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沙雕] > 2、第2章 喷射战士

2、第2章 喷射战士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都市透视小神医 陈飞林秋涵妙手回春 [网王]每次洗澡都失踪 绑定两个系统后我爆红了[穿书] 道界天下 赵旭李晴晴 武神毁灭系统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总裁宠妻太强悍 网游之王者再战
    空气好像在这瞬间凝结了。

    不知名师弟表情一言难尽:“师姐,道君一定要你回去。”

    秋晏的脑子飞速转着。

    从这里御剑飞到星罗殿,按照这个不知名师弟的速度,大约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而卫拂青通过丝帕上的她的血去验查秋晴方位,大约立刻就会知道她的血是假的,验查不了。

    卫拂青飞剑下来,咻得一下就到这里了,因为蓬莱东岛现在其实是个挺小的鸟不拉屎的地方。

    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元婴期,快得不行。

    也就是,她顶多只有一炷香的时间逃跑。

    一炷香,就算她手里有重金买的速度符箓,皮筏飘出去的距离不知道有没有两千米。

    要不是海上空被卫拂青布下了阵法,弟子不经允许不能飞的话,她直接就用飞行符箓了。

    所以现在的结论是,在卫拂青有意识地来捉拿她的话,她逃不出去。

    秋晏立刻先把宝贝皮筏收回芥子囊,然后抬起头,看向面前这个一言难尽地看着自己的师弟。

    她正想找借口找补一下自己刚才的话,结果就被这师弟伸手一拽,人已经在飞剑上。

    修仙界就是开挂不讲道理!

    不知名师弟还自己帮她把话补全了:“我知道师姐此刻内心酸楚,也知道师姐是不想直面那般尴尬的境地才不愿同我回去,师姐都是为了让道君不愧疚对于师姐,师姐这番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大义真是令人钦佩啊!可我还是要带师姐回去,道君要是不见到师姐,师姐会倒大霉的!”

    “行吧。”

    理由你都给我说完了。

    她顺口就问道:“以前好像没怎么见过你啊。”

    “师姐整日要陪着道君,不识得师弟也正常,师弟名为陆仁甲,师姐叫我小甲就行。”

    陆仁甲从善如流。

    好了,通过你这名字我就确定了你是一个与主线不相干的炮灰,原书剧情里甚至都没有你的出现。

    秋晏又和他寒暄两句,套了点话,得知现在星罗殿里就卫拂青一个人。

    卫拂青是男主,事关主线,是狗皮膏药,不来点机智的计谋估计甩不掉。

    首先是一定不能让他从她这里知道秋晴的下落的,否则,他一定会在她之前找到秋晴。

    那她后续寻姐任务难度就增加不是一个度了,谁知道他会带着秋晴去哪里发疯。

    秋晏心烦意乱地往四周打量,忽然,看到了下方一处烟火燎烧处,她眨了眨眼。

    “对了!小甲,下边是刚入门的弟子住的地方吧?”

    她声音甜甜的,含着笑意。

    这儿她不常来,因为卫拂青不让她沾上凡尘之气,她严格遵守人设。

    而之前制定逃跑计划时,觉得无关紧要,也没特别注意。

    陆仁甲往下一看,也笑着回答:“对啊,我当初也在那住过呢!这是上下山的必经之道,刚入门那会儿,大家不都还没辟谷嘛,人都要吃五谷杂粮,总要排咳咳……嘛!道君还用剑气在那划了一个很大的金水池呢。”

    “具体在哪儿呢?!”

    秋晏来了精神。

    金水池,就是装粪水的地儿。

    卫拂青的剑气还有这功效,也是书里没提及的,可能怕影响男主的气质吧。

    “喏,就在那儿呢,像是师姐这般冰清玉洁的人物,还是少去,怕脏了师姐的眼。”

    陆仁甲有些不好意思。

    秋晏却是摸着下巴思考的,然后又指了指一块地方。

    “那儿好像还养着一群鸡?”

    “师姐你忘记啦,道君不喜鸡,可刚入门的弟子们总得吃点肉,所以,那儿呢,养着一群鹅,那儿呢,是一窝猪,今年老母猪下了足足十一只猪崽呢!”

    “那岂不是还有许多猪大粪?”

    “……的确在旁边堆成小山了都快。”

    “师弟师弟,这会儿那儿的弟子们都不在吧?”

    “不在呢,大家上山在练剑场练剑去了。”

    秋晏心中有数了,一个很智慧的点子冒了出来。

    “秋晏还没找到么?!”

    飞剑还没落地,星罗殿里卫拂青愤怒又低沉的咆哮声就传了出来。

    秋晏:男主你是狗吧!!

