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14、第14章 《男德规范》

14、第14章 《男德规范》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城主府真的很大,这花园里的满屏黄色便越发显得令人震撼!

    人多,就会显得很热闹。

    并且,在庞大头的宣传之下,现在整个城主府里来的人都知道了救出他儿子庞大头的人主要是秋晴和花盆栽。

    这花盆栽是谁,知道的人不多,隐约知道那是个医修,可如今只要看过玉简上那惊世话本的,谁不知道秋晴是谁?

    所以,当城主府的侍从恭敬地迎着秋晴和秋晏从花园经过时,不少人的目光纷纷看了过去。

    秋晏找了找,没看到卫拂青,这里大多是女修,心里特别遗憾。

    她想偏头和秋晴说话时,余光恰好看到前方一道翠绿身影飞身而来,带着火系术法,她当时心里警铃大作,这是——

    果然,一道跋扈泼辣的女声娇喝道:“秋晴!你霸占阿青不说,还任由你妹妹诋毁阿青的名声!今日我必要替阿青讨回一个公道!”

    同时,秋晏脑子里系统的声音响起:“叮,龙傲天姐姐主线相关人物,随即触发任务【相亲相爱】,不能打架,剩余时间一盏茶,还有,提醒宿主,时间过去大半天,挥剑一万下的惩罚进度为0。”

    后半句秋晏自动先忽略了。

    对方都打到脸上了,相亲相爱是怎么回事啊?!

    一盏茶!一盏茶的时间是不是过分了!

    秋晏看着那团火朝着自己猛烈而来,秋晴已经拔剑准备迎上去了。

    她忽然意识到,在这么多众多弟子都在的场合里,这必然就是让秋晴扬名的陇西江家大小姐江纸扇。

    那么,他的弟弟江流,今天应该也在这里。

    江流应该就是第三个有权利角逐新一届男主的候选人了,所以,秋晴和对方姐姐江纸扇的关系怎么都不能太糟糕。

    可这样的话秋晴怎么扬名让众宗门抛橄榄枝?!

    情急之下,在秋晴的剑即将对上对方的火球时,秋晏上前一步,大声说道——

    “我姐姐最恨卫拂青!众所周知!一年前各大宗门对付魔尊那一日,卫拂青亲手斩杀我姐姐,害得我姐姐金丹尽碎,但没关系,我姐姐仅一年时间又重新修炼到筑基!此等天赋修为,她何必花时间霸占一个区区渣男?!”

    她不能说姐姐是涅槃重生,否则血脉的事情就暴露了。

    谁都知道,金丹碎了,不能再修炼,可秋晴竟然只花一年就重新修炼到筑基?

    其他人听了,不由睁大眼睛,这天赋,恐怖如斯!

    谢家的谢岐枫,谢岐杉,江家的江流,还有乌东陆家的陆长天,海东敖家的敖旭都是这一代天赋翘楚的,可他们从练气到筑基也都花了最少两年!

    “不如让我姐姐阐述,由我补足,和被蒙在鼓里的好姐妹你好好说说道貌岸然的卫道君这些年做的事吧!”

    下一秒,秋晏已经抬腿跨过秋晴,一只手挽住了出招动作被秋晏喝住的江纸扇的手,一只手拉住了秋晴握剑的手。

    江纸扇是江家大小姐,容颜生得明艳端方,一道飞天眉看起来气势火辣,她身上穿着一件翠竹色的长裙,裙摆上绣着小白花,这火辣里又有一些清丽。

    秋晏想起来,江纸扇不仅是倾慕卫拂青,更是差一点和卫拂青订婚的。

    那时,卫拂青刚成立蓬莱东岛这个剑修新门派,急需要一股背后势力支撑,正好一次出外救下了江家大小姐。

    在他的故意引诱之下,江纸扇就对他死心塌地了,回去就告诉江家家主要嫁给卫拂青。

    可江家家主疼爱女儿,看不上卫拂青一个新起之秀,要他入赘,卫拂青可是男主,不过是想利用江纸扇稳住权势罢了,真情都没付出,怎么可能愿意?

