君,他的眼神好像要吃了我。”

    他知道?的,元婴期的修士这个距离内她们?说的话,他都?听?得见,何况,他盯着她们?。

    秋晴心疼地安慰秋晏:“他欺负了你他还有理了?你放心,他若是欺负你,姐姐就算是拼了这一条命也会把他打飞出去!”

    秋晏这才是‘破涕为笑’,说道?:“姐姐,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

    不远处将这姐妹两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卫拂青:“……”

    秋晴微微一笑,自然是担得起这一声最好的姐姐。

    “两位请。”带秋晴和秋晏过来的女修微笑着带她们?在早就安排好的席位坐下,“两位姑娘请便,一会儿我们?城主可能顾及不到两位姑娘,两位姑娘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喊我,我叫红苕。”

    秋晏就拉着秋晴坐下了,她转头就看到了身边那一位眼熟的医修。

    就是那个叫花盆栽的,那一日在山洞内也见过面。

    城主将他们?安排在并排相邻的小几上也是十分公平了,他们?都?是庞大头的救命恩人。

    花盆栽只低着头吃点?心,一点?不在意邻座是谁。

    秋晏坐下后?就开始观察四周了,这会儿城主庞有财已经来了,他正?与几个看起来就挺德高望重的人说话。

    她虽然对于书中几大宗门比较重要的人都?是清楚的,但是人脸现在是对不上的。

    不过,秋晏根据敖旭,谢岐杉所在的地方?确定了哪里?是万道?书院,哪里?是谢家。

    啊,她还看到了欧阳盈盈,欧阳盈盈也穿着黄裙子,打扮得秀美异常,就是这会儿一张脸耷拉着。

    她所在的那一圈,应当就是青虚剑宗了。

    欧阳盈盈身边坐了一个青年,那青年生得俊眉朗目,一张脸端着凝肃,身上的蓝衣只是普普通通的粗布蓝衫,但是腰间配着的那把长剑上却?镶着数块灵石。

    那灵石都?是极品灵石,上面散发出的莹润的灵气?看一眼都?能感?觉得到。

    青年就坐在那儿,也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却?时不时用自己的袖子擦擦自己的剑。

    秋晏立刻就知道?,这位的蓝衣青年就是欧阳盈盈的直男孤寡师兄沈星何了。

    沈星何敏锐地察觉到秋晏在看自己,视线立刻朝着秋晏看过来,他眉头一皱,薄唇抿了抿,然后?,秋晏看着他抱紧了自己的剑,又朝着她腰间那把花里?胡哨的剑看了一眼。

    那眼神好像在说——你自己有老婆为什?么还要窥觊我的老婆?!

    秋晏:“……”

    孤寡剑修,活该一辈子孤寡。

    秋晏胡乱打量的时候,发现修仙界男修们?的颜值都?挺高的,一个个都?是身姿挺拔,眉目清隽,就是不知道?陆长天究竟是哪一个。

    还有陇西江家……江家是用刀的,一门刀修,好认……嗯那边那个小媳妇一样跟在江大小姐身边的男修是不是就是弟弟江流?

    书中描述江流是个不服剑修的刀修,常年被?家中姐妹奴役,性子单纯,总结就是小奶狗类型,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是作者多次给他的标签描写。

    秋晏将目光锁定在那个穿着黄衫的少年身上,那少年正?低着头乖巧地给家中姐妹倒酒。

    嗯!家中姐妹□□出来的,也不骄纵他,看起来也是个很有男德的样子,小奶狗什?么的,最好吃了!

    要不是现在姐姐在身边,秋晏现在就想掏出自己的小本本,把所见所闻都?记下来。

    “晏晏,你在找佛子吗?他在那儿呢,正?和城主说话。”