    属于男主的低沉冷戾的气息都弥漫到了殿外。

    周围一片静寂。

    秋晏跳下了飞剑。

    陆仁甲拿着剑后退十步。

    秋晏:“……”

    倒也不必如此。

    秋晏已经在心里打好了腹稿,她紧蹙着眉头,一脸悲痛失落地走了进去。

    她压低了声音,沉吟出声:“道君……”

    卫拂青就站在星罗殿中心的搜魂器旁,一身白衣,洁白如雪。

    听到秋晏的声音,他立刻转头看过去。

    看过来的眼神,一如书中描述的那般——

    【卫拂青瞧见秋晏那张与秋晴像了九成的脸,心中又爱又怒,情绪时而控制不住。

    他英俊清冷的脸上,三分凉薄三分冷戾四分怒不可恕,那气势,直压得秋晏直不起腰。】

    但今天,他的脸上除了这些外,还有一份震惊。

    “谁让你穿成这样的?!”卫拂青瞪大了眼睛,将秋晏上下打量了一眼。

    秋晏愣了一下,随着他的视线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她摸到了那只蜻蜓珠花。

    卫拂青在这瞬间甚至都忘了让秋晏放血,他的眉头都隆成小山了。

    声音里带着警告和怒气:“在这面前,你只能穿白衣,头发上只能绑素白的发带,我立下的规矩,你忘了么?!难不成,你又想受罚?!”

    想个锤子呦!从今天开始,我不配合你演了!

    “不是说要找姐姐么,咳咳咳,咳咳咳~~”

    秋晏捂着嘴,直接跳过卫拂青男主式的发话,自己先走剧情了。

    她神态蔫蔫地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按在了搜魂器上。

    动作快得让卫拂青想骂人都没来得及。

    空气里依旧是随时要下冰渣子的氛围。

    搜魂器没有任何反应,秋晏咳得更大声了一些。

    最后竟是一大口血吐在了搜魂器上。

    卫拂青的眉头跳了一下,原本想说什么都给忘了。

    搜魂器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当然,她又不是真吐血。

    秋晏的身体晃了两下,捂着嘴,声音带着哭腔:“姐姐,我没用!我竟是找不到你的方位,姐姐你若是与我心有灵犀,便告诉我你在何方吧!”

    先让她把这一关糊弄过去吧!

    秋晏眼睛一闭,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

    然后,她很快睁开了眼,手指西方,说道:“道君,我感应到了!姐姐在西方十万里之外,她是在一片混沌中醒来,此时身边孤身一人,十分凄苦,她正等着道君去寻她!”

    卫拂青皱紧了眉头。

    可秋晏哀怨的声音没停下来:“姐姐受了重伤,所以搜魂器没有反应,她是担心自己被那魔尊发现掳了她,所以与最亲近的我神识感应,恰好我放了血,神识感应加强,所以我才能清楚感应到她给我传的信息,事不宜迟,道君,我们应该立即出发前去营救姐姐!”

    空气里冰冷的气氛又变了,好似火烧起来似的,都要燎着她眉毛了。

    她说得正经,平时又最顺从卫拂青,让人无从怀疑。

    卫拂青立在那儿,遥遥看着西方,脸色苍白了几分,眼中尽是沉痛。

    “晴儿……”

    “道君,我去收拾一番,我要一同与你去救姐姐!”

    秋晏已经雷厉风行地做了决定。

    卫拂青只来得及看到秋晏速速离去的背影。

    他恍惚了一下,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疑惑来。

    他好像第一次看到秋晏这个样子,这一年来,她素来事事与晴儿一样了的,一样的冷静美丽。

    秋晏从包里掏出一盒白糖糕来,再是找出来一剂最强泻药。

    然后她把一块白糖糕在泻药粉里沾了又沾。

    这泻药也是早先托人从外面带回来的。

    毕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

    秋晏又小心翼翼地十分肉痛地拿出两张符箓来,捏成两团,收在袖笼里。

    这同样是重金从外面买回来的,具有强大攻击性,能在紧急情况救人一命的那种强力一击。

    卫拂青等得极为不耐,可是他还需要秋晏辨别秋晴的具体方位。

    他手执长剑就要劈念晴苑。

    秋晏已经出来了。

    她的脸上,是依依不舍的表情,手里拿着那块白糖糕。

    秋晏看到卫拂青,垂下了眼睛。

    “姐姐最爱吃白糖糕,从前也时常做了给道君和我吃,我一直没有告诉道君的是,其实姐姐当初做的白糖糕,还留下一块,我一直藏在芥子囊里……”

    “这是晴儿亲手所做?”

    卫拂青打断秋晏的唠叨,倒抽一口气,声音微颤。

    秋晏点了点头,似要往嘴里塞。

    但她忽然想到卫拂青,一下抬起头来,“道君想不想尝一尝姐姐留下的最后一块白糖糕?”

    她美丽的杏眼里一片朦胧,眼泪似要夺眶而出。

    卫拂青冷哼一声,“晴儿的东西,你为何不早给我?!”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捏住那块白糖糕,然后就要用丝帕包起来。

    可他包了一半,眼前却浮现了秋晴端着盘子朝自己走来的模样。

    她那双冷清的眼睛,唯有看到他当场吃下她做的点心时,才会绽放喜悦。

    想着,卫拂青已经不由自主地咬下了白糖糕。

    秋晏见了,脸上好像戴上了痛苦面具,似在可惜姐姐做的糕却被他吃了。

    最后她实在没忍住,捂着嘴把笑容掩住。

    一会儿就让你成为第一位喷射‘蘑菇云’的喷射战士型男主哦!