    毕竟,卫拂青的人设除了清高冷傲外,还有手段狠戾且无情。

    当时卫拂青刚捡了秋晴姐妹回蓬莱东岛没几天,书中有隐晦描述他对秋晴动了心但不自知,可还是拒绝了江纸扇,作者后面拿这个洗白他,说他其实真的不渣,从头到尾就女主一个。

    之后,江纸扇就成为时不时破坏男女主感情的恶毒女配了,有钱有颜还脑子不太好那种。

    秋晏心里唏嘘,富婆图啥呢?

    她真诚地说道:“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道友你这么美,万一一会儿衣服被烧到了伤到自己怎么办?”

    江纸扇在江家霸道惯了,家中妹妹们都是乖乖听她的话,哪有秋晏这种不怕死就冲上来拉愤怒之中的她的手的?

    那得多烫手啊?她手心里都是火啊!

    她一时气火发不出去,僵在原地,稀里糊涂地就被秋晏拉着去了城主给秋晴姐妹准备的独立小院。

    其他人也眼睁睁看着一出好戏戛然而止,不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懵。

    秋晏主要叭叭说,秋晴偶尔叹息着补一两句话,然后给秋晏递茶喝。

    因为秋晴还是想见一见卫拂青,当面问他一问,不论事实如何她终究要听听看他会怎么说,所以话是有所保留的。

    只有秋晏,黑卫拂青黑得不遗余力——

    “江姐姐,天下何处无芳草,你那么有钱,还那么漂亮,自己包养一个漂亮男修都可以啊,何必要一根烂黄瓜?”

    “这样,你要实在觉得卫拂青好,我也不拦你,你放心,我们姐妹都不喜欢他,不和你抢男人,我们可以做好姐妹相亲相爱的,女孩子香香软软的一起研究漂亮衣服多好啊!”

    “事实的真相,还是需要自己去发现,他对我姐姐也是一厢情愿罢了,他不过是拿我姐姐当借口拒绝别人呢!”

    “不然你看他要是真的喜欢我姐姐,怎么可能一年前舍得杀了她?这不是脑子有坑吗?”

    “可他要是脑子没坑,却杀了我姐姐,那他这算啥?杀着人玩?太渣了吧?!”

    等到江纸扇浑浑噩噩从小院出来时,她忽然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非要卫拂青不可呢?

    “大姐!你没事吧?!二姐三姐他们说你被人拉走了,找了我过来时,你就不见了,他们说你来了这。”

    一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大刀,同样穿着翠竹色长衫的少年刚好赶过来,他秀气的脸上满是焦灼和担心。

    江纸扇看着自己的弟弟,发出灵魂拷问:“小流,你觉得阿青怎么样?实话和大姐说。”

    江流那张天生娃娃脸的脸上立刻露出愤慨,他握紧了手中大刀,就真的实话实说了:“徒有一张脸,敢做不敢为,配不上大姐!”

    然后江流被敲了一顿板栗,被江纸扇揪着耳朵发泄心中情绪地离开了这小院。

    江流心中委屈,他实话实说了啊,弯腰低着头时,听到小院里有动静,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一个女修手里拿着一把花里胡哨的长剑,气势十足地准备挥剑,却在挥剑前回头喊道:“姐姐,你帮我数数,挥够一万下我就休息!”

    江流瞳孔猛地一缩,他想起来了,那不就是在成衣铺外面说鹅黄色裙子是他大姐最近最爱穿的那个女修吗?

    如今的剑修都那么用功吗,来城主府参加宴会还不忘记挥剑一万下?

    江流心里忽然焦虑起来,刀修怎么能比剑修差呢?

    待他回去就挥刀两万下!

    那边,秋晏听着系统冷冰冰的声音响起:“【爱与和谐】任务100%完成,奖励:一颗留影石。”

    当听到留影石这三个字时,秋晏挥剑的动作都卖力了一些!

    天哪!留影石!!!

    这留影石是好东西啊!在无妄界卖得可贵了,一万上品灵石才能买到一颗留影石,一般是大宗门里面用来记录重要事件的东西。

    比如,某位先辈留下的剑意,比如宗门大事件,比如两位大能之间的对决等等。

    留影石多是宗门内最优秀的弟子才能去观摩学习的,每每都能受益匪浅。

    秋晏觉得,哪怕自己现在用不着,等哪一日穷得叮当响了,把这留影石卖了,也能大挣一笔!