    在旁边喝了一杯果酒的秋晴一直默默注视着自家妹妹,见她好像找人似的两眼放光看了一眼四周,实在是憋不住了,无奈地附在她耳边对她悄悄说道?。

    那亲昵的模样就像是之前秋晏附在她耳边说话一样。

    “我不……”秋晏话是这么说,但是视线忍不住就朝着檀伽在的方?向看过去。

    他生的极高,在她身边时,她都?要仰着头和他说话。

    现在他在一堆男修中间,也是鹤立鸡群一般,俊美的面容在和煦的阳光下镀上一层柔和的光。

    真好看。

    秋晴看着秋晏望向佛子的目光,心中不免就把这事记在心上了——妹妹果然倾慕天佛门佛子。

    哎,佛子什?么都?好,就是他是个佛修,这世间佛修大多无道?侣,妹妹这感?情路,怕是要不顺,不过,若是光看容颜的话,佛子与妹妹倒是及其?相称的。

    而且,晏晏和佛子站在一块儿时,般配得很,佛子性子温柔包容,他若是护着晏晏,必不会让晏晏受一丁点?委屈。

    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她可以私下找了佛子问一问他对晏晏是什?么想法。

    秋晴心中这么想着。

    就坐在她身边的秋晏对她心中所想一无所知,她自顾自欣赏了一会儿檀伽的美貌,然后?小声问秋晴:“姐姐认不认识无心道?宗的陆长天?”

    “陆师兄?你还与陆师兄认识么?”秋晴从秋晏嘴里?听?到陆长天这个名字很是惊讶。

    秋晏摇了摇头:“我不认识,我只是听?说他生得俊美,术法也高。”

    秋晴就笑了,点?头:“是,陆师兄生得极为俊美,你见到了就知晓了。”

    秋晏一抬头,就发现对面卫拂青举着酒盏,清冷苍白?的脸上像是覆着一层寒霜,竭力隐忍着什?么,他显然听?得到她们?在聊什?么。

    她故意就问秋晴:“那比起卫拂青呢?”

    提到卫拂青,秋晴脸上的笑容减了一些,她淡淡说道?:“自是比他好看。”

    卫拂青捏爆了一只酒盏。

    秋晏高兴地笑了起来。

    秋晴忽略卫拂青带着浓烈情绪的视线环视了一圈四周,没找到陆长天,说道?:“陆师兄不知为何不在,你若是想认识他,等下次我见到他了,便介绍你们?认识。”

    “姐姐,你与陆长天是怎么认识的?”秋晏心想,她才不要认识疯批。

    秋晴脸上露出不自然,说道?:“一次历练途中遇到。”

    有故事!

    秋晏想深挖一下,但显然,此时已然没有机会,因为,三百斤的城主儿子庞大头坐在一头被?喂养得膘肥体壮的灵兽上出场了。

    看得出来,他今日也是打扮过的,身上的衣服将一身肉勒得紧紧的,好像这样能努力勒瘦几斤一般,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花,仿佛今日就要娶妻,送入洞房。

    秋晏清楚地看到了庞大头朝着姐姐抛来的媚眼,他命油他不油天。

    只希望在接下来他‘以身相许’戏份精彩一点?。

    宴会在他入场之后?,这场宴会便是正?式开始了。

    城主说了一番感?谢诸位营救自己儿子的话,举杯对着秋晴和花盆栽敬了酒。

    这些泛泛之词,秋晏听?的无聊,她只对接下来的商议对付魔族一事和庞大头‘以身相许’这事感?兴趣。

    显然,各大宗门同?样如?此,这一次各大宗门来的都?是长老或者首席弟子,真正?厉害的人物都?不在,化神期的天啸城城主便是修为最高之人,魔族又在他天啸城内作乱,自是由他主导。

    庞有财发表了一番该如?何如?何对付魔族的空话。

    就和领导发言似的,讲了一大堆没用的。

    实战派的青虚剑宗的长老第一个沉不住气?,当时就站了起来,道?:“如?今天佛门的了定尊者潜入外海域深入探敌去了,我等不能拖他后?腿,这一次外海域出事,不少弟子都?受了伤,其?中佛修伤势最重,我认为现下最重要的是把散修们?都?收入到各宗门内,加大各宗门实力!”

    紧接着坐在敖旭前方?的万道?书院的儒修长老也站起来,文质彬彬地说道?:“本次各大宗门弟子大会提前,我们?齐聚天啸城,也相当于小仙门大会了,我提议,从现在开始,各宗门就可以开始让弟子们?交叉去各处秘境历练了。”

    秋晏记得原书里?的这个仙门大会是每十年举办一次的各宗门弟子们?一起历练的大事,互相交流学习用的。

    她偏过身体,悄悄问秋晴:“姐姐属意哪个宗门?”

    秋晴听?这些长辈们?说得也是无趣,此时也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晏晏想去哪里??到时我便带你去哪里?。”

    秋晏感?动落泪,这就是身为天才且宠妹的姐姐的底气?!

    她小声说道?:“我想和姐姐一样学剑!”