    她催促道:“道君,走吧!”

    蓬莱东岛还有四大长老镇守,卫拂青这个岛主说走就能走。

    卫拂青冷着脸吃下整块白糖糕,心中想的全是秋晴的样子,顾不上秋晏,御剑而起。

    秋晏跳了上去。

    然后她在心里倒计时,并默默挪到了剑尾之处,提前捏紧鼻子。

    十、九、八、七、六、五、四……

    卫拂青清冷莫测的脸色变了。

    “砰——!”

    秋晏听到他放了一个屁,惊天动地。

    肚子疼的时候,不能信任任何一个屁,这是各位前辈的经验之谈。

    秋晏都看到了他洁白翩翩的长衫那瞬间被吹了起来。

    空气瞬间静默,她仿佛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或许是清冷高贵的男主卫拂青的脸面叭。

    秋晏沉吟道:“下方是新入门弟子所住之地,建有超大茅房,或许是姐姐的白糖糕放太久……坏了。”

    卫拂青的声音嘶哑了几分,可还保持着男主的高冷:“区区坏点心而已。”

    他抬手运起灵气在体内调转,似要排解不适。

    可是,没有一点用,反而越来越难受。

    秋晏心里笑眯眯的,那当然啦,这是专门针对修士们准备的,灵气在肚腹运转越厉害,一会儿爆破般的感觉就越激烈。

    卫拂青哪里吃过这样的亏,他真的受不住了。

    但他还保持着男主风度地带着秋晏落到了下方,低沉的嗓音里都是霸道:“在这等我。”

    秋晏看到卫拂青铁青着脸,却脚步飞快,脑子里都来不及思考真相地奔向了剑气划出来的那一大块金水池茅房。

    最外围是简单的茅草搭建。

    秋晏落地后,迅速查看,四周没人,然后她立即跑到鹅棚,把大鹅们放飞出来,拿了一把饲料,撒向茅房方向。

    同时,她跑去了猪圈。

    捏着鼻子打开猪圈。

    然后她拿出了符箓,迅速爬到高地,熟练地念出背得滚瓜烂熟的引灵气之咒,一张,丢进了后面的猪粪堆,一张,往茅房那里丢。

    ‘轰轰轰~~’爱干净的猪猪们四处逃窜。

    ‘嘎嘎嘎~~~’愤怒的大鹅见人就要啄。

    ‘砰——!’简陋的茅厕终究是散架了。

    各种声音交杂着响起,伴随一股巨臭的声音。

    味冲刺鼻。

    味道,声音,交相映辉,附近的弟子们都被吸引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道君在下面!”

    紧接着第二道:“这大鹅在池子里乱扑腾,踩着道君的脸!还啄道君!”

    “猪疯了,到处乱跑,大粪到处飞!”

    人群越来越多。

    蓬莱东岛似乎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天空在此时飘起了雪。

    那或许也是卫拂青心里的雪。

    只是,雪白的鹅毛大雪到了这里,很快就被飞溅着的粪水染成土黄色,散发着一股股恶臭。

    秋晏都来不及欣赏卫拂青的脸色,急速在人群里后退。

    她直接用了斥巨资买的唯一一张飞行符,飞速飞到了岸边。

    一到海面上方,飞行符就失效,她往下垂直落下。

    秋晏立刻从芥子囊中取出皮筏,抱着一同落下,重重落在水里。

    然后,她立刻拿出一张速度符箓贴在皮筏上。

    ‘咻——!’

    皮筏就像是火箭一样,秋晏趴在上面,在海面上比疯鲨游得还快。

    一番操作,堪称行云流水。

    她的身上很快覆上了厚厚的雪,可她抓紧皮筏的手不敢松懈。

    她裹着秋晴出外打妖时获取的火蚕衣,一点都不冷。

    秋晏的眼睛极亮,她抬起头看着前方。

    此时天色已经从暗又到明了,太阳从东边慵懒地升起。

    迷雾中,她好像看到远方的光亮了。

    很好,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她可不能被卫拂青那狗男人抓到,凭借男主的猪脚光芒,事后一定会查明真相。

    到时候愤怒之下的渣男主能做出什么来,她无法想象也不想体会。

    此时一夜已经过去了!

    秋晏已经快到岸边,准备冲刺上岸。

    她的速度太快了,皮筏迅速冲出水面,惯性作用,冲向半空。

    果然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到达最高点后,皮筏直直坠下。

    千钧一发之时,她看到下面有人。

    对方脑门好似金光闪闪的小灯泡。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张进的上进之路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我是富人佳 河洛仙侠传 六道仙尊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权游:睡龙之怒 离婚后,我闪嫁了首富 碰瓷之王 陆南烟顾北寒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返回顶部