    这一整个下午,秋晏在院子里挥剑,大汗淋漓,秋晴则在一边神情越发严厉,每每看到秋晏的剑法不到位之处还会指正重来。

    所以,秋晏有亿点点后悔让姐姐替自己数数。

    她以为敖旭和谢岐杉下午会找各种借口过来一趟,顺便自己歇歇,结果,就是惹事精倒霉蛋谢岐杉都没过来。

    秋晏当时心里狐疑了一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剧情点,不然他们不该不过来。

    可她仔细回想书中剧情,没找到关键点,暂时也就没多想,先把眼前一万次挥剑惩罚给过去再说!

    直到天黑,她的胳膊才颤抖着挥完了在秋晴高指标下的第一万次剑,同时听到系统的【惩罚结束】这四个冷冰冰的字眼,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秋晴看着秋晏的眼中都是怜爱和自豪:“晏晏长大了,以这样用功的程度,筑基,指日可待。”

    “……谢谢姐姐夸奖。”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飞升了呢!

    秋晏喘着气,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如今的日子过得比在蓬莱东岛时充实多了。

    宴会是明天中午正式开始。

    秋晏洗了个澡,看着秋晴睡下后,自己回了隔壁房间,开始提笔在一本小册子上写书。

    其实也算不上书,是一种准则,类似前世古代的《女德》,《女戒》之类的。

    她在书页上用炭笔认真写下几个大字——《男德规范手册》。

    秋晏花了半个时辰时间,洋洋洒洒写了八大页,反复读了两遍,自觉字字珠玑,然后她将这手册收进芥子囊里,悄悄出了门。

    小院门口有城主府专门派来保护的侍卫,她走过去问道:“请问知不知道天佛门佛子住在哪里?”

    城主特地交代过要恭敬对待住在这间小院的两名女修,所以,侍卫特别恭敬地点头:“知道。”

    秋晏拿出小册子和炭笔,让对方说,然后她记下来。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是上学时每一个老师都说过的道理,城主府特别大,她不想走错地方,免得发生什么不必要的剧情。

    等准确记下檀伽住的地方后,秋晏把炭笔收进芥子囊中,让两名侍卫保护好留在院中的姐姐,然后就信心满满地出发了。

    两个侍卫在秋晏背后对视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没告诉秋晏,天佛门佛子在抵御魔族时受了重伤,如今正在进行蒸药治疗,不太适合女修前去。

    毕竟,佛子可是连他收下的那个妖修小徒弟都给遣开了的。

    可是,这大半夜找佛子的,势必也是和佛子关系不菲的女修。

    或许是甜美爱情,他们做侍卫的,不好阻拦呀。

    ……

    檀伽喜静,所以住的地方是城主府最偏远的西北角,那里种了一片翠竹林,其他人住进去或许会觉得冷幽。

    可正是对了佛修的胃口。

    而秋晏和秋晴住的地方是在东南角,这里花团锦簇,光是冬日里看着百花开,就已经非常热闹了。

    秋晏走了半个时辰,才终于走到了西北角,她虽然已经步入修仙途,但她只是刚入练气,这么一口气快步走,还是有些气喘。

    佛门清净之地,可真是太清净了,安静地只有风吹过翠竹叶发出的沙沙声。

    她的喘气声在此时都显得尤为粗沉。

    这里也没有侍卫什么的守着。

    秋晏敲了敲院门,里面没有半点回应,又喊了几声小灯泡,依然没有回应。

    虽然古人没啥娱乐活动,睡得早,但这修仙界,大家还要修炼,平时警惕性也高,不该睡得这么沉啊。

    秋晏皱紧了眉头,转身走了几步,还是明天再来吧。

    可是不行啊,如今她姐姐这边,她暂时稳住了,可眼看着魔族再次卷土重来,檀伽这边的走向很危险,隐隐有再次以身殉道的趋势,马上明天各宗门明天又要商讨对策,万一商量来商量去的对策是让檀伽以身殉道怎么办?

    秋晏一个急转弯掉头,再次敲门没回应后,直接翻=墙跳了进去。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