    “学剑自然是青虚剑宗最好,我觉得晏晏十分有剑修的天分,昨天那挥剑一万下,也就错了几百次而已。”

    秋晴对秋晏表示肯定。

    秋晏:“……”

    几百次而已。

    姐妹俩聊得正?热火时,坐在一边显得很低调的身穿褐色长衫的中年修士忽然站了起来,鼓舞士气?一般说道?:“无心道?宗欢迎每一个有志修炼,共同?抵御魔族的修士入门。”

    然后?他顿了顿,忽然话题一转:“弟子大会已经开始,不知秋晴姑娘是否有意加入无心道?宗?”

    听?到秋晴两个字,秋晏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来了吗,剧情终于绕到了女主身上!

    原书里?也有这一段剧情,是秋晴与江纸扇大打一架之后?,展露出来绝佳天赋,然后?就被?各大宗门看上了。

    各大宗门当时就不要脸地开始抢人了。

    这个说话的褐色长衫的无心道?宗的修士,想必就是书中陆长天的师伯萧疯子,书里?面,他一张嘴比儒修还能说,抢女主也是抢得最厉害的。

    整个气?氛沉闷的龙芯院也活了起来,众人齐刷刷的视线朝着秋晴看过来。

    秋晏都?替她紧张起来,她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各方?都?虎视眈眈’的眼神。

    毕竟,秋晴在原书里?也是小小年纪就结成金丹的天才,涅槃复活后?三天就筑基的人,绝顶的天分!

    不等秋晴说话,万道?书院的儒修斯斯文文地站起来道?:“秋晴姑娘气?质婉约,正?是适合我万道?书院,不知秋晴姑娘可否愿意成为我万道?书院一员?万道?书院资源丰富,女修众多,想来与秋晴姑娘十分相合。”

    青虚剑宗就显得直接了当多了:“哼!没看到她身上配的是一把剑吗,她合该就是我们?青虚剑宗的弟子!秋晴姑娘,以你的天分入了我青虚剑宗,必能通过考核成为亲传弟子!”

    四大家族也是能招揽散修的,只是显然,有几大宗门在这,谁都?没有出头和他们?抢夺天才。

    就在秋晏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只听?一声杯子摔在地上的重重声响——‘啪!’

    来了!!!!

    所有人包括她都?将视线看了过去,是卫拂青换了的新酒杯摔到了地上。

    秋晏备战状态,书中的这段描写终于来了么?

    ——【卫拂青一双眼猩红地看着秋晴,只要想到她会离开自己去别的宗门,便觉得五脏六腑好像被?绞碎了一般,痛不能自禁,他只想将她生生世世留在自己身边,留在蓬莱东岛,他决不允许她离开自己。】

    当看到卫拂青的眼睛仿佛红眼病发作一般时,秋晏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猩红的眼了。

    卫拂青站了起来,一夜醉酒,呕吐过多,使他的脸色十分苍白?。

    他开口的声音嘶哑,却?是深沉:“晴儿是我的未婚妻,她是蓬莱东岛的人,自不会再择选其?他宗门,我会接她回蓬莱东岛。”

    秋晴听?到这话,瞳孔都?缩紧了,显然,她大为震惊‘未婚妻’这三个字,一时无言。

    结果,上座的庞大头如?一团绣球一般从上座飞扑下来,气?道?:“秋晴姑娘在迷障林中将我救下,我庞大头早就决定将她迎娶过来以报恩,卫道?君总要知道?个先来后?到!”

    他‘哐——!'一声,地上的琉璃石板都?砸出一个坑来。

    大戏提前开始了。

    卫拂青冷冷看着庞大头,丝毫不畏惧天啸城城主,道?:“晴儿自八岁起就在蓬莱东岛,我们?早已私定终身。”

    秋晏一拍桌子,正?义凛然地大声道?:“我姐姐冰清玉洁一个人,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与你私定终身了?若是真私定终身,卫道?君为何一年前要杀了我姐姐?!”

    “秋晏……”

    卫拂青看着秋晏站起来却?是与自己针锋相对,早已没有在蓬莱东岛时的乖巧听?话,当即脸色奇怪地僵住了,眉头扭曲地跳了跳。

    秋晏这会儿可不怕,又不是在蓬莱东岛,她一张小脸严肃地看向四周所有人:“我姐姐从前是蓬莱东岛的人,但一年前卫道?君将她杀害之后?,她便与蓬莱东岛恩断义绝了,她与卫道?君之间更没有牵扯不清的关系。”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个直白?的道?理,趁着这次人多,要彻彻底底撇清和卫拂青的关系。

    众人都?被?她这凝肃的样子震慑到了,尤其?是江纸扇。

    她心想,她一个江家大小姐,如?秋晏所说,有钱有颜,为何要苦苦恋着一个别人不要的男修呢?

    转眼她看到自家弟弟用更加震撼的目光看向秋晏和秋晴的方?向,眼睛眨都?不眨的。

    江纸扇刚要问江流是在看谁,却?听?到秋晏忽然沉吟道?:“卫道?君怎么早不说,晚不说,非在少城主向我姐姐表达救命之恩时忽然说了那么一段毁我姐姐清白?的话?”

    “是卫道?君对少城主不满,觉得自己就比少城主好了?少城主如?此富态,可比卫道?君脚步虚浮脸色苍白?的样子要好得多!还是卫道?君想诋毁我姐姐声誉要求她妥协回蓬莱东岛?!”

    天啸城城主膝下就这一个儿子,他自己自是知道?自己儿子不争气?,却?容不得任何人说儿子的不是。

    他的脸色当即一沉,目光危险地看了一眼卫拂青。

    卫拂青:“………………”

    “如?今魔族卷土重来,卫道?君身为蓬莱东岛岛主,不想着迎敌,却?是搞这拈酸吃醋,纠缠男女之事,真是不分事情轻重!”

    一口气?说到这,秋晏正?义凛然地拉着秋晴转头朝着城主的方?向行了个晚辈礼。

    秋晴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她与秋晏之间是有姐妹之间的默契的,动作同?步。

    一直到这时,系统忽然出声:“解锁任务【拜入青虚剑宗】,在今日之内成功拜入青虚剑宗。”

    秋晏刚要说的台词戛然而止,被?系统的这个任务也卡在喉咙里?了。

    她就这么卡词了,这不是白?送的任务吗,她本来也要去青虚剑宗呀?!

    秋晴却?拉着秋晏的手,接过了她的话,对着城主轻轻的却?郑重地说道?:“多谢少城主的厚爱,但如?今魔族来势汹汹,秋晴没有心思在男女之事上,如?今我只想带着妹妹一起抵抗外敌。”

    她这一番话,不卑不亢,却?实在是与卫拂青高下立判。

    庞有财瞬间对卫拂青越发不满起来。

    卫拂青遭受了天啸城城主今天的第三个白?眼:“……”

    他从未有过像是今日这般挫败的时候,本就苍白?的脸上都?露出颓然之势和茫然来,哪里?有往昔的意气?风发。

    卫拂青看了一眼温婉美丽一如?记忆中的秋晴,下一瞬,却?第一次认真去看秋晏。

    他印象里?的秋晏永远是灰扑扑的,没有半点?鲜活的模样,可如?今再看她,却?觉得她身上那一层雾蒙蒙灰扑扑的感?觉消失了,她的眉眼好像都?在此时变得清晰灵动起来。

    就像是原本是画在纸上死?板而平平无奇的一幅画,而如?今,画纸上的人活了起来。

    卫拂青看着秋晏笑起来时眼睛弯弯如?月牙的样子,他甚至看到了她嘴角小小的梨涡。

    他从来没注意过秋晏笑起来时嘴角会有梨涡,这是与秋晴全然不一样的地方?。

    “好样的!这才是吾辈有胆修士!”青虚剑宗的长老忽然猛地一拍大腿,当即就道?:“剑修攻势向来最猛,你们?二人可否愿意入了我青虚剑宗门下?!”

    秋晏和秋晴对视了一眼,两人笑了起来。

    灿烂与光明的未来大道?好像在她们?面前展开了一样。

    “我愿意!”

    “我愿意!”

    还砸在地中间的庞大头仿佛被?人遗忘了一般:“?????”

    不远处人群里?,江流秀气?的脸上也露出凝重来,他摸了摸自己手中的刀,偏头看向江纸扇:“大姐,我也想去青虚剑宗学剑了。”

    江纸扇狠敲了一下他脑门。

    江流抿了抿唇,却?转头又朝着秋晏和秋晴的方?向看了过去,小鹿一样的眼睛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他看的究竟是谁。

    ……

    各大宗门在天啸城齐聚一堂,自然商议的不会是单单那么浅显的事。

    由各大宗门话事人和四大家族来的代表第二日留在城主府内商谈,其?余弟子们?则是准备要回各大宗门准备弟子大会和接下来秘境历练的各种事宜了。

    秋晏和秋晴昨天已经跟着欧阳盈盈回了青虚剑宗所在的夏行客栈。

    “晏晏,你知道?我选择青虚剑宗的另一个原因么?”

    收拾行装的时候,秋晴忽然笑眯眯地对秋晏说道?。

    秋晏正?在想昨天系统奖励的一万上品灵石该怎么花,还在想着今日檀伽什?么时候会来找她,他说了,需要她再进神魂一趟看是否有心魔残念的,听?到秋晴的话,也有些心不在焉。

    “为什?么啊?”她慢吞吞问道?。

    秋晴便笑了起来,说道?:“因为青虚剑宗隔壁就是天佛门,往后?你与佛子幽会便也容易一点?。”

    秋晏听?到檀伽的名字,很敏感?地就抬起了头,一眼就对上了秋晴似笑非笑一副我看穿了你的慈祥的表情。

    “……姐姐你别误会。”

    “青春少艾,少女怀春,不是什?么坏事,佛子除了没头发,哪哪都?配得上你,是个极配你的人。”

    秋晴却?是慈祥地说道?,她看着晏晏头上可爱的小蝴蝶珠花,显然已经开始认真考虑佛子和晏晏在一起后?该如?何如?何。

    秋晏从她仿佛磕cp一般的目光里?看出了她脑内或许的脑补景象,顿时脑壳有些疼。

    这下她第一次有些无奈:“姐姐,我哪里?配得上佛子,你可千万不要在佛子面前说这样的话。”

    秋晴对于秋晏妄自菲薄的话很不赞成:“我就觉得佛子看你的眼神很温柔,晏晏这样好,怎么配不上他了?”

    秋晏:檀伽看谁都?挺温柔的好不好!

    不过秋晴看到秋晏无语凝噎的表情,把这当做了害羞,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阿姐不会在外人面前提起的,佛子面前更不会,阿姐很懂的,女孩子总是会比较容易害羞。”

    秋晏松了口气?,然后?说道?:“等我们?入了青虚剑宗,就是弟子考核,分内门外门考核,以我的天赋,恐怕只能在外门,但姐姐一定能直接进入内门乃至亲传弟子!”

    青虚剑宗内都?是一群孤寡剑修,就算秋晴再有魅力,应当桃花缘不会太多,就算有,剑修的直男恐怕也不得姐姐的心。

    秋晴听?到这句,见妹妹脸上故作无所谓的表情,不免心疼,她那天晚上勤奋挥剑一万下但错了几百下的身影还印在她脑中,她知道?妹妹也想进内门的。

    她说道?:“阿姐相信你也可以进内门!”

    秋晏嗯了一声,抓紧了腰间的七彩宝剑,勉强点?点?头:“嗯!”

    屋外敲门声此时响起,秋晏想到必是欧阳盈盈来了,因为谢岐杉肯定被?谢家长辈拘着不乱走,以免他又惹出什?么事端,而敖旭是万道?书院的大师兄,必定是要整顿这次下面来天啸城的弟子的。

    她赶紧去开门,一打开门,门外果然是盛装打扮的欧阳盈盈。

    “欧阳姐姐!”秋晏拉着她的手就往里?走,然后?给她介绍秋晴,“这是我姐姐秋晴,姐姐,这是青虚剑宗的师姐欧阳盈盈。”

    秋晴对欧阳盈盈露出温婉的笑容,轻轻点?头喊了一声:“欧阳师姐。”

    欧阳盈盈见到秋晴,心情是复杂的,她是知晓隔壁万道?书院的旭师兄心里?喜欢秋晴,可她如?今与秋晏不打不相识成了好姐妹,自然不可能讨厌好姐妹的姐姐。

    何况,昨日宴会上一事,她更讨厌不起秋晴了。

    算了,反正?旭师兄在万道?书院,离青虚剑宗没那么近,远水楼台不得月嘛!

    如?此一番思忖,欧阳盈盈上前一步,脸上露出师姐风范,拉着秋晴的手真诚道?:“以后?都?是好姐妹了,等进了青虚剑宗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师姐。”

    秋晏看着这一幕,松了口气?,她原先可真担心这位原书里?没描绘过的师姐会因为敖旭的关系看不惯秋晴。

    但显然,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欧阳盈盈拉着一手拉秋晏,一手拉秋晴,去和诸位师兄弟见面,互相认识。

    秋晏远远的就看到了抱剑站在客栈过道?里?的沈星何。

    他闭目站在那儿,英俊挺拔的身形就像是地里?的玉米杆,又直又正?,高高束起的马尾透着一股利落。

    秋晏正?要与他打招呼,却?被?欧阳盈盈死?死?压住了手,她压低了声音,说道?:“嘘!沈师兄正?在脑内练剑,别打扰他,沈师兄生起气?来,没人能受得住。”

    “……沈师兄好勤奋啊,但他为什?么脑内练剑?”

    “自然是这客栈太小,以沈师兄的威力,发出一剑还不把这客栈给削平了!到时,沈师兄哪里?来的钱赔偿?我跟你偷偷说,沈师兄身上那件弟子服都?穿了十年了!”

    秋晏惊奇:“可是都?没破啊!”

    欧阳盈盈便稍稍红了脸,道?:“沈师兄平时在石门内练剑都?是光膀的,因为师门内女修不是很多,以免衣服破损,更换弟子服也要用灵石的,毕竟师门都?穷,所以,沈师兄的这件弟子服也就出门穿一下。”

    秋晏不懂,但她大为震撼:“这……你们?剑修都?这样吗?”

    欧阳盈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倒也不全是,只是我们?剑修都?爱剑,其?他对外物的欲=望很低罢了,何况,沈师兄身材很好的,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到时候我喊你一起去看。”

    秋晏跃跃欲试:“说好了!”

    秋晴全程听?到了秋晏和欧阳盈盈的对话,嘴角含着笑,但忍不住看了一眼沈星何。

    她盈盈如?秋水的眼睛里?是对沈星何的佩服,练剑如?此专注之人,是她的奋斗目标。

    沈星何像是感?觉到秋晴的注目,忽然睁开了眼,侧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秋晏正?好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偏头看向姐姐,果然看到了姐姐的秋水剪瞳正?看着沈星何。

    她不由屏住了呼吸,一来等着系统发布任务,二来心想不会吧,难道?孤寡剑修和姐姐也有感?情线?

    沈星何朝着秋晴走了过来,以那条直线的程度来说,他只可能是走向秋晴。

    秋晏被?害怕的欧阳盈盈拉着往旁边躲了一步,然后?,她看到沈星何在秋晴面前停下,然后?她听?到他说道?:“你手中的剑可否给我看一下?”

    秋晏:“……”

    还真是和书里?写的一模一样。

    一把剑没什?么不能给人看的,秋晴爽快地将腰间的那把灭凰剑递了过去。

    沈星何把自己的剑佩戴好,郑重地摸了摸她,仿佛是在安抚自己的剑一样,然后?,双手郑重地接过了秋晴的老婆——灭凰。

    此剑一入手,沈星何便知道?这是一把不凡的剑,上面隐隐透出的古朴气?息,还有极浓的灵力,仿佛还带着上一任的主人的剑意残留。

    他颤抖了,英俊的脸上那双眼睛里?竟是泛出了泪花,他的嘴唇哆嗦着,半响之后?,眼神缱绻地说道?:“好剑!”

    秋晏:“……”

    你这样濒临出轨了沈师兄。

    沈星何抬头看向秋晴的目光也热情了三分:“日后?到了青虚剑宗,师妹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尽可问我,只需偶尔把这把剑借给我用一下。”

    秋晏:“……”

    秋晴:“好的,师兄。”

    “如?此,师妹现在有什?么问题就可以问我!”沈星何继续热情。

    秋晴想了想,还真与他探讨起来。

    秋晏见他们?聊得热火,这里?也没其?他人,不会有什?么意外剧情,卫拂青也还在城主府,便由着欧阳盈盈带着自己认识了一圈师兄弟。

    其?他师兄弟也很有剑修的风范,一个个都?穿得挺灰扑扑的,就是没有沈星何那般做到极致。

    “……这次带我们?来的是我们?的大长老马长老,这一次除了弟子大会外,师兄弟们?还会去秘境历练,甚至还有各宗门弟子交流大会,不知道?今年来我们?青虚剑宗交换的师兄会是谁,希望不仅有旭师兄外,还有陆长天,陆师兄!”

    欧阳盈盈眼中露出对美色的向往来。

    交换生制,这无妄界还挺会玩的,秋晏也期待见到陆长天。

    欧阳盈盈又说道?:“等今日长老们?商议完,我们?便可回师门了,到时会坐上飞星舟一起回去,由于我们?青虚剑宗囊中羞涩,到时会搭乘天佛门的飞星舟,只需八天,即可回宗门,天佛门佛子会将我们?先送回去。”

    秋晏一听?这个,点?了点?头,到时候又可以和檀伽和小灯泡见面了!

    她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系统忽然诈尸:“触发隐藏任务【替佛子缝补袈裟】,剩余时间八天,完不成挥剑三万下,宿主加油。”

    秋晏:“……”

    她疑惑,这算什?么隐藏任务?

    或许,越是看似简单的任务,隐藏的奖励就越丰厚?不然为什?么系统这次提前把惩罚都?和她说了?

    这么简单的任务,用得着这样么?

    ……

    此时,天啸城内情势较为凝重。

    昨日大家在弟子们?面前并未表现出多少来,重点?只放在弟子大会和秘境试炼上了,甚至后?来用秋晴转移了视线。

    但实际上,魔族的问题比想象中还要厉害得多。

    “檀伽,你师父去外海域后?,可有给你传信过?”青虚剑宗的马长老神色凝肃。

    檀伽是这一群人中最年轻的,可他的天赋和修为却?是在场所有人望而却?步的,他们?在场这些老家伙都?知道?,檀伽早已步入化神境。

    只两百年时光,他便直接一跃至化神,引来天雷无数,只是,化神境之后?便可隐藏修为,不在他境界之上的修士无法探知,所以,谁都?不知如?今的檀伽究竟是何境界。

    尤其?檀伽向来性子沉静温柔,不会以境压人。

    “未曾。”檀伽出声。

    无心道?宗的萧疯子说道?:“你时刻谨记与你师父联系,看能否有什?么线索,魔族进来的地方?绝不止是外海域结界那一个。”

    檀伽点?头,神情一直温润:“这是自然。”

    这时,天啸城城主叹了口气?,道?:“我们?还是要尽快找到拥有凤凰灵血血脉的人,等到那时,便可一劳永逸。”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在场的各宗门和家族的话事人都?沉默下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

    海东敖家身上有一半的神龙族血脉,对于这话,反应是最大的,他是敖旭的大伯,他眉头皱紧了,说道?:“此法未免残忍,凭我们?整个无妄界的力量,难不成还不能对付一个魔族?!”

    谢家,江家和陆家的人没说话。

    万道?书院的大长老宋书棋儒雅的脸上露出也没有办法的表情:“希望不要走到这一步。”

    檀伽听?了这些话,清润的眼低垂着,习惯性想要捻自己的那串佛珠,但一摸,发现手腕上是空的。

    他这才想起来那串佛珠如?今在秋晏的手腕上。

    商议到此时,大家心中已经知晓得差不多了,如?今就是各大宗门和世家回去训练弟子,让弟子们?能够快速成长起来。

    这些年没有魔族和妖修扰乱无妄界,去年的魔尊黑诡也遁逃了,他们?几个老的都?知道?,魔尊那一次偷袭虽未成,但是却?是他一次成功的试探。

    若不是那一次佛子和卫拂青携手共创魔尊,击退来试探的魔族,如?今不知无妄界会是什?么境地。

    “卫道?友,你可有什?么高见?”宋书棋又问一直沉默的卫拂青。

    卫拂青此时心思根本不在这方?面,他摇头:“我一介晚辈,听?诸位的安排。”

    如?此,由天啸城城主结束了此次商议,大家都?准备回去带自家弟子回家了。

    ……

    秋晏早就跟着青虚剑宗的师兄师弟们?等着天佛门的飞星舟了。

    她马上要坐修仙界的飞机,难免有些紧张,仰着头的时候,秋晏一眼看到了站在那上方?的檀伽。

    檀伽不知在想什?么,神情有些肃穆,阳光落下来,他澄澈的眼睛却?显得有些深邃。

    像是察觉到秋晏的目光,檀伽垂下视线,正?好和秋晏的目光对上,只见她站在下面,今日她换了一条翠绿如?早春嫩芽的襦裙,头发上绑的依旧是那只黄色小蝴蝶珠花。

    她的眼睛明亮带着天生的喜气?,让人看着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她在对自己招手,檀伽见了便忍不住想笑,想起了那天秋晏七孔冒黑烟魔气?和火焰的样子。

    “师父!我看到秋晏了!”

    小灯泡从檀伽的袈裟后?面冒出光溜溜的脑袋,往下一看,看到秋晏,显得很兴奋。

    檀伽下意识摸了摸小灯泡光溜溜的脑袋,小灯泡自觉地蹭了蹭他的手掌,还冒出了自己两只白?白?的老虎耳朵。

    他笑着问道?:“你很喜欢她?”

    小灯泡撇撇嘴,嘴上却?不承认:“谁喜欢她呀,没个正?经女修的模样,总做些奇奇怪怪的事,修为也低……师父,我去接她!”

    下面的秋晏凭着双眼5.3的视力将这一幕看得特别清楚,这一刻,不知道?该羡慕檀伽还是该羡慕小灯泡,然后?,她就看到小灯泡从上面跳了下来。

    看着那圆滚滚的身板,秋晏犹豫了一秒钟要不要躲开,但考虑到小灯泡好歹还叫她一声娘亲,她扎了个马步,双手往前一伸。

    稳稳接住了。

    小灯泡撞进了秋晏的怀里?,脑袋从她胸前抬起来,他两只白?虎耳朵还没有隐下去。

    秋晏赶紧一把薅住他的耳朵,使劲薅了两下,小灯泡哼了一声,拍开她的手,昂首挺胸地从她怀里?下来,牵着她的手说道?:“走吧,上我们?天佛门的飞星舟!”

    秋晏忙回头看身后?,见到秋晴还在和沈星何讨论?剑法,但就在自己几步之外,也没看到卫拂青,敖旭,和谢岐杉那倒霉蛋,便放心地跟着小灯泡上去。

    上去时,檀伽正?在嘱咐几个驱动灵石内灵力操控飞星舟的佛修什?么,应该不会注意到他们?这里?。

    她弯下腰来在小灯泡耳边小声问道?:“你师父有没有破了的袈裟啊?”

    小灯泡一听?这个,圆溜溜的大眼里?都?是一言难尽——睹物思物也不必如?此吧!我师父怎么可能会有破了的袈裟,我师父打架从来只会让对方?的衣服爆破,自己身上顶多沾点?血迹。

    秋晏根本不知道?小灯泡心里?想的,她认为一个修士的衣服有点?破损实属正?常不过。

    那么,拿来一件破衣服,她来缝缝补补,由小灯泡这个帮手去替她取衣服,甚至不用她尴尬地去问檀伽要,以免他误会什?么。

    计划非常完美,趁在回宗门前把这事解决了。

    这么简单的任务,也不知为何就要八天,在她看来,凭她缝补的能力,最多半个时辰也就完成了。

    秋晏见小灯泡不说话,以为他不肯告诉自己,便又压低了声音:“你去帮我悄悄取来,我替你师父缝,这又不费什?么事,我给你做好吃的甜糕!比白?糖糕还好吃!”

    小灯泡一听?这个就来劲了,眼睛都?亮了起来,然后?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你自己去把我师父的袈裟撕坏?我再帮你偷来?”

    秋晏:“???”

    檀伽回头就听?到了小灯泡这一句,他也不说话,目光温柔如?水地朝着两人看了过来。

    小灯泡察觉到什?么,回头对上师父的目光,立刻往秋晏身后?一跳。

    秋晏莫名觉得心里?一慌,脱口而出:“孩子还小,奇思妙想比较多,有什?么冲我来!”

    作者有话要说:秋晏:嗯,要不等我先撕了你衣服完成任务,然后我们混合双打?

    如果宝们点开专栏,收藏这个作者,接下来更容易得到快乐!

    依然会发红包,多多留言哦,谢谢宝们的营养液和雷,爱你们!!=3=

    =

    感谢在2021-06-1717:41:03~2021-06-1902:42: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糯米团子咿呀喂4个;猴子王、绒绒绒绒啾、一个喵、式败北2个;墨墨、一只溪之不咕咕、梦冷蘅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个喵、每天飞向月球的泡泡、圆滚滚毛绒绒10瓶;玫瑰与小鹿6瓶;浮忆之音◎划、夜唱昼歌、七安5瓶;諗愀3瓶;你说得对、GIGJ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